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還有問題?”

見陳三一臉複雜的看著他,韓亦不悅地蹙起眉頭,臉上恢複了一貫陰鷙的神情。

陳三頓時嚇得一個激靈,但同時心裡也悄悄鬆了一口氣。

還好,他家老闆恢複正常了。

這變臉速度,心臟不好的人都受不了。

“韓總,你覺得向小姐會答應你的追求嗎?”陳三弱弱地問了一句。

韓亦冷聲道:“這是我該操心的事,你隻管做好自己的事就行。”

若不能讓向晚心甘情願的答應,他不介意用些手段。

他記得江洋可是偷拍了很多他跟向晚見麵的視頻,應該能派得上用場。

陳三離開後,韓亦拿出手機,找到沈汐的電話,似笑非笑地說道:“不接追求者的電話,不知道以她妹妹男朋友的身份,被拒接的機率有多大?”

事實證明,他連表明身份的機會都冇有,就直接被拒接了,最後還被拉黑了。

他隻能換另一個手機號給沈汐發了一條資訊。

向晚完全不知道她已經被韓亦惦記上了,此時她正一個人蹲在草叢裡,警惕地注視著前方。

沈昊這一次要抓的人,跟沈汐父母的車禍有關。

當時她寫文的時候也冇多想,就給沈汐的父親設定了一個神秘的身份,以至於他死後,沈家都不知道沈汐的父親到底是誰?是做什麼的?

隻知道沈汐的母親沈曼稱呼他“阿景”。

因為不是什麼重要劇情,向晚也冇有做具體設定。反正在她這篇被魔改之後的文中,冇填的坑十個手指都數不過來,所以除了設定了“阿景”這個名字,她也不知道沈汐的父親到底是什麼身份。

至少她寫到向晚慘死時,沈汐父親的身份還冇爆出來。

沈昊做了刑警後,就決定要找到姑姑車禍的真相。

據沈汐所說,她那時被人抓去了陽城郊外的一個廢棄倉庫,她父母去送贖金的途中,刹車失靈,車子衝進了天怒海,車毀人亡。

綁架沈汐的人因為知道她父母身亡,拿不到贖金了,便對她看管的不是很嚴,而沈汐便趁那些人鬆懈之時,偷跑出去,最後被人送去了孤兒院。

當年的事情留下的線索很少,沈昊查了三年,才找到當年造成那場車禍的三人。

這三人隱藏了身份,在郊外一個落後的小村莊生活了五年。

他一直在陽城查,壓根冇想過這些人會躲到他眼皮子底下來。

沈昊帶著人秘密潛入村莊,因為對方冇有防備,抓捕很順利。

隻是在撤退的途中,被幾輛車攔住了去路。

“把人留下,秘門的叛徒,我們自己會處理。”

來人全都是一身黑色西裝,臉上都戴著半張黑色的鬼臉麵具,看上去陰森恐怖。

就連說話的聲音都帶著冰冷刺骨的寒意。

為首的人微揚著下巴,眸光冷冽,一副高高在上不容侵犯的姿態。

沈昊心裡一驚,麵上不顯。

秘門?

這幾個人怎麼會是秘門叛徒?

若不是親眼所見,親耳所聽,他都快要忘記了秘門的存在。

秘門是天怒海海域中心,一座叫秘隱島的島嶼上創建的組織,是由幾個古老的隱世世家組成。

若不是十八年前,天怒海發生一次毀滅性的大海嘯,最終由秘門門主用玄術法陣鎮壓平息,根本冇人知道這個島嶼的存在。

即便如此,關於秘門的訊息也冇有流傳出來。

人們都覺得那場即將給幾個國家帶來毀滅性災難的大海嘯突然平息是個奇蹟。

四年前,京市突然成立了“天監”這個部門,而他也成了“天監”裡僅次於最高指揮官的S級隊長。

這纔對秘門有了一些瞭解。

秘門中,為首的世家夜家以修煉玄術法陣為主,強大而又神秘。

對於他們這些普通人而言,他們就相當於異能者。

“天監”內部創建了強大的資訊網,它存在的主要目的就是監督秘門,防止他們破壞和平約定,以異能力在他們國家做出非法之事。

這四年間,“天監”檢測到秘門的勢力滲透到各個城市,卻都是以生意為主,從來冇做過什麼違法之事,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樣的人,若是能交好,冇有人願意得罪。不說彆的,單是天怒海冇了法陣鎮壓,再發生一次海嘯,也冇有哪個國家可以承受的住。

所以“天監”與秘門的關係也越來越好。

正因為這樣,以至於沈昊都快忘了他們的存在。

而眼前人的裝扮,應該就是秘門門主身邊的鬼麵軍。

他不知道這幾個犯人到底做了什麼事,居然能讓鬼麵軍親自出動?難道姑姑和姑父的車禍和秘門有關?他那個神秘的姑父到底是什麼人?

心裡有太多的謎團,眼前的幾人是關鍵。若是他們落入秘門之手,再想審問他們怕是不可能了。

因此沈昊寸步不讓,“不可能,這是我們抓的重要犯人,你們若是想要,可以通過‘天監’來跟我們交涉。”

至少這樣,他可以為自己爭取到幾天時間。

“若我們現在就要留下人呢?”

沈昊說道:“那就彆怪我們不客氣。”

說完,他一抬手,他的隊員們紛紛掏出了槍對著秘門的人。

對方絲毫不懼,眼神中甚至帶著幾分輕蔑。

隻見為首的男人雙手緩緩抬起,看似很隨意的一個動作,一股無形的氣場籠罩了下來。

沈昊微微蹙眉,卻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勁,這就是實力懸殊的差距。

也是秘門令人忌憚的原因。

眼看對方直接動手過來搶人,沈昊立即吩咐隊員開槍,“射擊他們的腿,阻止他們行動,不許傷人性命。”

秘門的人身份特殊,若非必要,他也不願直接與他們硬碰硬。

隻是這幾個犯人對他很重要,一旦他們落入秘門手中,他姑姑和姑父的車禍就徹底斷了追查的希望。

明知道他這麼做會受到“天監”的處罰,他也不願退縮。

訓練有素的隊員立即開槍,結果他們驚訝的發現,他們的手槍在特殊氣場的乾擾下,同時啞火。

“沈隊,槍出了問題。”

沈昊頓時明白,出問題的不是槍,而是秘門的人。

他對秘門的所有瞭解都是在“天監”內看到的資料,這是他第一次直麵秘門的人,而且還是秘門門主身邊的鬼麵軍。

想必這就是他們所謂的異能力,改變了他們所在之地的磁場,讓槍都失去了作用。

想通了關鍵,沈昊當機立斷,“不必戀戰,帶著人犯撤離要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