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大明東宮 >   第2章

春和宮,它處在紫禁城的東南角區域,也正因為如此它也會習慣稱為東宮。東宮是太子的居所,雖然同處紫禁城中卻是兩個世界。環境,製度以及人都會被人為或者天然的區分開來。

在東宮的這一區域內,龐大的建築群與幾百餘宮女內侍他們唯一的主人隻是太子殿下。而這就是一宮之主,同時也是為什麼太子本人也會自稱本宮的原因。

顯然,朱厚照是不會用這個自稱的。聽起來像個後宮妃子一樣,完全冇有大明朝太子儲君的威嚴!

搬來東宮的第一天,朱厚照需要理清的事情有很多。

不過,目前朱厚照認為自己最為緊急的還是人事方麵的。修繕一新的東宮一掃十餘年的了無人煙,一下子變的生機勃勃、人聲鼎沸。大大小小,認識的不認識的,老人兒新人兒加在一起目前東宮有宮人數百其中宮女五十餘人,內侍一百多。這,還不能加上護衛東宮來自各個衛所的侍衛人員!

這些人,朱厚照都要摸清底細,甄彆成分。大明朝的皇宮漏洞百出不是一個新問題,反而是老生常談的頑疾。恐怕,這也是曆代王朝的通病。宮人無論宮女還是內侍都是奴婢,宮女卑微,內侍殘缺,卻都是人不是機器動物,有人且數量眾多,那麼就會形成一個複雜的社會環境。

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當身為主宰的人不能夠理順這些人的位置以及心理,那恐怕生命也不會得到保障。這不是危言聳聽,曆史上的正德皇帝如何落水誰又能說的清呢?

朱厚照不想成為武宗皇帝,所以他認為專門花費一些時間來摸清宮人們的底細是完全有必要的。

日上三竿,宮人們被通知停下手頭所有的事情,統一來到了東宮主殿承乾殿前的空地上集合。而太子本人則是讓人搬了椅子在台階上,小小身體幾乎全部陷在了椅子內,兩隻腳甚至都不能伸出椅麵,雖然滑稽但冇人敢笑。一旁的宮女悅兮還有欣兮,則是各自拿著一本名冊在左右伺候著。

首先,朱厚照讓悅兮將內侍的名冊交給他。內侍一百五十多個,冇幾個人是太子認識的。這些人幾乎都是確定要搬來東宮時,由張皇後還有司禮監或者其他人安排的。他們有人是接受安排來到東宮,有些人是為了博個前程來到東宮,而有些人則是帶著任務來到東宮!

隨便一翻,就是看到一個很是熟悉的名字。頓了一下,太子便是說道“叫這個劉謹過來!”

劉謹,曆史上鼎鼎大名,如今卻籍籍無名。今年四十九歲的他已經是實實在在的老人了,一般情況下他已經是等待前往中官村的年紀了。可大器晚成好似是他的預訂軌跡,去歲他還在浣衣局,今時則已經來到了當今的太子的麵前。第一眼看到他的名字,朱厚照有著將他抹除的想法。

但好奇的心理讓朱厚照鬼使神差將他叫到跟前,他要看看這個人到底是個什麼人。能夠將個偌大的大明攪和的死氣沉沉日暮西山!實話說第一眼看過去,他很失望,眼前的這個內侍冇一點所謂“立皇帝”的神氣,皮膚不白,身子不挺拔,佝僂著身子深埋著頭顱,一路畏畏縮縮的走過來。

看著他,猶如見一隻快死的老狗。

心中想著,所謂的一代權閹不過如此。所謂的權傾天下不過是寄生在皇權之上,狐假虎威的小把戲。今生,劉謹就隻是劉謹!

“你去年還在浣衣局今天卻來了東宮,為何?”朱厚照問了這麼一句,讓劉謹心中風起雲湧,不知道怎麼回答。“不用拘束,如實回答便是了,如今你已經是東宮的人,孤還能趕你出去?”

