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大明東宮 >   第6章

十一月底,京城下雪了。

漫長的冬季終究還是要一場雪開場,纔是最為符合常理。滿天的雪花紛紛擾擾乘著北風在天空中、在城中、在眼前肆意闖蕩著。

雪花是美的,冬季也是嚴酷的。當每一片雪花落下,順天府府尹張憲心頭就被狠狠捶打一次。

下雪,溫度持續走低,寒風橫行任何角落。那些流蕩在城中,聚集在京城周圍的流民、難民怎麼辦?

伸手接過一片雪花,感受著手掌中的冰涼。張憲知道此番雪,死人是一定了。由此他臉上愁容密佈,實話說死人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尤其死的還是那些流民難民。可為難就是這些人如果現在死了,對他這個順天府府尹來說將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起碼,今年要想升官是不可能了。

順天府,天子腳下,被稱為小六部,無人不羨,無人不敬!可對張憲來說,他卻是無一日不想逃離這個位置!

“大人,已經開始積雪了!”就在張憲暗自神傷的時候,順天府丞藺琦來到他身邊說道。

“這樣的雪勢,積雪是一定的。你吩咐下去,一定注意那些流民難民!”

“大人放心,下官已經安排了。但是就目前這樣的雪勢來看,若是再有一天情況就不好說了。勢必…勢必成災!”

張憲猛的轉過頭,然後對著藺琦問道“欽天監怎麼說?通政司那邊有冇有迴應?內閣戶部都是冇有回話嗎?”

“冇有,大人,看來我們要早做打算了。起碼,府倉官倉需要開倉了。”

是的,以現在的雪勢來說如果再下個一天,那勢必就是成為雪災。作為官府來說他們必要要提安排下去,無論是張憲還是藺琦都是在地方任職多年,雖然冇有頂頂的官聲。但是他們卻都是有豐富的經驗,而張憲在短暫的思考之後,立即就是有了決斷:

“不忙開倉,開倉事大,容易引起恐慌。這樣,你我各自分頭行動,你現在且去安排,加派人手做好應對雪災的準備。我立即上奏天子,言明事情!”

好事不容易,壞事一想就如願。這場雪一直持續下著,勢頭越來越大。當張憲的奏疏來到弘治皇帝的禦案頭的時候,乾清宮外麵的台階有兩級都是被掩蓋在雪中了。

雪災!

深夜的弘治皇帝根本睡不著,張憲的奏疏被內閣還有通政司冒雪送到了他的手上。閱讀完畢,弘治皇帝就是知道這場雪可不是什麼瑞雪啊!

“陛下…”張皇後不好詢問奏疏內容,看著弘治皇帝那愁容滿麵的樣子很是擔心,也是起身來到他的身旁。

“朕冇事,隻是冇想到這場雪會是這麼急這麼大,欽天監的人果真都是冇用的東西。”緊了緊張皇後為她披上披風,弘治皇帝對著外麵大吼了一句“來人,去欽天監,告訴他們若是再無準確判定,上下所有人等一律革職!”

“召集內閣,五軍府,六部,立即到文華殿!對,去東宮命太子一同前往!”

文華殿就在東宮前麵,東宮的宮牆幾乎就是貼著文華殿後麵。本來文華殿是有兩個作用,第一是天子講經之地,其次也做東宮外朝主殿。

此刻的朱厚照出現文華殿的時候,雖麵無表情心中卻怒火中燒。任誰在這樣的天氣裡被從溫暖的被窩中拽出來都不會平淡相對的,要不是被文華殿裡這許多的陌生麵孔給唬住了,他一定會向弘治皇帝好好抗議一番的。

淩晨,連打鳴的公雞都在睡覺。大明朝的一眾大佬高層卻出現在文華殿中,所有人都冇能安然入睡。

內閣,五軍府,六部都在!

文華殿此刻很溫暖,氣溫很高。這完全歸功於朱厚照所“獨創”的新式爐子的原因。有了它門窗關的嚴嚴實實,一點兒風都跑不進來,所謂“爐毒”則完全不用擔心。再加上原本皇宮就有的火牆等等手段,文華殿中溫暖如春!

因為屬於是緊急的會議,所以弘治皇帝君臣都冇有過多的虛禮。

直接進入主題,兩個問題!

第一,這雪會不會成災!

第二,該如何應對這場即將到來的雪災!

對於第一個問題,內閣還有六部很有共同認識,他們一致認為這場雪災是必然的。所以會議的重點就自然而然成為了第二個問題。

雪多了並不是災情,雪下多了引起社會動盪纔是災,水災,火災,雪災以及諸多可知的災禍,其主體本身並不是災,而是其造成的後果是為災!

所以內閣認為當立即準備充足的糧食,禦寒衣物以及藥品,總體來說戶部需要撥款。因為雪大加上身體老邁,今日並不不值班的內閣首輔徐溥冇來。代表內閣的是次輔劉健,這位大人為官正直果斷肯乾。可就是他的火爆脾氣,一直為人詬病。

原本還算和諧的會議氣氛,一下子就是讓他帶到爭吵的局麵上。麵對內閣幾乎質問與強硬態度,戶部受不了。

戶部尚書周經當即就是反駁道“如此情況戶部自當是撥款,但內閣說的容易,可怎麼冇見內閣有一點其他安排?遇災撥款,但是事情撥款就是能夠解決的?”

周經意思很明白,撥款如果能解決雪災。那我們還在這裡商量個什麼勁,我戶部一家解決便是了。要你內閣,要順天府乾什麼?

“你彆轉移話題,內閣可以協調。但是你戶部為何無視順天府撥款請求,遲遲不肯答覆。”

……

起初爭論好像隻是在內閣和戶部之間,但是隨著順天府尹張憲的到來。爭論便是在內閣六部以及順天府之間擴大,最後就是連五軍府也被波及。被兵部指著鼻子質問的英國公,整個人都在顫抖!

對此,弘治皇帝好像是見怪不怪了。因為這樣的情況總在朝堂出現,倒不是部門之間的扯皮。反而正因為這些官員目前都是肯乾之人,出現爭吵無非就是部門之間協調出了問題。

這時,身為最高協調人的弘治皇帝也是站出來了。

“夠了!”皇帝的怒吼安定了場麵。

“怎麼辦?”

“戶部撥款,備足物資;順天府立即派人維持全城秩序;工部立即組織清雪!”

爭吵不都是無意義的,最後也有瞭解決方法。

“太子,你有什麼看法?”

朱厚照來這裡,他知道這是弘治皇帝給他的學習機會。因為在場無論哪個人都能夠成為他的老師,這些人撐起了大明朝!

所以弘治皇帝問他也是情理之中,而他也的確有準備。隻是弘治皇帝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是看向了他,這讓朱厚照有些招架不住。倒不是懼怕而是麵對著這個王朝中最為頂尖的幾個人,朱厚照不認為自己的意見會入這幾位的眼!

所以,不太願班門弄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