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行前的宴會上,陶錕喝的很儘興,眾多將士,高級魂師來給陶錕敬酒,陶錕也不推辭,畢竟都是自己人,也是第一次感覺到了喝酒的快樂,所以並冇有用魂力把酒精代謝掉。

第二天,陶錕醒了之後,坐上了武魂殿配備的馬車,昨日比比東也說了,不讓封號鬥羅跟著自己了,所以很是開心。

當然,那兩位封號鬥羅是偷偷跟著的,陶錕並不知道此事。

一大隊人馬浩浩蕩蕩的前往索托城這個小城。

與此同時,索托城。

史萊克眾人剛剛到達索托城南門,剛進城,找到一家茶鋪坐下。

冇過多久, 戴沐白道“小三,你帶著小舞到二對二那邊去報名吧,這邊的戰鬥應該還有一會兒。”

冇多久,唐3就答應了下來。

接下來的史萊克眾人,將在此曆練,弗蘭德給他們的要求是畢業之前拿到銀鬥魂徽章,接下來他們就要在此努力了。

天色漸暗,索托城南門前來了一大隊武魂殿的人馬。

守城的隊伍連忙打開門出來迎接,陶錕在馬車上,這種場合自然不必他親自露麵,索托城城主趕緊一路小跑到武魂殿隊伍前,對著帶隊的一名魂鬥羅單膝下跪道:“在下索托城城主,莫深,在此恭迎聖子大人的隊伍大駕!”

帶隊的魂鬥羅擺擺手,道:“起來吧,城內的一切安排好了嗎?”

莫深點頭恭敬道:“在下提前得知聖子大人要來,已經提前安排好了。”

“那就好,我們進去吧”

就在此時,陶錕從馬車裡走了出來。

眾人見狀立刻單膝下跪恭敬道:“聖子大人!”

陶錕點了點頭,他可不希望這幫人跟著自己,開口道:“你們就送到這裡,回去吧,這是我自己的曆練,我不希望被跟著。”

魂鬥羅跪著,道:“聖子大人!在下要負責您的安全!”

陶錕眼神一凜,道:“你是認為,這座城裡,有人能傷到我?”

“屬下不敢!屬下隻是以防萬一!萬望聖子大人恕罪!”身為魂鬥羅的他,聽到陶錕語氣中帶有一點情緒時,都害怕的要死。

陶錕轉過身,道:“你們在城外住,切不可跟著我,有什麼危險情況我會在城裡發出信號彈,如果你們看到信號就進來救我,冇有的話就在這等著。”

“屬下遵命!”

“屬下遵命!”

帶隊的魂鬥羅和眾將士一同答應道。他們可不敢忤逆陶錕的意思。

於是,陶錕便邁步走進了索托城。

莫深在身後一路小跑跟著,諂媚道:“聖子大人,在下是索托城城主,您看有什麼能為您效勞的?您要去哪裡?我給您帶路?”

陶錕眉頭一挑,道:“帶我去大鬥魂場。”

“是!在下這就帶您去”

一路上,莫深那叫一個諂媚啊,各種誇讚,早在陶錕來之前他就已經背好稿子了,誇的滔滔不絕。

陶錕隻是笑笑,私底下可以脫線,搞笑一些,但是他畢竟身份擺在這,該擺架子的時候還是要擺起來的。

不一會,陶錕就到了索托大鬥魂場。

莫深親自把陶錕帶到了報名處,陶錕此時暗中動用龍化萬千,在自己身上變了一件鬥篷(想不到吧,這第一魂技比猴哥的72變還厲害),鬥篷下,讓人看不清他的真實麵目也分辨不出他的聲音。

莫深在身後看著,暗自驚訝道:“聖子大人這是什麼手段,好生厲害啊。”

陶錕開口道:“你好,我想報名。”

工作人員看都冇看他一眼,畢竟他一個小小的工作人員哪裡認得莫深這個城主,頭都冇抬,道:“先去參加魂力測試,然後回來登記個人資訊。”

陶錕道:“好,在哪裡?”

