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定南衛:楚王府 >   第10章

聽聞奏報,蕭綱見楊宸並冇有回府的打算,準備用些不敬的手段請他回府。

寧肯事後被治不敬之罪,也不能讓這年輕不經戰事的藩王在這裡搗亂,萬一保贏不輸的守城戰,打成了護駕之戰,蕭綱不敢想會有什麼後果。

“軍情緊急,請殿下速速回府!”蕭綱大聲嚷道,兵戰無小事,他的眼裡容不得沙子。

安彬聽聞此話,把右手的劍向外擺出了幾分,作為藩王的侍衛統領,他本就應該以楊宸的安危為第一要務,所謂擺劍,不過是主辱臣死該有的態度。

楊宸神色有些難堪,既不能給這定南衛的武將視為逃生之輩而看輕,又不能在大敵當前的危急時刻和蕭綱有所衝突。

“蕭將軍,速速去統領全軍守城吧,本王在王府等你的好訊息”楊宸說完,徑直走下城牆,蕭綱也顧不得其他走出了闕樓之外,那定南衛三字之下的位置,蕭綱很清楚從皇帝派楚王就藩之後,唯一留下的楚軍舊將也該丟掉那個位置了。

“刀劍無眼?屁,看著老子都得繞著走!”蕭綱對周圍的武將說道,這是戰前指揮官表現自信的應有之語。一圈人轟然一笑。

軍中粗話,從來就不需要一套定式的說辭,怎麼簡單怎麼來,怎麼提氣怎麼來。當年楚王楊泰領軍西征,在大漠之中可曾有過罵老天無屁眼的壯舉。

“放箭!”蕭綱一聲令下,城牆上的強弓勁弩鋪天向衝擊的南詔之軍射去。戰鼓一響,即生死的彆離。

“安彬,咱們去南門”

聽聞戰鼓,楊宸騎在馬上對身後的安彬說道。陽明城的南門,地處高處,並冇有護城河。但有陡坡作天然的屏障。

楊宸在闕樓聽蕭綱佈置之時,有所瞭解,陡坡使得此處易守難攻,大型攻城器械難以靠近城池,即使有護盾,極少數人衝到城下也往往是九死一生。所以分析利弊,蕭綱在南門佈置了五千軍馬。

城內四萬之軍,分守四門,敵軍三萬,堅固的城池是守軍的護身符,也有可能成為某一門的催命符。

安彬也一同聽到了蕭綱的說法,所以對楊宸去南門的要求並未有勸解,南門城牆下還有三千騎兵,關鍵時刻,全身而退也足矣。

按蕭綱的謀劃,四門都堅守不出,以觀時機變化再作他想。這其實換做任何一個保守的將軍都會有此計較,可蕭綱留了一手就在南門,等西門的南詔人攻城疲乏回撤之時,南門三千騎兵出城追敵,隻追五六裡即速速回城。

然後,北門三千軍馬在南門之軍與敵砍殺之時,繞至敵側,再來一番砍殺。不求大勝,隻有砍殺。不衝其騎軍,隻攻中軍步卒。如此一來,騎兵若要攻城就隻能棄馬。

楊宸其實心中對蕭綱印象本就極佳,至此一戰,心中更是對蕭綱的欽服又多了幾分。

與安彬登上南門城牆,遠眺南詔後側的騎兵,楊宸心裡有些疑惑,按原本戰事的發展,此時西門激戰正酣,後側騎兵應該給步卒讓路繼續攻城,或是衝上前去掩護步軍撤離。

可那騎兵,分明就是像看戲一般,紋絲不動。以靜待變吧?

“將軍有令,此西門攻城之舉並非全力,恐敵有詐,今日南門之騎軍,一騎不可出城”

傳令兵在城牆背後的叫喊聲楊宸聽在心裡。老行伍還不用來此登高遠眺敵方後側,僅僅隻是從攻城片刻的氣勢就能猜到敵軍有詐。

為何是猜?戰場瞬息萬變,何時何人真有十全十的把握?

可,既然是佯攻,那定有主攻啊,南詔人的目標不可能狂妄到無視陽明城四萬守軍,直接繞過北上渝州,跨過長河一路北上直取長安吧?

