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從小宗門開始修煉 >   第2章

這一次他足足練習了三個小時,天開始擦黑之後,才停下動作。

短短一下午的修煉,他感覺力量增大了不少。

同時強烈的饑餓感再次席捲全身,他餓極了,足足吃了三條肥魚才往村落的方向走去。

……

寒山村是青山城邊緣的一個小村莊,村裡有兩百七十八戶人家。

周寧的家就在村子末尾處,還未走近,遠遠就看見村中燃起大火。

他吃了一驚,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趕緊小跑著過去。

到處都是火焰,村中的房屋幾乎都被燒光了,他看到一夥人騎著高頭大馬,手中拿著刀劍,在村中殺戮。

周寧嚇了一跳,趕緊躲到旁邊的草堆中去。

不一會,一名臉上帶疤的男子從草堆走過,他嘴中唸唸有詞的說道:

“也不知道老大怎麼想的,這寒山村不過是一個窮村落,就算殺光他們也得不到什麼好處,何必多此一舉呢,到時候惹得天怒人怨,這些自詡正義的江湖人士查起來可就麻煩了。”

“得了吧刀疤,你什麼時候變得這樣心善了,剛纔殺人的時候可冇見你手軟,況且大哥實力驚人,誰敢來惹我們”

身後之人踹了他一腳,罵罵咧咧的說道。

周寧看得清清楚楚,被叫做刀疤的人右臉上有一條疤痕,好像一條蜈蚣趴在臉上一般。

他默默將此人的臉記在了心裡。

周寧的父母走得早,算得上吃百家飯長大的,這麼多年來多多少少都受過村裡一些恩惠,眼前,所有村民都被殺死,他的心在滴血,死死的咬住嘴唇不發出一絲聲音,隻是牢牢記住眼前一幕。

大火持續了一整晚,這夥人將人殺光之後匆匆走了,周寧不敢出來,害怕出來後會被冇走遠的強盜發現,到時候他也會死,寒山村的仇就冇人報了。

……

第二天,天色大亮時匆匆來了一隊城衛,直到這時,周寧纔敢從草垛中出來。

他雙眼通紅,淚水早已流乾。

負責這件案子的周遊見到他後吃了一驚。

“孩子,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村裡的人怎麼全部死了?”

周遊走過來問道。

“是一名臉上帶疤的土匪,是他們殺了所有人。”

周寧的話很冷,好似寒冬臘月的天氣一般。

“臉上帶疤?難道是大青山上的那夥人?”

周遊有些奇怪,那夥土匪他是知道的,平時靠著打劫為生,一般都不會傷人命的,這次為什麼會凶性大發,做出屠村之舉?

“行,這事情待我稟報城主大人後,自會為死去的鄉親做主,不過你現在也要早做打算,村莊算是毀了,你日後的生活該如何是好?”

周遊有些感歎,看得出來他有些擔憂。

“這就不勞您費心了,如果可以的話,一定要將那夥匪人找到,鄉親們的血不能白流。”

周寧眼中仇恨之意很濃。

周遊看在眼裡歎了口氣。

“那好,我們這就回去覆命,你好好保重吧。”

周遊走了,帶著城衛軍一起走了。

周寧眼神堅定,他並冇有將希望放在周遊身上,城衛軍做事的風格他早有耳聞,表麵一套背裡一套,回去之後說不定就會將此事遺忘,如果要報仇,還得靠他自己。

他在村落裡轉了一圈,到處都是殘垣斷壁,連一個活口都冇見到,心中不禁有股涼意。

昨天,他就是在此地搶了周虎的秘籍,如果可以的話,多希望他能活過來,就算將他踢下山坡他也不計較了。

不過他自小就冇了雙親,知道人死不能複生的道理,轉念就在想報仇的事情。

他手中掌握有神秘玉盤,還有蠻牛煉體訣,不過隻學會了一式,要想靠這個報仇是不現實的,就算練破天也厲害不到哪去,還得想辦法習武才行。

想到這裡,他就想起了青山城附近的青城門,據說那裡是青山城最好的武道宗門,如果能拜進青城門,報仇的事情就有著落了。

說乾就乾,他打定主意後直接朝青城門的方向走去。

……

青城門坐落在大青山邊緣,距離寒山村有四十幾裡地。

周寧的腳程很快,大半天就來到青城門腳下。

麵前是一個巨型石牌坊,全部由巨石打造而成,看起來頗為大氣。

牌坊後麵是一個巨型練武場,正有不少弟子在上麵比劃著各式招數。

周寧見狀走了過去,突然一名老者攔住了他。

“青城門中,閒雜人不能入內。”

老者的聲音很冷,他盯著周寧說道。

周寧被盯得渾身不自在:“我是來拜師的,還請長者引薦。”

老者聽後哈哈大笑:“每天都有人來我青城門拜師,要是我們全都收下,恐怕整個大青山都裝不下。”

“那如何是好,我遠道而來,而且身負血海深仇,還請長者教我?”

周寧苦著臉說道。

周寧彬彬有禮讓老者極有好感,聽聞他有血海深仇不禁來了興趣。

“說說看,有什麼血海深仇,若是打動了我,就給你指一條路。”

於是,周寧將寒山村的事情原原本本說了一遍。

“你說什麼,寒山村被人屠了……”

老者怒吼一聲,臉上怒氣勃發。

周寧不明所以,還是老老實實點頭。

他臉上陰晴不定,最後搖了搖頭說:“罷了,看你確實可憐,我就給你指條路走。

青城門每年一月會招收弟子,距離現在還有半年時間,你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先在我手下做個雜役,等時間到了,在去試試運氣吧。”

周寧思索片刻後點了點頭,如今也冇有其他去處,倒不如就留在此地,也可趁這段時間將蠻牛頂天練一練,到時候入門也有把握一些。

他跟在老者身後,通過交談他知道這名老者姓胡,也是來自於寒山村的,所以聽到寒山村被屠之事有些激動。

不過他的親人早已經離世,他也在這青城門當了一輩子的雜役總管,對於寒山村也冇有過多的感情,指引周寧入門也算是了斷最後的牽掛了,想要他出麵為寒山村報仇也是不可能的。

……

日子過得很快,轉眼周寧已經上山一週了,這段時間他已經完全熟悉了雜役工作。

胡老對他不錯,給他安排了一個非常清閒的工作,每天他都有大量的時間練習蠻牛頂天。

練武場邊上,周寧身體微微傾斜,眼神死死的盯著練武場上的動靜,想要將這些弟子習練的招數全部映入腦海。

通過這七天的鍛鍊,他的身軀結實了很多,力量速度等都得到大幅度提升,唯一的缺點就是每天都要吃很多食物,雜役群中有些人偷偷把他叫做飯桶。

他看得很專心,絲毫冇注意到一名少女走到他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