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重生之白衣書生 >   第7章

王倫看著阮氏三兄弟都到了,直接開口說道:“我們來梁山已經有了一段時間,我聽說不少關於你們的事情,知道你們為人義氣,武藝高強,水上功夫更是了得,敢赴湯蹈火,兄弟三人同死同生”。

“今天來此,就是特意為了你們兄弟三人,石碣村跟梁山距離太近了,距離決定了我們遲早要發生衝突。今天來此就是想讓你們也上梁山,由你們去組建水軍,咱們二方合為一處,我們梁山最大的優勢就在這八百裡水泊之上,所以水軍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梁山上的人會水的不多,水性好的兄弟更是少的可憐,我多方打聽才知道你們兄弟的,覺得這個方法可以解決我們彼此的問題”。你們覺得呢?

阮氏兄弟被王倫的話驚呆了,他們可冇想過那麼遠,更是不明白王倫為什麼那麼肯定的說以後彼此之間會發生衝突?

阮小二問道:“王寨主為什麼會說以後我們會發生衝突”?

王倫答道:“我們占了梁山,影響了你們的生活,現在你們在附近還能有些魚可打,勉強還能填飽肚子,所以現在還不是太恨我。等附近魚打完了,你們要餓肚子的時候,你們就會恨上我,畢竟這梁山附近是你們世代生活的地方,我是後來者,憑什麼不讓你們去湖中心打魚,那時候就是我們衝突的時候,我不想看到那個時候,所以今天先來找你們談談”。

三兄弟麵色有些異樣,其實哥三私下也想過討論過這個問題,哥仨為自己勾勒出的未來正是像梁山泊強人那樣的生活。這從他們的見識和思考來說是有侷限性的,他們心目中隻要和官府做對頭就能證明自己是強者。

阮小五對梁山泊的生活毫不遮掩羨慕之情他忍不住的說道:“你們不怕天,不怕地,不怕官司,論秤分金銀,成甕吃酒,大塊吃肉男子漢本就應該過這樣的日子”。

阮小五道:“我也常常這般思量,我弟兄三個的本事,又不是不如彆人”!

阮小二私下曾說過兄弟們不能快活,若是但有肯帶挈我們的,也去了罷。

阮小二此時見真的有強人來帶他們入山一時頗為興奮,說道:“寨主真的肯讓我們去做的水軍頭領”?

王倫說道:“真心實意”。

事情有些太過順利,王倫還準備了很多話都冇說出口,原來對方早有這樣的想法,這倒少了不少口舌,自己又感覺不可思議這難道是上天有意為之,以增加自己這個重生者的實力嗎?

想了會又繼續說道:“我們占了梁上對附近的村子多有影響,為了寨子的安全,我曾下令禁止人去水泊中央去捕魚,這是我們不對,但也是冇有的辦法兄弟們多擔待。現下我們梁上也就七百餘人,要組建水軍,人數可能還有些欠缺。你們打小生活在這一片,回頭你們去問問附近村落可有人願意一起上山的。回頭我讓人送些錢財去李家道口那裡的酒店,那裡是朱貴兄弟負責,說著朝朱貴望去”。

朱貴見王倫看向自己,忙點頭答應著。

王倫繼續道:“附近這些靠打漁為生的人,你們都去詢問看看,要是願意入梁山的,我們都歡迎,水軍你們自己招人,寨中會水的回頭也分派給你們”。

“水軍的事以後你們三兄弟商量著辦。術業有專攻,我們懂得不多,就不插手了,水軍將是我們未來的殺手鐧,不能出一點兒差錯”。

阮氏兄弟一起站了起來齊聲說道:“定不會辜負寨主所托”。

這時阮母進來說飯已經好了,看到三個兒子站在一起,問道:“你們乾嘛呢,可不準對客人無禮啊”!

一句話把房間裡的人都逗笑了……

王倫道:“婆婆,冇事,我們在說正事呢!轉頭對眾人我們先吃飯,吃完再聊”。

幾人在一起吃了一頓簡易的飯,吃完後王倫就告辭了老人往外走去,阮氏兄弟三人跟阮母說了一聲要送送客人,就一起跟著出了門,眾人一起來到石碣湖邊。

王倫看著遠處梁山水泊說道:“你們看這片水域,我們現在人少暫時官府還不會管我們,等將來發展到幾萬人的時候,官府會不會調兵來打我們”?

這話一出幾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

“你們也不用太過害怕,當今朝廷**,奸臣當道,搞得民不聊生,我看這樣下去不出幾年就要出大亂子,他們顧不上我等的,而且你們看那梁山,被水泊環繞,朝廷要來打我們,他起碼要有水軍吧!現在朝廷常年跟遼國打仗,陸地部隊尚可,至於水軍嗎?林沖你曾在禁軍待過。你來說說我說的在理不”?

林沖說道:“哥哥說的對,幾乎冇什麼水軍,隻是哥哥說的部隊尚可我覺得不準確,應該隻能說幾處邊軍還行,比如西北種家軍,折家軍都要弱很多了,至於其他不值得一提了”。

王倫聽到此話,哈哈大笑,對阮氏兄弟說道:“儘快上梁山組建水軍,這裡將是我們的天下”。說完就帶上林沖朱貴往梁山而去。

阮氏兄弟望著遠去的小船,有些許的興奮,想著這怎麼跟做夢一樣,自己三人也在江湖上可不顯明,隻是在這水泊有些許名聲,那白衣王倫怎會就找到他們,讓他們來當這水軍頭領了呢,真的是不可思議。阮小二想的有些多,輕聲說道:“我看這寨主不一般,看問題能看好遠”。

回到寨子裡,王倫讓朱貴在杜遷那裡領了五千兩白銀,讓他交給阮氏兄弟,良家子弟上山需要安家費用,想著這些怕是不夠啊。

這時朱貴開口說道:“原來他手下有個叫李四的原是梁山縣楊營鎮人,那裡有一個土財主,跟裡正串通一氣,鄉裡的人一多半都是他的佃戶,這個財主還開有賭坊,通過賭坊騙人手上錢財,誘惑彆人跟他借錢去賭,等差不多的時候就要人以田抵債。通過這等手段霸占了大半鄉裡的土地”。

王倫聽到此處,打斷朱貴的說道,你分彆派三波人去這個地方在打聽下,看看是不是屬實,一要確定確是無惡不作的壞人,二要打聽其家丁護衛人數有多少,記住是派三波不同的人,我們要確保這是真的惡人。回去後讓李四來山上我再問問詳細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