琇晶小說 >  長生亂 >   第10章

蒼鬆仙人飄然出塵的降落在高台上,商國靜和謝逸飛連忙走上去,彎腰抱拳以示恭迎。

“恭迎宗主!”

蒼鬆仙人擺了擺手,和馨而笑。他往前走了幾步,來到高台邊緣,輕聲細語的說道,“今乃太玄門十年一度山門開啟之日,也是我太玄門納新的重大日子。很榮幸各位道友選擇太玄門,不辭萬裡趕來。

聖賢有雲,問道求長生。可世間安有長生法?古往今來,不知幾多俊傑,孜孜以求。長生路上多枯骨,可曾見過有誰亙古不死?

太玄門屹立於世,已有十萬餘年,曆代天驕輩出,威震東洲,名動大荒。太玄門能有今日成就,皆因前輩先賢嘔心瀝血,篳路藍縷,以啟山林。若要太玄門長盛不衰,去故納新,方為正途。

但,問道求長生是一條枯寂之路,非常人可行,講究一個根骨和緣法,並非所有人都適合修行。太玄門道場有限,所以隻能優中選優。

在此,我準備了三道關卡,來考驗諸位有誌進入太玄門的人。隻有三道關卡全部通過,才能正式成為太玄門弟子。

一是驗血,二是仙鐘問答,三是徒步登頂太玄山。”

蒼鬆仙人語氣平緩,冇有絲毫情緒波動,就這樣娓娓道來。高台下所有人都靜氣凝神,聽得清清楚楚。

隻是蒼鬆仙人話音剛落,高台下就響起了嘈雜的議論聲。

“太玄門的擇徒要求太嚴格了,我兒恐怕難以通過!”

“就是啊,且不說血脈之力如何,就是徒步登頂太玄山,也非常人能及!”

“據說太玄山高有三萬丈,不騰雲駕霧,根本上不去。”

“就是登上去了,也快冇命了吧!”

“唉,我開始後悔拒絕青雲宗太上長老的好意了!”

“我也是,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可不想他出什麼意外!”

“當不當仙人,能不能長生都不重要,我隻希望我的孩子能健康成長,幸福快樂!”

聽完蒼鬆仙人三道擇徒關卡,很多人都開始打起了退堂鼓。

“既然來都來了,何不去驗個血?起碼知道我兒的血脈之力如何,也不枉萬裡迢迢來一趟。”

“說得也是,萬一驗出是高品血脈,即便不能進太玄門,其他宗門也會搶著伸出橄欖枝!”

蒼鬆仙人並未理睬下麵眾人的小心思,他依舊滿麵淺笑,神態自若的繼續說道,“這裡有一方太玄門曆代先賢祭煉的靈石,想要驗血的人,請將自身精血灑在上麵,靈石會自行判斷出是何種血脈!”

許輕舟舉目望去,果然看到高台正中央,有一方三丈高,五人合圍粗細的巨石,呈乳白色。

“那就是靈石嗎?”葉小花一副冇見過世麵的樣子。

“應該就是吧!”許輕舟說道。

“土包子!”

許輕舟順著聲音看去,隻見不遠處的人群中,中山國那位小胖子世子殿下,正一臉鄙視的看著他。

“這麼濃鬱的靈氣波動都感應不到,還真是身居靈根的絕世奇才啊!”月靈公主也是滿臉輕蔑之色。

“哼!”在她旁邊,黃庭國世子頂著一顆豬頭冷哼,臉色陰沉得都快滴出水來了。

他現在最鬱悶,剛纔和許輕舟打了一架,讓他受了不輕的傷。哪怕順利通過了前兩關,最後一關對他來說,也是道無法逾越的坎。

如果拖著傷體都能登上三萬丈高的太玄山,那他就真是個萬裡挑一,萬世難求,不世出的天才了!

此時此刻,他心底後悔得要死,自己乾嘛要去惹那個瘋子?

簡直腦子被驢踢了!

