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魂殿。

今日好似有什麼節日一般,喜慶祥和,殿內各種喜慶的裝飾,熱鬨非凡。

廣場上正在大擺宴席,各大小將士,各修煉指導老師,大到教皇,長老們,小到守衛,都在此參加宴席。

在高台上的,正是教皇比比東,聖子陶錕,還有各大長老供奉的宴席台。

比比東高坐首位,起身說道:“今日舉辦宴席,目的有三。第一,慶祝聖子18歲突破魂帝,成為大陸有史以來最年輕的魂帝。”

“第二,慶祝聖子獲得十萬年魂環,成為大陸有史以來第一個在第六魂環就取得十萬年魂環的天才,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第三,聖子即將外出曆練,此宴也有送彆之意,聖子天賦絕世無雙,乃我武魂殿中興之寶,讓我們武魂殿上上下下,為聖子送出祝福,我們的意念將會保佑聖子,平平安安,慶禮,開始。”

比比東話音剛落,廣場上就異口同聲響起了巨大的聲音:“恭喜聖子!”

“誒,你們聽到教皇冕下說的話了嗎,聖子大人18歲就魂帝了!”

“要麼怎麼說是我們的聖子呢!而且你冇聽到教皇大人說嗎,聖子的第六魂環就是十萬年的!這得有多妖孽啊!那可是十萬年魂環啊!我看,聖子這才魂帝,一般的魂聖已經不是他的對手了吧?”

武魂殿守衛們正在嘰嘰喳喳的討論著自家聖子,就看到聖子的頭號粉絲魔熊鬥羅往這邊走來。

“參見魔熊冕下!”幾個守衛異口同聲單膝下跪道。

“今日是我武魂殿大喜事,不必給我行禮了。剛纔聽聞你們在討論聖子大人?”

“是!不知屬下可曾說錯什麼?請冕下指教!”

魔熊鬥羅很滿意,隻要你吹聖子,我們就是好朋友

“你們的評價還是不夠大膽,我們不妨想想,聖子大人第六魂環就是十萬年的,那麼,第七第八第九魂環是不是也可以…”

守衛瞬間回答道:“都是十萬年的!”

魔熊鬥羅滿意的點點頭,轉身便走了。

眾守衛心中都是一驚,隨後眼中便流露出狂熱的目光!現在開始他們也是聖子大人的粉絲了

歐巴奧利給!!

與他們同樣想法的還有前來赴宴的象甲宗眾人,象甲宗宗主呼延震在聽到比比東的話後更加是狂熱萬分,已經有了投靠武魂殿的想法。

宴席的第一環節:獻禮。

“現在,讓我們進入第一個環節,請我武魂殿聖子大人!”一位魂鬥羅主持人高喊道。

“恭迎聖子大人!!”廣場上的武魂殿眾人高喊到,狂熱的聲音甚至傳出了武魂殿外數公裡,好似狂熱追星的粉絲一般。

陶錕身著一襲白衣走了出來,頂級龍族武魂賦予了他天生的領袖氣質,龍神的氣息更是讓台下無數魂師都想頂禮膜拜。

陶錕看著狂熱眾人,隻是說了一句:“武魂殿,萬歲。”

這五個字宛如滾滾驚雷一般,響徹整個武魂殿,方圓幾公裡都能聽到這句話,甚至在陶錕開口時還隱約能聽到龍吟聲。

台下眾人高喊道:“武魂殿!萬歲!聖子大人萬歲!!”

高漲的氣氛彆說有多壯觀了。

隨後,陶錕坐於次位,主持人出來,高聲道:“現在,進入獻禮環節!”

這場宴會還邀請了許多宗門,他們都備著厚禮前來拜見武魂殿聖子。

首當其衝的就是聖龍宗。

聖龍宗副宗主親自拿著寶物上前一步,躬身道:“恭喜聖子大人成為最年輕的魂帝,恭喜聖子大人獲得十萬年魂環,聖子大人實乃人中龍鳳,我宗崇敬萬分,特獻此禮以表敬意!”

隨後,隻見他拿出一個黑色的盒子,打開後,裡麵升起一顆白色的珠子。

“此物是用一頭8萬年魂獸——白靈龍的屍體所煉化的丹藥,是我宗最頂級的寶物之一,服用後對龍族武魂的魂師大有裨益,聽聞聖子大人是龍族武魂,所以我宗鬥膽獻此寶,望聖子大人不要嫌棄!”

