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長生亂 >   第9章

許輕舟心裡清楚那頭賤驢有多麼焉壞,也知道它實力多麼不凡,所以一點都不擔心它會吃虧。

他騎在白衣少年身上,自顧自一拳又一拳,已經將其打成了豬頭。圍觀眾人,無不被他凶殘的表現所震驚。

“小友,得饒人處且饒人,差不多就得了!”灰衣老者懾於小毛驢的玄冥黑金劍,不敢輕舉妄動,於是好言說道。

“饒是我侄兒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你也打了他上百拳,氣也該出夠了吧!”

“他要殺我,我打他一萬拳都不夠!”許輕舟手上不停,拳頭如雨點般落下。

白衣少年被打得慘叫連連,再也不敢嘴硬叫囂了。

“你……”灰衣老者差點被一口氣噎死。

這時,先前那位追著葉小花收徒的青衣老道也站出來勸說,“小友,此事因我收徒而起,能否賣貧道一個薄麵,就此作罷?”

同時,青衣老道也暗中傳音,“小友,我知道你和銀月王朝有怨懟,黃庭國這位世子替月靈公主強出頭確實不對,但你要想清楚,這裡是太玄門重地,如果你將他打死,將置太玄門於何地!”

許輕舟聞言,瞬間從憤怒中驚醒。他停下手中動作,一瞬不瞬的盯著青衣老道,大感意外。

他怎麼知道……

就在許輕舟發愣的時候,白衣少年……此時應該叫灰衣少年了。

灰衣少年一咬舌尖,榨取出身上最後一點力氣,猛的挺身,將許輕舟頂翻了出去。他爬起身就跑,連滾帶爬的滾到灰衣老者身邊。

“四叔,快出手,給我殺了他們!”灰衣少年張著一顆豬頭,咬牙切齒地叫囂道,說不出的怨毒。

“老小子,你驢大爺奉陪到底!”小毛驢控製著玄冥黑金劍滴溜溜轉,嘴裡賤賤的罵道。

“四叔,宰了這頭蠢驢,我要吃了它的肉,剝了他的皮縫成鞋子!”

“聒噪!”小毛驢劈出一劍,直取灰衣少年的頭顱。

“噹!”

灰衣老者祭出一塊巴掌大小的盾牌,撞向那道烏光劍氣。盾牌炸碎,劍氣也消於無形。

“走!”灰衣老者不敢遲疑,抓住灰衣少年的肩膀,極速混進人群消失不見。

月靈公主目光爍爍,似有彩光閃動。她也在老嫗催促下,退出了現場,悄無聲息的混進了人群。

一場衝突,就這樣結束了!

許輕舟站起身,將葉小花護在身後,同時招呼小毛驢,死死盯著青衣老道。

“小友你誤會貧道了!”青衣老道一甩拂塵,嗬嗬笑道。

“貧道想收這位姑娘為徒,純屬看中她的天資,並無其他惡意!”

“哼,你知道的不少,難道也是銀月王朝的人?”許輕舟冷哼。

青衣老道麵不改色,依舊飄飄出塵,語氣不急不緩的說道,“貧道貴為一宗之主,知道些山上的秘密也很正常吧!”

許輕舟皺眉,這老道說得好像還蠻有道理!正如他所言,這裡是太玄門重地,即便是銀月王朝的人又如何?

難不成還敢明著搶人不成?

張老頭曾經說過,太玄門隻需派出一名頂級高手,一巴掌就能滅了銀月王朝!

許輕舟相信,銀月王朝還冇大膽到來這裡觸黴頭!況且,劉宏就死於銀月王朝的禦林鐵騎。按理來說,銀月王朝的人不敢來這裡纔對。

可是,月靈公主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她也想加入太玄門嗎?

這不符合常理啊!

“小友,貧道確實是愛才心切,這位姑娘和我很有些仙緣,很適合修煉我宗門內的一部無上仙法!”青衣老道鍥而不捨,狗皮膏藥似的黏在許輕舟屁股後麵。

“我說過了,我們隻想進入太玄門!”許輕舟不想理會。

這老道來路不明,居然敢來太玄門挖牆腳,一看就不是什麼好鳥。而且很大機率和銀月王朝有關,許輕舟不可能讓葉小花拜他為師。

既然都已經到太玄門山腳了,他可不想天亮了再尿把床,功虧一簣!

“小友,貧道所言句句屬實,錯過了老夫,屆時追悔莫及就太遲了!”

“你放心,哪怕被太玄門拒之門外,我也不會讓她拜你為師!”許輕舟緊緊拉著葉小花,朝太玄門山門走去。

就在這時,一道浩蕩的鐘聲從太玄山上傳來,從四麵八方趕來尋求機緣的人,都向山門口湧去。

“唉!”青衣老道重重歎了口氣,看來自己又要錯過一棵絕世仙苗了!

一個青衣男子和白衣女子駕著祥雲聯袂而來,緩緩降落在山門前的高台上。

“太玄門出霞峰第九百八十四代弟子商國靜,飛霧峰第九百八十四代弟子謝逸飛,歡迎諸位遠道而來的朋友!”

“原來是太玄門第一仙子商國靜,真是太美了,連老夫一把年紀了都有些心動!”

“謝逸飛也不差啊,據說差一點就成了太玄門的天下行走,實力強橫至極!”

“太玄門果真臥虎藏龍,觀其神態氣韻,兩人還不到三十歲。”

“是啊,這麼年輕就已經踏入了化血境,放在東洲任何一座仙門,都是天資卓絕的英才!”

“年輕一代尚且如此,老一輩的人簡直不敢想象!”

“據說,太玄門還有一位老祖存世,是一位老聖人!”

“噝~太玄門實在深不可測,太可怕了!”

“我兒堅持選擇太玄門,看來選對了!”

“我家鳳兒也是如此,還拒絕了青雲宗太上長老的好意!”

……

許輕舟混在人群中,聽得暗暗咂舌!雖然從張老頭那裡旁敲側擊,對太玄門有一點瞭解,但也僅是一知半解。

從旁邊人的驚歎來看,太玄門的強大超乎了許輕舟的想象。

他捏緊拳頭,在心底暗暗發誓,“我一定要進入太玄門修行!”

就在這時,人群中突然爆發出震天動地的歡呼聲。

“太玄門宗主蒼鬆仙人也來了!”

許輕舟踮起腳尖,也想一睹仙顏。奈何他才十二歲,個兒太矮了,踮起腳尖也看不到。葉小花也是如此,急得團團打轉。

“唉,來驢大爺背上吧!”小毛驢一臉喪氣,又有些於心不忍。

許輕舟和葉小花爬到驢背上,看到一位仙風道骨的紫衣老道,手持拂塵,駕著祥雲從太玄山半山腰的雲層中,緩緩飄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