一想到驢,他就憤懣得想罵娘。若非那頭蠢驢攔住了自己四叔,也不至於被打得這麼慘。

“各位,開始吧!”蒼鬆仙人含笑說道。

許輕舟冇有理會月靈公主和小胖子他們,再次看向高台。

隻見一個水靈靈的少女,怯生生的登台,她走到靈石麵前,用小刀輕輕割破手指,將幾滴血灑在上麵。

所謂十指連心,當精血落在靈石上的刹那,頓時亮起一道燦爛的紅光。

“五品鳳血,可以進入第二關。”商國靜平淡的開口。

“什麼,鳳兒是五品鳳血!”高台下,一個身高接近兩米,滿臉絡腮鬍的魁梧漢子難掩激動,一雙熊目漲滿了淚水。

許輕舟納悶,這麼個五大三粗的漢子,怎麼就生出那麼個水靈靈的窈窕淑女?

實在讓人費解!

又一個人登台,是名個性張揚而陽光的少年,他將指尖血灑完後,靈石亮起了刺目的金色光芒。

“七品麒麟血,可以進入第二關。”謝逸飛平淡的說道。

“哈哈哈,我兒是七品麒麟血!不但是高品,而且還是高階血脈啊!”一箇中年男子仰天大笑,說不出的得意。

“恭喜張兄,生了一個麒麟大才!”周圍與他熟識的人紛紛上前祝賀。

又一個少年登台,灑完血後靈石亮起了璀璨的藍色光芒。

“六品凰血,可以進入第二關!”

……

一個又一個人登台驗血,高台上不時亮起各色刺眼的光芒。商國靜和謝逸飛像兩個木頭人,平淡而又木然。

“七品真龍血,可以進入第二關!”

“六品朱雀血,可以進入第二關!”

“八品玄武血,可以進入第二關!”

“五品白虎血,可以進入第二關!”

……

不得不說,敢來太玄山尋求機緣的人,冇有一個是凡俗,全都是五品以上的稀有血脈!

“許輕舟,我們也要去驗血嗎?”葉小花底氣不足的問道。

“有什麼好怕,驗就驗吧!”許輕舟雖然嘴上說得輕鬆,其實心底慌得一逼。

“萬一驗血通不過怎麼辦?”葉小花蚊子哼哼似的說道。

“我們比誰少了一隻眼睛還是耳朵了?”許輕舟鼓勵道,“既然他們都能過,我們也一定能過!”

“那可不一定,說不準你們把血灑上去,靈石就噁心吐了呢!”月靈公主陰陽怪氣的說道。

“小狐狸精,你的血才臟呢!”葉小花嘀咕罵了句。

“哼,不見棺材不落淚。待會兒上去驗完血,你們就會原形畢露了!”月靈公主冷哼一聲,然後擠出人群,朝高台上走去。

許輕舟和葉小花伸長了脖子,他們很想看看,這個處處針對自己的惡毒公主,會是什麼血脈。

隻見月靈公主緩緩登台,信步走近靈石。她不像其他人一樣用刀割破手指,而是用銀針在舌胎下麵刺了個洞。

噗的一聲,她噴出一口金色血液灑在靈石上。隻聽嗡的一聲,靈石突然亮起了五彩斑斕的光芒。

“九品鳳凰血,不對,裡麵還融合了真龍白虎和玄武的血脈!鳳凰結合的後代是朱雀,這是萬古難尋的九品四象血脈!”饒是平淡如商國靜和謝逸飛,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

蒼鬆仙人也不由得多看了她幾眼,不過還在他承受範圍內,冇有流露出更多的情緒!

畢竟,像這種逆天的血脈,太玄門曆史上出過不少。而且,就是當下,也有好幾個人不弱她的血脈!

太玄門的可怕實力可見一斑!

“天啊,最少一萬年冇有出現過,融合了幾種高階神獸的高品血脈了!”高台下一片嘩然。

“果然不愧是銀月王朝最明亮的公主,也隻有這樣的超級王朝,才能通過上百代的不斷通婚,融合出這樣逆天的血脈!”

“四象血脈啊,以後最低的成就也是一位女聖人!”有人驚歎道。

月靈公主像一隻驕傲的孔雀,高昂著頭,挺起微微發育的胸膛走下高台。

“小乞丐,你們怎麼和我比?”月靈公主冷笑連連,對許輕舟二人睥睨而視。

許輕舟和葉小花徹底啞火,不佩服都不行!雖然聽不懂什麼是四象血脈,但“聖人”這個稱呼,他倆還知道分量和輕重。

“四象血脈應該是今天在場所有人中,最強大的血脈了吧!”有人這樣說道。

“萬年罕見,稱她為萬古第一血脈也不為過了!”

就在這時,中山國世子殿下,那個如眾星拱月的華服小胖子,大步登上高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