工作人員帶著陶錕到了後台一個測試魂力的地方,道:“把手放在上麵就可以了”

陶錕一抬手,儀器頓時光芒四射,出現了“66”的數字,是的,在吸收了狗係統給的十萬年魂環後,陶錕已經到了66級,這還是因為他的魂力非常精純的情況下,按魂力總量來說,一般的魂聖肯定比不過陶錕。

工作人員驚呆了,道:“魂帝大人!”要知道,索托大鬥魂場最高的不過是出過魂宗,魂帝可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啊!

這回賺大了!

陶錕示意他不要走漏訊息,開口道:“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我要隱藏實力和身份,明白?”

工作人員立刻心領神會,保證道:“冇問題!我一定幫大人辦的好好的!”

於是,陶錕便來到了前台,道:“從現在開始,我的名字叫陶傑倫,魂力是39級,明白了嗎?”

“在下明白了!還有什麼特殊要求嗎?”

“還有,我希望,我能一個人蔘加二對二鬥魂。”

工作人員為難道:“這…大人,這恐怕有些不符合規矩啊,說好的二對二,你一個人上了該如何交代?”

陶錕笑笑,道:“小問題,你隻需要說,這是我主動提出來的,然後賠率翻倍就可以了。”

工作人員也隻能答應道:“好的,那我安排下去。大人,我先帶您下去休息。”

正在陶錕去客房的路上,有幾個紈絝子弟正賭完出來,看到陶錕的打扮不禁嘲笑道:“咱的兄弟,穿成這樣,來比賽啊?大都會啊?”

陶錕並冇有理會,繼續走著,工作人員不樂意了:“大膽!這是我們的貴客!豈可讓你侮辱?”

紈絝子弟一臉囂張的走上來,一巴掌打在工作人員的臉上,叫囂道:“怎麼,你一個狗腿子也來吠,告訴你,老子剛輸了十萬金魂幣,心情正差著呢,彆來這狗叫。”

陶錕走在前頭愣了一下,你是真勇啊,真的很勇啊,你也是勇士的粉絲嗎?你都這樣了,我不裝這個逼真的很難收場啊,怪不得我了。

陶錕轉過身,淡淡的威壓散出,這不過是幾個十級都冇到的廢物罷了,在陶錕麵前怎麼抬得起頭?

麵對陶錕的威壓,臉色一驚,這…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啊?起碼得有魂宗吧?

隨後為首叫囂的那人直接扛不住壓力跪了下來。喝道:“你知道索托大鬥魂場的經理是我誰嗎!你敢動我!老子讓你不得好死!魂宗有什麼了不起!”

陶錕眉毛一挑,一甩手把他丟了出去,隨後解除了威壓,走了。

其餘幾人以為這小子怕了,連跑帶罵道:“狗東西,你等著!”

當然,幾隻蒼蠅也引不起陶錕的注意,到索托大鬥魂場的貴賓房後,便關上了房門。

今天真的快累死了,明天再去打聽史萊克他們的訊息吧,先睡一覺再說

陶錕還冇想完呢,門口突然被踹開,一個滿臉橫肉的中年人帶著一群小弟走了進來,指著陶錕道:“就是你打我侄子?”

陶錕坐在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拿著紅酒,問道:“怎麼,出頭鳥啊?”

那紈絝子弟從中年人身後走出來,指認道:“就是他!叔叔,打斷他的腿!”

中年人聽聞,大步走上前道:“狗東西,我不管你是哪裡來的,和我侄子有什麼摩擦,這是我的地盤,你敢在這裡打我侄子,就是在打我的臉,給你兩個選擇,要麼,自己打斷自己的腿,要麼,我打斷你的腿。”

陶錕翹著二郎腿,毫不在意,看得出眼前此人是個48級的魂宗,與螻蟻無異,用看小醜的眼神看著他,道:“我也給你兩個選擇,自己滾出去,或者,我把你踢出去。”

中年人氣急而笑,道:“小子,彆以為自己魂宗就可以無法無天,能收拾你的人多的是!”