南詔蠻子,難道冇有腦子?能替南詔人想到直取長安這裡的楚王殿下,隻怕是腦子太大了一些。

見此情形,楊宸有些意興闌珊,第一次的戰場,就隻是一次規模不大的佯攻?入夜之後,楊宸在王府裡有些無趣,他不得不想到這就藩一事如今想來確實有些草率。

就藩是因為定南衛情勢危急,可分明是等他走到了橫嶺關才收到了伏四關而大有直取陽明城的訊息,他從橫嶺關都趕到了陽明城,南詔卻姍姍來遲一般的登門拜訪。

這裡麵,一切都顯得有些詭異了。此時的楊宸並未意識到,自己封王的事,其實是自己的父皇和定南衛楚王舊黨,還有廟堂百官玩得一手出其不意的招。

“王爺,這是今日軍報”安彬遞給楊宸一卷文書,是由蕭綱親筆所書,剛剛纔派人送到王府。

楊宸攤開文書

“楚王殿下明鑒:今日據臣所觀,南夷所圖絕非此陽明城,城外探子自昨日南夷來犯竟一日之內未曾有片字入城,此種必有其詐,臣不知南夷何人領兵,行事狠辣詭異,今日西門城下南夷儘損千餘步卒,臣愚笨,唯有再遣探報,望殿下恕臣不能拜見之罪”

楊宸見此文書,也有些感歎,此敵暗我明之時,的確不能輕舉妄動。敵方何人領兵,紮營幾何,寧軍全然不知,好似睜眼瞎一般。城外探子,一日之內再無任何訊息。

城內的定南錦衣衛司,隻監察定南一境的文武官員,並不刺探外敵軍情。之前楊泰為探查敵情而設的暗哨司,因為難以管控,在永文二年楚王被廢之後全部裁撤。

“去把羅義喊來,本王要見他”楊宸語氣有些不耐煩的對安彬喊道。第一仗打成如今的模樣,他作為楚王都覺得臉上無光。

羅義,定南錦衣衛指揮使,楊宸這兩日在王府裡無事時曾翻閱過這陽明城大小官員的文牒。

這羅義與安彬一樣,都是錦衣衛裡的青年才俊,年紀輕輕就因為立功十項被陳和在長安點名做了陽明城指揮。那月夜一人追著一夥山匪追到渝州邊界逼著他們跳進長河的故事至今在定南衛廣為傳道。羅閻羅的名聲也就此得來。

不過兩刻,安彬領著身穿飛魚服的羅義走到了楊宸身前。

“臣羅義,參見殿下!”羅義跪在地上拜見楊宸,這是楊宸第一次見羅義,卻是羅義兩天內第一次近處看楊宸。楊宸入城後的一言一行,他羅義要一字不落傳回長安。

“本王,交給你辦一件事,你親自帶人去辦,辦成了本王自有重賞,利國利民的大事,勿要擔心所謂藩王和錦衣衛不可相近的忌諱,本王親書一封傳回長安向陳公公解釋此事”

楊宸也冇有客氣,錦衣衛本就是天子家臣,雖他並不能讓錦衣衛成為他的眼睛,但他光明正大吩咐的事,冇有不辦的道理。

“殿下儘管吩咐,臣萬死不辭”羅義躬身回命道,司禮監要他監視楊宸,自己的師父要他親近楊宸得其信任,這等送上門的好事,哪裡有不做的道理。

“給你一日時間,出城查明,南詔領軍何人?有多少軍馬?現紮營何處?有何動向?”

楊宸心裡憋著的氣好像全撒在了羅義的身上。

“諾!”羅義領命退去

若非萬不得已,誰會讓錦衣衛去做事?況且,這定南衛大大小小的文武官員,除了他楊宸誰敢這麼不客氣使喚錦衣衛。陽明城一日平靜之後,南明錦衣衛指揮羅義的一疊公文,直接讓楊宸暴怒,讓整個軍前衙門倍感恥辱。

“臣羅義奏報:此南夷領軍之人乃南詔十二部中月牙部賊酋之女月依,所率南詔十二部一萬九千步軍,四千騎兵,二百獸兵,藏司僧軍一千一百餘,廓部藤軍一千五百餘人,合兩萬六千八百人,城外我軍探子悉數被戮,兩日之內,賊大營虛空,僅數千騎軍晝夜巡弋,中軍連克我順南堡,紅林堡,岩青堡三堡,堡中陽明逃難百姓儘數被虜,賊所掠糧食財物不計...”

楊宸從楚王府收到來信,立即騎馬奔來這平日裡威風凜凜的軍前衙門。

“四萬人!被數千人圍在城內龜縮不出!我大寧立國以來,何時被南夷如此羞辱!......”

堂下眾將,不敢反駁一句,一群自詡半生征戰沙場的老爺們,被一個女子給耍了。

“本王奉聖諭,來此領軍平亂,現傳本王的軍令:陽明城守將蕭綱守城不力,陷大寧百姓於危難,著騎軍六千,步軍一萬收複三堡,如若收複不利,軍法論處。著陽明城副將薛舉,領步軍一萬六千,固守待命,本王親率騎軍八千,伺機而動”

蕭綱並未有一言反駁,甚至好像一切都如他所料一般。

楊宸拔出長雷劍高聲質問道:“此等羞辱,定要加倍奉還於她,否則有如此案!”

盛怒之下一劍斬去了麵前桌案的一角,也順帶著拿走了蕭綱的軍權。

“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