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大明東宮 >   第10章

又下雪了,好冷。

十二月份雪,相比十一月還要冷。

早上,朱厚照還冇有起床,小榮兒已經和悅兮欣兮一同來到他的寢殿,活蹦亂跳的小榮兒總是太子殿下睡懶覺最大的對手。

洗漱完,朱厚照問小榮兒怎麼來了,小榮兒說是母後派人送她來的。看著眼前可愛的妹妹,朱厚照總有些寵愛不夠的心理。

癡癡的想著要把一切好的東西都是給她,所以連忙讓悅兮拿過來一些典膳局弄出來的奶糖還有麪包蛋糕給小傢夥當成早飯了。

東宮典膳局在某太子殿下的親自教導下,當下已經是整個皇城膳食最為美味的地方了。不但膳食做的美味,還經常弄出一些往常宮中從未出現的東西。奶糖,蛋糕幾乎在短時間內就是俘虜了宮中的所有女性。

女孩子嘛,都願意甜甜蜜蜜的!

抱著小榮兒來到書房,朱厚照開始處理今天的事。他暫時不用上朝,但是每日裡弘治皇帝送來的奏疏卻是多了起來,如果分類可分為四類!一類民事,二類兵事,三類秘事,四類宗事!

第一類,本次雪災雖然還未結束但是朱厚照一些建議卻是被弘治皇帝還有內閣采取並運用,比如以工代賑的建議。雖然極為簡單,但是這樣的想法卻是第一次出現朝堂。讓朝堂諸位看到除了徭役之外還有一種動用民力的方式,同時也是讓朝堂的大臣們反思了一下。

第二類,因為府軍前衛,弘治皇帝給朱厚照佈置了一個作業。那就是完美解決府軍前衛的同時,思索一番上直親軍何去何從!

第三類,因為牟斌,他每日都會將府軍前衛那些軍官的當天的所作所為詳細記錄然後送到東宮。

第四類,則是一個較好的原因。張周王三家因為“福民店”之舉動在京城中的名聲竟然在慢慢見好,雖不說人見人愛但起碼也不會是以前那種談之色變了,並且他們得到了來自天子的肯定。

這讓京城中的勳貴之家無不眼紅,所以紛紛效仿,並打出天子和自家祖先的名號!彼此之間也是競爭起來,誰都不想落於人後!

對此,弘治皇帝認為太子好像對於處理宗事很有一套。而且作為太子,也應該分擔一些事務!

而這四類事務則是朱厚照每天的生活!

這樣的生活也冇有枯燥之說,因為每天充實也不錯。雖然不至於參與國事卻也是在其邊緣徘徊。

其中令朱厚照最為高興的是,有了錦衣衛的助力。府軍前衛的事頓時輕鬆了不少,拿起錦衣衛送來的報告,朱厚照嘴角一咧,想著“是時候把自己的寶劍收入囊中的時候了”

一道令旨再次從東宮發出了,一路來到張鐵軍的手中。而此刻的後者正是在為晚間出席晚宴做著精心的準備,但作為一個常年與刀劍廝混,從無出席正式宴請的人來說。張鐵軍此刻很是苦惱,因為對此他毫無經驗可言。

以至於,要找一件像樣衣服搭配都是完成不了。

有些頹然的他癱坐在椅子上,口中自言自語到“哎呀,殿下這次有些太過於謹慎了,和那些混蛋說什麼先禮後兵。一個個砍了多省事。”

“這些混蛋也真是會享受,當兵吃糧還乾什麼接風宴!這些衣服是人穿得?文鄒鄒娘們兮兮的。這會子要是雁娘在就好了,不知道她給我做了新衣裳了冇有!”

事實證明,有求必應。張鐵軍的話剛說完,就有下人來報東宮有人來了。飛快來到門口,定眼一看竟然是朝思暮想的雁娘!

“雁娘,你怎麼來了?”

“怎麼,我不能來嗎?”雁娘莞爾一笑,翻了白眼。

“能來,能來,太能來了啊!快快進屋去,外麵的冷,你看看你腦袋身上都是雪花。”

“慢來,你還是先接了殿下令旨吧!”雁娘一說完,一個內侍鐵青著臉從門外進來。

“老張,你怎麼來了!”

“怎麼,我不能來嗎?”

張鐵軍被他一句話給噎住了,尷尬看了一下雁娘笑了笑。

“殿下有令,此乃殿下手書!”

看著張永走了,張鐵軍這纔是故做出一副惡狠狠的樣子啐了一口說道“狗張永,你個太監摻和個屁,願你這輩子冇媳婦!”

“喏,這是給你的衣服!”雁娘一把將一個包裹推到張鐵軍的懷裡。

“給我的!”張鐵軍高興的接過來。

“不然呢,你要是不要我就拿回去,這可都是典服局中上好的料子,要不是殿下厚恩我還不願給你做呢。”雁娘嗔怪道。

“好妹妹,我要的,一定要的。”張鐵軍陪著笑。

雁娘這時嚴肅起來對他說道“軍哥,乾孃前些日子又是病了。殿下讓典藥局的人看了,喝了藥雖然好些了但是人是不如前了。殿下有意讓乾孃出宮回家,乾孃說等你忙完這段!”

“我知道了,好妹妹你放心,等這事完了哥哥一定去求殿下,接娘回家,也接你回家!”

“去你的,說的又冇邊了!”

“我說的真的!”

雁娘已經快步離開了,但是後麵張鐵軍的話卻是聽的一清二楚。

是夜,朝陽門大街上一處頗具規模的酒樓裡。一眾花枝招展精心打扮的府軍前衛軍官風騷異常,整個酒樓都被包場了,從青樓裡請來的姐兒將那誘人的歌兒唱的如癡如醉。酒未入肚,有些人的眼睛已經迷離了六七分。

酒樓門口,張鐵軍聽著樓上的動靜,心中想著“一群狗東西,今天就教你們知道知道,什麼是先爽後死!”

“哎呀,指揮使大人終於到了,可是晚了啊,來來來,罰酒三杯。翠兒就由你伺候張大人了!”

“對,對,對,張大人,這個翠兒可是好女子啊”

………

張鐵軍一出場就是得到眾人的附和,雖然很快就是融入其中,但對於那個翠兒的靠近他卻是不動聲色的一把推開!

什麼狗屁翠兒,玩爛的貨!

接風宴擺成了花酒,酒樓弄成了青樓。也隻有這幫人能夠做出來了。一個個靠著家中餘蔭得了親軍的差事,不思進取不管正事吃喝嫖賭樣樣精通。

這就是親軍嗎?能打得過地痞流氓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