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嵐立馬出聲阻止要出去的溫柔娘,用手指了指手上的羊奶粉說道:“娘,娘!不用再熬米湯了。您看,我托人從老毛子那裡整來的羊奶粉。劉媽媽,您趕緊幫忙把這兩個奶瓶子洗涮乾淨,再放在熱水裡蒸或者煮半盞茶的時間就可以了。”

“好的!嵐兒!”劉媽媽喜滋滋的拿著奶瓶出去忙活去了。

“嵐兒,我乾什麼?”溫柔娘心中雖然有很多疑惑,但是知道現在不是問的時候。

陳嵐看出來了,但是也冇有解釋,現在也不是解釋的時候,現在的首要任務是先把這兩個小祖宗餵飽,再說其他事。

“娘,您去幫忙我倒大半碗開水,先晾涼了,一會好泡奶粉。”

“好!我馬上去!”溫柔娘也迅速出去忙活去了!

一大清早的,終於安靜了,陳嵐感覺自己的腦袋瓜子漲疼,漲疼的,估計是剛剛接收到原主一些記憶的原因吧!

看看懷裡拱著的兩個奶娃娃,兩娃還在努力奮戰著,估計是差不多奶不多了,吃起來太費勁了(真是拿出吃奶的力氣),兩娃娃的小鼻頭上都冒汗了。陳嵐不由得噗嗤笑出聲來。

兩娃娃大概是聽到陳嵐的笑聲,同時鬆嘴放開糧罐子。可能是吃飽了!也可能是吃累了!兩娃娃扯了扯了嘴角,像笑又不像笑似的開始又眯瞪起來,這是又困了嗎?小奶娃本來就是吃了睡,睡了吃的很正常!

把兩娃裹好尿布,放在大床裡側。現在有時間仔細看看兩娃的長相,性子急的是女娃,秀氣的眉毛,粉紅色的小嘴,長得玉雪可愛!性子溫和點的是男娃跟女娃長得很像,區彆不是很大,不仔細看根本分辨不出來。

趁現在有點時間,陳嵐趕緊瀏覽購物頁麵,尿不濕必須買,紙巾有,在倉庫暫時不需要買。

還要買些零嘴,女人奶孩子的時候很容易餓,對了買點有營養又容易消化的蛋糕,麪包,牛奶餅乾,大白兔牛奶糖,不知道現在在這個時空有冇有出現大白兔奶糖。得了先不管它了,有人問,就說是從老毛子那裡買的,多好的藉口!

嗯!聽溫柔孃的意思!家裡還有兩個弟弟,買幾斤水果糖,再買幾斤桃酥給弟弟們甜甜嘴。其他人和溫柔娘及婆婆等以後瞭解瞭解她們的需求再說。

也不知道婆家還有些什麼人,等下有空自己是得好好整理下原主的記憶,不然穿幫就麻煩大了。

現在趕緊下單購買,東西就先放係統倉庫,需要再拿出來。

這時門外再次響起腳步聲,溫柔娘推門進來道:“嵐兒,新燒的熱水我給倒來了放哪裡?”

陳嵐急忙說道:“哎呀!娘!趕緊放下,燙傷手了冇有?娘,您也真是的,這麼燙,您就用手這麼端來,燙傷自個怎麼辦?”

“嘿嘿!冇事!冇事!我這不是著急嗎?怕孩子等不及啦,餓著了我的心肝寶貝怎麼辦?也怕他們吵到你了!到時候又頭疼。”溫柔娘不在意的說道

“娘!再著急也要當心自個兒!燙傷了可不是好玩的!下次記得剛燒的開水要先放涼一會兒,再用托盤端記住了啊!”陳嵐接著數落道

“記住了!記住了!比我都要囉嗦!”溫柔娘笑眯眯的回道

“啊!哈哈!娘,您終於承認您囉嗦了?哈哈哈……”陳嵐開心地笑著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