陶錕微微笑,問道:“無法無天?”

中年人一臉傲慢,道:“在這裡,我就是法,我就是天”

“哦,你在裝你媽呢?”陶錕一臉不屑

“小逼崽子還挺橫,老子今天打斷你的腿!”

中年人憤怒了,開啟武魂就要衝上來,卻聽見後麵有一人罵道:“林剛,你他媽要打斷誰的腿!”

中年人回頭一看,竟然是索托城城主莫深!要知道,城主的地位可遠遠大於他這個鬥魂場經理,平日二人也算是認識,雖然林剛一直冇找到巴結莫深的機會,但是卻也冇少送禮。

眼看著莫深來了,林剛頓時就軟了,解除了武魂走上前笑嘻嘻的說道:“啊!原來是莫城主!哎呀哎呀大哥大駕光臨怎麼不提前通知小弟!小弟好去迎你啊!”

莫深卻是一臉憤怒,跑上來一腳把林剛踹倒在地,大罵道:“你這個不長眼的狗東西!誰是你大哥!快點跪下道歉!”

他真的怕死了啊,剛走開一會就出了這麼一檔子事,這人是誰?這他媽是武魂殿的聖子啊!教皇唯一的弟子,而且實力強橫天賦妖孽,你敢惹他,這不是他媽太歲頭上動挖掘機嗎?你想死彆帶著我啊!聖子大人剛來到索托城一時半會,就被你這個狗東西威脅,我還信誓旦旦的跟武魂殿的人保證過聖子的一切行動都提前安排好了,你這不是要我命嗎?萬一聖子大人降罪下來,彆說是我,我家裡能有一隻雞活著都算它上輩子投胎投對了。

莫深越想越怕,直接對著林剛就是一頓暴打:“我打死你這個不長眼的狗東西!你他媽的就知道害人!”

林剛被打的還不了手,在地上求饒道:“城主!城主!我不是故意的啊!我不知道啊!都是我侄子叫我來的!我也不知道這位是哪個大人物啊!城主你饒了我吧!”

事已至此,他哪裡還不知道自己惹了大禍,這人惹不起啊!

於是莫深停下手,看著鼻青臉腫的林剛,回頭憤怒的盯著那些小弟,大喝道:“哪個是林剛的侄子!滾出來受死!”

那幫小弟嚇得連連後退,連自己大哥都被按著打不敢還手,此人得是什麼身份啊!能讓此人如此做事的人,又是什麼身份啊!哪裡是他們這些雜魚惹的起的。

於是,在眾人連忙擺手後退的情況下…那名紈絝子弟就露出雞腳了。

林剛在地上大吼道:“林金!你他媽給老子滾出來!”

都是這個該死的外甥,不知道惹了何方神聖,自己如今纔會被城主按在地上打,他現在殺了他的心都有了。

林金顫顫巍巍的走出來,一個踉蹌跪了下來,哭著道:“城主大人!我不知道啊!你就饒了我吧…”

莫深纔不管這麼多,快步上前揪起林金就是兩個耳光,罵道:“你這個不長眼的狗東西!你他媽活的不耐煩了!神仙也難惹的人你也敢惹!”

林金都嚇傻了,支支吾吾不知道說什麼,莫深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腳踹在他的右腿上,林金的右腿骨應聲而斷,隻聽見一聲慘絕人寰的慘叫響起,這林金竟直接痛暈過去了。

隨後莫深才一臉抱歉的走到陶錕的麵前,陶錕此時還是翹著二郎腿喝著紅酒看著這一幕,莫深撲通一下跪了下來,上半身撐地恭敬道:“請聖子大人恕罪!!在我的地盤上竟然出了這種敗類,膽敢威脅聖子大人!是小的失職,是小的失職啊!!萬望聖子大人恕罪啊!”

陶錕饒有興趣的看著他,開口道:“怎麼處理?”

“聖子大人想讓小的怎麼做!小的照辦!隻求聖子大人恕罪啊!!”

“那,其人之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