幾十年的宮中經曆讓劉謹知道,太子的話雖然聽起來很是溫暖但也隻是聽起來而已。所以他不會去提什麼浣衣局,更不會真的去說清楚他為什麼出現東宮。

“那日裡,天子命李少監遴選人員入東宮,奴婢自覺前來。”

可能彆人聽了這話會高興的,但是朱厚照是不高興。因為僅僅一個個李少監就使他對於劉謹的厭惡上升了一個高度。手一擺劉謹便是退下去了,對比於劉謹目前太子殿下更厭惡那位李廣李少監,因為這個老閹貨不但是蠱惑弘治皇帝拜佛通道更是對於中宮還有東宮事物指指點點,多數時候竟公然插手。儼然一副後宮總管的樣子,所以這個人是朱厚照必除的一個人。

東宮內府機構稱為東宮六局,分典璽、典膳、典服、典藥、典乘、典兵六局。從字麵上也是可知道這六局職責所在。

六局是東宮內府運轉的主要機構,朱厚照必須要對六局做出相關的安排。首先,他完全摒棄了目前宮中內侍主導內廷衙門的做法。

對於他來說,悅兮欣怡兩人目前他最為信任。

所以他讓悅兮領典璽、典藥兩局,兼領東宮內府事。也就說以後絕不會有什麼東宮總管太監的存在,後宮有司禮監存在但東宮不會有。

內侍是好用,但是這種身體殘缺之人,心理最是無常,冇有底線的約束讓他們往往會在脫離主人的監控。

朱厚照不喜歡內侍,他的想法是可以用卻絕不能重用!

欣兮管典服局、典膳局事。她照悅兮的性格來說,不太可能幫助朱厚照處理一些文書方麵,能力也不足以管理與協調整個東宮。但是她廚藝不錯,也懂著藥術,是之前一直帶著她的老宮女教的。

用藥在目前的大明也是件大事。

十年士林,百年杏林,從神農開始,醫家永遠是人世諸業中最為特殊的。哪個人逃得過生老病死?不為良相便為良醫,現在的太醫院朱厚照連他們說的標點符號都不會信!

典璽,典膳,典藥這三局可謂是六局中最為重要的。若是將管理東宮印璽文書,膳食,藥材的事交到彆人的手上,朱厚照覺得自己晚上睡覺都是睡不著的。

將所有宮人全部過目一遍,可能認不全但都是有個印象!當然,有些表麵工作是要做的,噓寒問暖是最表麵的一般人都會這麼做,但朱厚照畢竟不是一般人。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如果朱厚照表現太過於親和,反而會有些不合適,形成適得其反的效果。

他當著所有人的麵,宣佈了他冥思苦想了好久的東宮宮人管理辦法。很官方的名字,也表現自己出朱厚照很正式的誠意。雖然彆人可能不懂,但這個自己明白也就行了。

這所謂辦法更像一部東宮範圍內的法律,目的是給這些人定下規矩。最突出的有一條,宮女內侍不得私交,不得私與宮外聯絡,不得私自外出……這是辦法的第一條,字數很多,禁止的東西也很細。最後,是對違反人員的處理辦法,字數很少就六個字而已。

“一犯罰,二犯逐!”

除了規矩與懲罰之外,這個辦法裡還有幾個讓現場宮人們一聽就激動的三條。

第一條,家中困難的,可申請,舉家搬遷到城外東宮宮莊。分田,入籍!

第二條,宮女中願出宮者,可申請!

第三條,宮人月錢,提高!

內侍中,原本一直在坤寧宮服侍朱厚照的二喜被任命為典乘局郞,另外一個內侍張永稱為了典兵局郞。

其他人,被統一劃分進入六局之中。

能夠現在安排清楚的事情現在就是安排下去,不能一次性安排的也都是交給悅兮還有欣兮兩個人,兩女雖然年歲不大卻也是有了預先培訓,知道怎麼將太子命令落實下去。

她們冇有讓太子失望,幾天時間東宮已經是步入正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