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嵐坐直身子嚴肅慎重的樣子,唬得婆婆更加緊張起來。

隻聽陳嵐說道:“娘!我聽說這事兒對於咱們有土地的人家來說很嚴重的,就跟那個時候打土豪的那事差不多。

咱家幾代人為國家解放都快把家業捐光,臨到國家解放啦!到咱娘倆這塊掉鏈子了,結果家裡成分劃分成地主。

如果我公爹還在的話,他都會怪罪咱們辦砸了這件事,還連累到家裡孩子們的將來受影響,他會很失望的。我想明軒哥也會這麼想的!”

“會嗎?明軒也會這麼想嗎?”婆婆急切地問道

陳嵐心想這事有門!因為明軒可是婆婆的死穴!

於是繼續說道:“會的!您還記得嗎?明軒哥一年前從前線回家來籌集藥款的事嗎?他說前線因為缺少消炎藥和止血藥,很多戰友因為得不到及時救治而犧牲了,有的戰友的傷口因為冇有消炎藥導致傷口潰爛最後不得不截肢。

他當時因為籌集不到足夠的資金,急得吃不下睡不著的滿嘴都起了大燎泡。我記得當時您因為心疼他,才狠下心來同意變賣家裡在帝都的所有產業籌錢,最後錢還是不夠,您二話不說就把咱家最好的二百畝肥田給賣了才把藥款湊夠。

那個時候的消炎藥可是死貴死貴的,您都能把家裡大部分產業變賣無償捐給前線,咱家現在剩下的這點子產業跟公爹、明軒哥捐出去的大部分家產相比,這才哪到哪?”

陳嵐歇了一口氣繼續說道:“娘!那時您、公爹、明軒哥都能為國家,為前線幾乎捐光家產,何況是現在呢?

現在的情況是成分會影響到咱家的子孫後代呢!,為子孫後代著想,咱家成分也不能劃分成地主。您說是不是?”

婆婆不確定地問道:“小嵐,那你的意思是現在家裡的成分越低越好?”

“是的!”陳嵐非常肯定地回答。

“哪!哪!現在怎麼辦?”婆婆已經六神無主了!

陳嵐感覺火候差不多了,就建議道:“咱們要趕在土地改革和成分劃分前把土地和鋪子都捐給政府,給咱們家弄個好成分。

現在最要緊的是儘快把管家叔請過來商量這事怎麼個弄法?把明麵上的家產都清理一下,還有所有鋪子、田地的賬冊叫管家叔也一起帶回來。”

婆婆立馬喊了一聲明薇:“好!好!薇兒,你快幫娘跑一趟去把你管家叔請過來就說娘有要緊事找他。還有看看你奶孃身子可好些?如果能下地走動也一起請過來。”

“好的!娘!”明薇邊回答邊起身向房門走去。

看著明薇走出門去,婆婆長長歎了一口氣說道:“唉!小嵐啊!如果咱家最後這點子產業都冇了,咱家這一大家子人今後可怎麼活呀?明哲和我的兩個乖孫還都那麼小,這些都是他們今後的依仗啊!可現在捐得個乾淨……。”

陳嵐故作神秘地走向房門口,假裝看看門口有冇有人,迴轉身把房門輕輕關上。小聲神神秘秘地對望著自己的婆婆和親孃說道:

“娘!您說,今天兩個奶娃娃喝的羊奶粉怎麼樣?

婆婆一下冇有反應過來,隨口回道:“嗯!聞著很香!要不兩個娃娃肯定不會很快就喝完了。”

溫柔娘也跟著點了一下頭附和道:“嗯!是的!很香!”

陳嵐指了指放在桌子上的奶粉和奶瓶說道:“您知道這些羊奶粉和奶瓶是哪裡來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