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跳梁小醜還敢大言不慚……”

周寧哈哈一笑,似乎並不把兩人放在眼中,尤其是看馬玉的目光,猶如在看一條可憐蟲。

馬玉被他盯得受不了,但是又不敢上前動手,剛纔虐殺狼妖的畫麵給他帶來了深刻的映像,根本不敢動彈,他看著韓龍說道:

“師兄,他定然在拖延時間,想要恢複傷勢,咱們不如早些動手,以免後顧之憂。”

韓龍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戲謔:“那你先上吧,我給你壓陣。”

“師兄彆開玩笑了,這小子上次得了我哥的好處,修為提升得非常大,我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馬玉的臉漲得通紅,他卻也有些自知之明。

“不知道馬玨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廢物弟弟……”

韓龍嬉笑一聲,腳尖一點,整個人如一片飄飛的柳絮一般,快速奔向周寧。

他的拳非常快,身後虎影鄰居,宛如嗜血狂虎一般,拳未至腥風已經撲麵而來。

周寧不敢大意,右拳握緊,向前一推。

轟……

兩具拳頭轟然撞在一起,周寧感覺到一股大力襲來,連續向後退了五步。

“嗯?不錯嘛,以血武六層的境界硬撼我血武巔峰,若是任你成長下去,又是一個楚天南。”

韓龍侃侃而談,似乎並不把周寧放在眼中。

周寧心下一緊,剛纔的對碰明顯落在下風,三個小境界的差距還是很大的,即使他修煉的神秘功法,仍然難以補足差距。

韓龍右手一招,一把扯出地麵上的寶劍,斜劍一劈,直逼麵門而來。

這劍非常鋒利,周寧不敢硬擋,隻好連連後退躲避。

噗嗤……

一著不慎,長劍直接在他胸前留下一道血痕。

胸口一痛,更激發了他心中的血氣,腳步向前移動,一下來到韓龍的近身,抬拳就打……

叮……

拳頭轟在長劍上,將劍身轟得彎曲下去,右肩向前一頂,暗含蠻牛頂天的架勢,隻是力量不同,若是被他頂實了,非得把對方的胸口頂塌。

韓龍雙眼精光一閃,右腳猛的踢出,正中周寧胸口。

砰……

他被踢得蹬蹬直退。

隨即一抹亮光出現在眼前,長劍再次殺到了。

“糟糕,這樣下去不行,對方的速度和力量都比自己快,若是再鬥下去,恐怕就真的危險了。”

他心中瘋狂計較著,向右避開寶劍的同時,突然朝山上衝去。

他速度極快,彷彿受驚的烈馬一般,一步踏出就是兩三米距離。

韓龍吃了一驚,打得好好的竟然跑了。

“韓師兄,快追呀……”

馬玉大急,他已經和周寧結下血仇,對方不死的話,他連覺都睡不著。

韓龍冷哼一聲,撇了馬玉一眼後,向前奔去。

周寧塞了一顆煉血丹入口後,瘋狂向前跑。

身後的風聲不止,他知道是韓龍追上來了。

對方的速度比他快,若是一路逃跑,遲早會被他追上,得想個辦法才行。

他腦中瘋狂運轉,不停的推算各種結果,如果想要破局就得找到外力才行。

這座山峰上可能有山寶出世,肯定還有強大的妖獸存在,隻要找到一隻,讓它將水攪渾,自己就有機會逃走了。

他心中發狠,一路全力奔跑,每當感覺到疲累時,神秘玉盤就會散發出能量減緩疲勞。

眼見著韓龍近了,周寧雙眼到處觀看,突然,他在一棵大樹之下看見一條尾巴,雖然一閃而逝,但卻被他捕捉到了。

“真是天不絕我啊……”

他心頭一震,計算好安全距離,然後狂奔過去。

果然,他成功跑到了那抹影子的背後,然後調轉方向,朝右邊跑去。

此時韓龍正在追殺他,肯定會挑直線距離追來,這樣正好會經過那棵大樹。

果然,韓龍追來了,他冇有發現異常,徑直朝大樹底下跑去……

近了,距離大樹隻有三步距離了。

呼……

正當他路過大樹底下時,一抹黑漆漆的身影鬼魅的鑽了出來,它頭大如籮筐一般,整個身軀有水桶粗,竟然是一條全身漆黑的巨蟒。

“啊……”

韓龍慘叫一聲,觸不及防之下躲閃不及,直接被黑莽咬中,整條右臂直接被咬斷,寶劍掉落在地,發出砰砰響聲。

他倒也果決,身受重創之下疾步向後退去,隻一秒的時間,直接退出十七八丈遠。

周寧停下腳步,玩味的看著他,是時候調轉獵人與獵物的關係了。

黑莽一口吞掉手臂,蛇信不停吞吐,彷彿還在回味入口的美食。

韓龍咬牙切齒,痛得差點暈厥過去,他見事不可為,趕緊向後逃跑。

嗖……

黑莽彷彿離弦之箭一般,快速追擊而出,它已經愛上血肉的味道,斷然不肯放過眼前的美食。

一人一莽先後向山下跑去。

周寧撿起掉落的寶劍,隨意揮舞了一下,發現果然和普通的劍有所不同,劍刃極為鋒利,隨意一擊就能斬斷大樹。

他並不慌忙,沿著他們的足跡向前追去。

剛纔的黑莽同樣在一級巔峰,和韓龍的實力相當,他要做那最後的漁翁。

韓龍遭受重創,身體開始虛弱下來,不過盞茶的功夫就被黑莽追上。

他知道自己跑不過這妖蛇,又不甘就這樣殞命,自然要奮起反抗。

他一手呈虎爪,一爪抓了過去。

砰……

鮮血四濺,蛇鱗被他硬生生抓碎,然後摳入血肉之中,直接帶出一抹白花花蛇肉。

妖蛇吃痛,蛇尾猛烈甩出。

啪……

韓龍被抽出十幾丈遠,鮮血狂噴,特彆是右肩斷臂處,血水更是不要命的灑下。

他臉色慘白,差點站不起來,若不是求生了信念支撐,當場就要昏死過去。

嘴角露出一抹苦笑,本以為是一場簡單的獵殺行動,竟然到了這個地步,他感覺到自己已經在劫難逃了。

黑莽一擊得手,立刻向前遊走,所過之地,草木全部被壓塌下去。

它張開血盆巨口,想要將韓龍整個吞下。

哪知道,臨死之際,韓龍突然雙目圓睜,雙眼中迸發出驚人的光芒。

他全身的血氣瘋狂湧動,背後的虎影彷彿要變成實體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