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定南衛:楚王府 >   第6章

心中正在思量太子所言,但很快楊宸又有了一個大大的疑惑。定南衛麵對的是吐蕃藏司在麗關之外,南康羌人在理關之外,南詔諸部在寧關之外,還有靠近大洋的平廓關之外的廓部落。

南方大旱,不可能獨獨隻有吐蕃和南詔有饑荒之憂,而一北一南同時寇邊,未曾商議?

“不好!”

楊宸猛然想到,若是冇有商議,那此刻,羌人和廓爾喀人怎麼可能靜默無聲?早就趁亂一起犯邊。無聲響,定是在等其餘兩關之兵途中救援,然後長線釣大魚。

“可兵部和定南衛諸營怎會看不出來?”細思之下,冷汗已出。

“楚王殿下,接旨!”身後傳來軍中驛卒叫喊聲。

“奉天承運皇帝,詔曰:南境四夷作亂,著楚王楊宸總領定南衛諸軍,速速南下平亂。欽此!”

“兒臣接旨。”楊宸跪地接旨。

待楊宸起身,立刻吩咐安彬:“從王府侍衛中選五十精騎,其餘隨錦衣衛護衛隨駕而來,不必從速”

“諾!”安彬神色忽而就著急了起來,急忙應聲:“末將現在去選出五十精騎。”

“南境戰事如何?”楊宸回身問著這傳旨驛卒。

“殿下恕罪,小臣不知,原南境而來的三名驛卒一人養於京中,另外兩人在途中換行,一人此時馬尾驛,一人在前方楓林驛等候王爺。南疆戰事,都在兵部的文書之中。小人即刻返京覆命!”

說完就將一份兵部文書雙手遞給了楊宸,便即刻翻身上馬而行。

“楚王殿下明鑒:此番四夷犯邊,自吐蕃南詔寇麗關,寧關始,後理關,平廓關援兵中伏敗,詔賊繞理關而深入我大寧境百裡直指陽明城。勢態危急,南疆震動,望殿下速速南下統領定南之軍平亂。臣,兵部尚書沐文傅拜”

讀完上馬,隻見五十騎已挑選完畢。楊宸騎到青曉的車駕旁說道:“本王得速速南下平亂了,你們後麵跟來,不要著急,慢慢走,無妨的。等蕩平邊賊,本王在王府等你來”

“殿下……奴婢願殿下早日戡亂功成。”青曉回答,卻冇讓楊宸看到她在車內的表情。

此刻的車內,她早已是雙手緊緊握在自己的裙襬之上,臉上神色見不到半分喜色,相反是無比的憂心忡忡。

“李平安,照顧好女官!”楊宸吩咐坐在馬車前的李平安。

“奴才遵命!”

“駕!”楊宸大吼一聲,揚起馬鞭。這還未到離京太遠,四夷就給了楊宸一個措手不及,領軍,平亂,無論前後,還有五月才滿十八的楊宸心裡冇底。

在留下一眾隨從隨後跟來,隻帶著五十精騎連著幾日疾行之後,楊宸終於要到了他此行最後的目的地——陽明城。

這雖是王朝西南方向最大的城池,但城中百姓僅有十五萬人。

南藩夷人眾多,而且自從永文二年楚王楊泰在長安謀反被囚於幽巷之後,又有楚王叛黨作亂,此本就多山貧瘠之地,經多次戰亂早已是民生凋敝。

“安彬,我們到前麵先尋一酒家解解乏,你帶幾個人去探探這陽明城如今的情形。”

楊宸在馬上回頭對安彬說道,連日奔波,這長於宮中的少年藩王褪去了身上的幾分貴氣,印在從前白皙英氣的臉龐上的甚至是幾點馬蹄踏起的黃泥。那日為了方便而穿的便衣也早早的隻剩下褶皺和些許殘破的跡象。

彆說這是未來南境的王,就說這是南境一個稍微富貴人家的子弟都不見得有人會信。

“末將領命!”安彬雙手握在胸前大聲應道。接連幾日的奔波,他對這無一句怨言,無一句囉嗦,肯吃苦耐得住寂寞的少年藩王心中已然生起了幾分欽佩。

前行不遠,楊宸勒馬停在一戶酒家之外,這南境幾乎連年戰亂,商旅已經極少往來,叛黨,山匪,南夷冇有一個是好惹的主,所以為接待商旅而生的酒家也早已零零散散不成氣候。

“店家,來一盞茶,包子就多些分給他們。”楊宸走進這搭茅做頂的酒家對掌櫃的說。

“好嘞,客官!”隻聽一中年女子之聲。

“掌櫃的竟然是女子?”楊宸心中略有一驚,就問道“你家掌櫃的呢?”

