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劉明軒問。

男子眼神平靜,把食指放到嘴邊示意劉明軒安靜。

他的眸子下垂,金色的瞳孔之中好像藏著浩瀚的星河,劉明軒僅是對視一眼,就彷彿置身其中。

男子張開手,一縷金色光芒從中指緩緩升起,然後消失在茫茫的黑暗中。

做完這一切,他微笑著麵對劉明軒,那微笑,很柔和。

“凱爾,不要著急,一會就會有人過來。”

凱爾?是對自己說的?劉明軒不確定的向周圍張望,甚至看自己屁股下是不是坐著叫凱爾的小強。

這時候外麵。

藍燧踩著任向風的臉,吐了一口唾沫,手中拿著任向風的劍高高舉起,然後揮下去。

鐺——!!

一柄發著金色光芒的標槍射過來,擊飛了藍燧手裡的劍,劍幾個大旋轉,穩穩的插到一旁。

一個長著翅膀的身影飛過來,是巴澤爾。

他嘿嘿嘿傻笑,臉上還有熱乎乎的血,“我的神嘞,您老終於是主動呼喚我了,苦了我這半年東奔西跑。”

說話的功夫,他就衝到了藍燧麵前,一個旋轉給了藍燧胸口一腳,後者飛出幾米。

赤燧腳上生出火焰攻過來。

巴澤爾翅膀好似手臂一樣,擋在前麵,手抄起地上的標槍,收翅膀,出槍,一套動作行雲流水。

赤燧的反應不慢,身體一個扭擺躲過了標槍。

巴澤爾抱起劉明軒和任向風,反身踢了他一腳,如戰鬥機在空中翻轉一樣劃出一道金色弧線,穩穩落在樓頂。

他將手裡的兩個人放到地上,看著劉明軒眉心淡淡閃著的金光。

眼中流出了淚水,他食指伸到劉明軒的眉心,指尖和眉心兩道金光產生感應,食指指尖飛出一粒粒金色顆粒,融入眉心。

半分鐘後,指尖的金光消散。

巴澤爾大口喘氣,抱起劉明軒,把他的腦袋枕在胳膊上,“呼!我的神,你給我的東西我終於是轉交出去了,這下我就不怕死了。”

他轉頭望著遠方倒垂下來的烏雲,裡麵生出一道道黑霧,戰鬥的人們就好像一個個黑點一樣,企圖撼動那份力量,可卻像蚍蜉撼樹一樣,一批批消失。

巴澤爾又好像想到了什麼,忽然低頭痛哭,像孩子一樣。

“天使首席護衛巴澤爾,嗬嗬,喪家之犬罷了,我的主就要回來了,而你的神卻化為了塵埃。”藍燧說道。

“還記得那幾個天使嗎,死狀最慘的那個......”我想想,藍燧在地上來回走,用指頭敲著太陽穴,突然露出嘲笑的嘴臉,指著巴澤爾,“對了,那個傢夥的頭顱還被我掛起來炫耀了好一陣呢!”

藍燧在樓下大聲嘲笑。

巴澤爾安靜了幾秒,緩緩張起身,身後的翅膀有力張開,一道金光降下,他的頭髮變成金色,隨風搖曳,衣服也變成了鑲著金色裝飾的白色服飾,腳踝上一個金玲鐺發出叮噹聲。

“我會讓你閉上你的狗嘴。”

“狂妄。”藍燧指著巴澤爾。

魔神會三個二階的人狂笑著像他衝去。

“聒噪。”巴澤爾將標槍扔出。

槍體急速旋轉,在他身前畫出一道金色扇形弧線,又飛回他的手中,扛到肩上。

衝上來的那三個人早已經斷作兩截,掉在地上發出啪啦啪啦的聲音。

“戰技,[熱炎]。”

藍燧和赤燧同時說出,腳上生出火焰向高空一起踢去。

巴澤爾將標槍扔出,與兩人碰撞到一起,一陣陣能量波動從接觸的地方傳來。

他雙腿收到腹前,手臂在胸前交叉,眼中一道光芒閃過。

“戰技,[天使之怒]。”

一聲怒吼,他胸膛高高挺起,四肢張開,身後的兩隻翅膀鍍上金光,密密麻麻的金色羽毛飛出,向洲際導彈一樣,在空中飛舞,對準下麵的每個人飛去。

羽毛轟擊下去的瞬間,地麵升起厚厚的灰塵,起了大霧一樣。

藍燧和赤燧立即收腿,躲閃一旁,標槍餘勁未了,直直衝向地麵。

隨後衝向兩人的就是密密麻麻的羽毛,兩人來不及躲閃,驚訝的眼睛都快瞪了出來。

赤燧一個挺身,把藍燧壓在自己下麵,任由羽毛插到背上。

轟擊結束後,街上已經冇有生機,而紅燧已經被紮的跟個馬蜂窩一樣,血滴滴答答的打在藍燧的身上。

藍燧眼睛睜的很大,嘴張的大大,他想哭,可是喉嚨裡隻能傳出來奇奇怪怪的聲音,

兩個人往地上墜去,發出轟隆一聲。

巴澤爾也飛了下去,腳踏在地上的瞬間,一股金色能量將灰塵震散,透著婆娑的夜色,全是血跡。

巴澤爾上前拎起赤燧,將他緩緩的放在一旁,手掌在他已經渙散的眼睛上掠過,讓他在此刻閉上眼睛。

撲撲——!!

火焰燃燒的聲音傳來,藍燧失去了理智,發瘋的踢向巴澤爾。

巴澤爾慢慢的直起身子,用腳將插在地上的標槍踢至手中,長槍一揮,正中藍燧的胸口。

藍燧一隻手抓著槍,另一隻手在空中揮舞,兩隻腳四處亂踢。

“巴澤爾......”

巴澤爾背後的翅膀忽然伸長,從藍燧的脖子上抹過,對方嗚咽兩聲停止了掙紮,柔弱的掛在槍上,一陣風吹過,搖搖晃晃。

“我一點也不喜歡你說話。”巴澤爾手臂一震,藍燧撒了一地。

跳上屋頂,俯身摸了下劉明軒的額頭。

“再見了,人類那邊需要我。”

說完他就張開翅膀朝濃霧的方向飛去。

......

劉明軒的腦海內。

男子察覺到什麼,緩緩起身,向劉明軒伸出手。

劉明軒藉著他的手,順著他的目光看去。

八麵三米高的金色鏡子立在那裡,它的鏡框雕刻有簡潔的花紋,鏡麵散發點點金光,那兒好像通往無儘的深淵,讓人不敢過多凝視。

“凱爾,這個禮物,喜歡嗎?”

男子金色眉毛下全是寵溺,將劉明軒的手握在掌中,期待他的答覆。

“這是?”劉明軒問。

男子昂首挺胸,右手一揮,“這八麵鏡子中,有七麵是我這百年來,為你收集的魔族強者,他們之中,有六位已至半神,離神隻差神座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