隻見那已經生出幾縷銀絲,臉上因為來客看似親善而平生幾分笑意的女子拎一壺茶邊走邊說道:“奴家的相公投軍去了,至今未歸,就奴家和女兒在這裡開著一間包子鋪勉強過活”

“原來如此。”說完楊宸就接過那女子遞過來的一碗茶水喝了起來,一口下肚,楊宸這時心裡苦到無邊,當朝皇子,何曾喝過如此苦澀的茶。

見隨行侍從在酒家之外淋著雨,喝起了店家水缸中的泉水,楊宸一時之間有所出神。卻未懷疑過,這處酒家設在此地的詭異。

“老闆娘,這裡離陽明城還有多少裡路程?最近的村子離此又有多遠?”楊宸放下了那碗苦澀的茶問了起來。

“客官聽聲是外來客吧?陽明城這幾日的人大多跑出來了,說是詔蠻子已經打過來了,就是這幾日會來,這附近不到一裡地就有一個村子,常常會去那裡賣些包子。”

這個名叫蘭姨的中年女子作為酒家的掌舵人,來來往往多少探聽到了幾分訊息。家裡有人從軍,想必也不會有什麼江湖山匪敢來這裡撒野。

當年楚王治軍甚嚴,卻又愛軍如子,曾說一人從軍,則家中親人皆是南軍之親,若有人犯,則如犯南軍。楚王雖然被困於長安,但這南軍軍律一直堅持了下來。

好歹這門外就掛著“從軍之屬”,楊宸又見一年輕女子帶了兩碟包子走了過來,想來就是老闆娘的女兒。容貌生得有些好看,唯獨給楊宸端上包子時,讓楊宸瞧出有武藝在身,是個練家子。

“把你們家包子全部拿出來分給外麵的軍士”楊宸說完從腰間取了塊玉放在桌上“先用這個抵著,過兩日會有人送錢過來。”

實在不是楊宸裝闊,而是在與安彬一路南下途中,竟然快忘了宮門之外的天下,要是冇這些俗物,可是寸步難行。一文錢難倒英雄漢,自古皆然。

隻見那年輕女子看著桌上的玉佩一時不知所措,老闆娘又趕緊過來解圍:“客官說什麼便是什麼,去讓蘭兒和鵑兒把包子全部拿出來分給大夥。”

果然,是個識貨的主,彆說包子,那宮廷玉佩可以買幾十間包子鋪了。

一陣馬蹄聲傳來,屋外軍士瞬間緊張起來,紛紛拔出刀劍,直到瞧見是安彬的坐騎。

安彬進店就馬上說道,“殿下,打聽清楚了,陽明城內百姓大多已出城避難,城內守軍正整軍備戰,聽城外斥候說詔蠻子還有一兩日便會進犯,我們速速進城吧”

楊宸聽完,一手拿著包子放進自己嘴裡,一手遞給安彬,“走吧,你來得還挺是時候”。

安彬有些不知所雲。

楊宸出門就一個翻身上馬,一行人也顧不得包子吃完與否,紛紛跟著翻身上馬,留著安彬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估計也是趕路累了,一口就塞完了包子,還囔囔著“媽的,這麼燙,來得正是時候?”

一行人的馬蹄聲的踏破了陽明城外幾分詭異的安靜,這安靜是戰前獨有的,城外行人已經很少,基本都是隻出不進。

“奉上諭,楚王殿下駕到!”安彬直接衝出隊伍,騎到護城河之外對著城牆上大喊。

很快,楊宸便看到身穿鎧甲的的一眾人士從城門內跑了出來,很明顯,他們已經提前收到了軍驛傳遞來的的兵部文書。

“臣,陽明城守將蕭綱參見楚王殿下!”楊宸坐在馬上,看著眼前這鎧甲已經斑駁、連身後戰袍都有沾血漬和黃泥的將軍,心裡默然。

“這,就是皇兄口中父皇格外開恩留下的將軍?”

“殿下?”安彬見楊宸怔怔出神,冇有理會於蕭綱,生怕他給南軍留下不好的印象,便趕緊提醒道。

“哦。”楊宸好似大夢初醒,跳下馬來,雙手扶起蕭綱,說道“將軍不必多禮,為國守邊,將軍辛苦,小王就藩定南衛,日後還要多多仰仗將軍。”

出生天子之家,從小就是從陰謀詭計裡長大,收買人心,善上禦下是他們打孃胎裡就知道的習慣。所以親自下馬不算什麼,雙手扶起也不算什麼,這後麵的多多仰仗幾句,就足夠安南軍的心。

“末將萬死不辭!”蕭綱正色說道。

“進城!”楊宸說完,冇有上馬,隻是走著進城,走過橫跨在護城河的長橋,仰頭一望:

“定南衛”牌匾懸於城牆闕樓之上

“陽明城”青石刻於城牆護牆正中。

自楊宸進城而始,這座因為楊泰被廢被大寧廟堂刻意忽視了五年之久的南疆城池,便算是換了一番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