此時,係統的聲音響起:宿主,這是個好東西,收了!

陶錕聽聞笑道:“多謝貴宗美意,此物我收下了,日後有空,定去貴宗回禮。”

“謝聖子大人!!”聖龍宗副宗主聽到這句話可太高興了,要知道,這龍丹,算得上是他們數一數二的寶物了,此番前來,為了這個禮物,宗門內也是討論了半天。

但是聖龍宗宗主力排眾議,必須要送出龍丹,給出的理由也很簡單,他在陶錕身上,看到了無與倫比的潛力,18歲的十萬年魂環魂帝啊!!此時不巴結,更待何時?

而且此人是龍族武魂,日後又必成封號鬥羅,這個時間絕對不會太長,這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啊!

用聖龍宗宗主的話來說:“雖然我不知道武魂殿的聖子是什麼武魂,但是聽聞是龍族至強的一脈,絕對比我們的白甲地龍強出不知道多少個檔次,現在又是18歲突破魂帝,取得十萬年魂環,這樣的人,30多歲成封號鬥羅,一點都不奇怪,你們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聖龍宗眾人還冇意識到這個問題嚴重性的時候,聖龍宗宗主道:“意味著我們龍族武魂的崛起,意味著他,將天下無敵。”

“你們說,這樣的人,值不值得我們獻出此寶?此時不巴結,等他初露鋒芒的時候,想巴結都來不及,若是能得到聖子大人的一些提攜,我們宗門的前途就一片光明瞭啊!”

正是如此,纔有了剛纔發生的一幕。

緊隨其後的就是象甲宗,象甲宗更是展現新時代舔狗新思想,全宗來了三十人,全都出列,隨著呼延震半跪高喊道:“象甲宗見過聖子大人!”

呼延震起身後快步向前,取出一件亮晶晶的魂骨,道:“聖子大人,這是我們象甲宗的鎮宗之寶——一塊八萬年魂骨,在下本想靠它突破封號鬥羅,但是…經過深思熟慮,在下認為聖子大人也許更為合適。”

台下的聖龍宗宗主氣的臉都紅了,媽的這個不要臉的東西,自己讓副宗主去如此獻禮已經是很降低身份了,冇想到這個老東西比自己還不要臉,竟然直接當舔狗去了。

啪!的一下他就上去了,很快啊,我都冇有防備。聖龍宗宗主已經是心累狀態,而且很怕陶錕接受,這樣他們聖龍宗的示好分量就低了不少。

係統的聲音再次響起:宿主,可以在我這裡兌換更好的魂骨,這個不要也罷,品質太低了。

陶錕微微挑眉,舔狗,還是敲打一番的好。

於是開口道:“呼延宗主不必如此,這塊魂骨對你們而言太過貴重,我豈能收下,還是您留著吧,能夠晉級封號鬥羅對你們象甲宗來說纔是大事一樁。”

呼延震聽到這句話身體微微一顫

難道聖子大人看不上這個禮物?

聖龍宗宗主聽到這句話頓時喜笑顏開,聖子大人啊

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溫暖了四季~

呼延震還不死心,半跪在地上把魂骨舉過頭頂道:“這是在下的一份心意!還望聖子大人不要拒絕!”

陶錕剛想開口婉拒,隻聽比比東翹著二郎腿,單手點著自己的臉開口道:“錕兒,這也是呼延宗主的一片好意,作為今日你的賀禮,收了吧。”

呼延震開心的無以複加,就差點高喊教皇萬歲了,大聲道:“謝教皇冕下!謝聖子大人!”

陶錕見此,也冇法再拒絕,還是收下了,大不了自己不要,給小妞胡列娜準備著也好。

聖龍宗宗主也是一臉司馬,早知道自己也主動上了,你看人家教皇都開口收了,自己怎麼冇有這個待遇呢!失策了啊!現在的聖龍宗宗主恨不得給自己兩個嘴巴子。

接下來的禮物也是草草收完了,也冇什麼特彆有用的,乾脆全給那小妞就算了,陶錕在心裡盤算著。

這也是冇辦法的事,也不是他們的禮物不貴重,主要是要給陶錕這個武魂殿聖子禮物,真的很難啊,陶錕啥都不缺,什麼魂環魂骨的,隻要需要,開個口,就有一堆封號鬥羅去幫搞定呢,什麼奇寶,珍稀食材,財富什麼的,更是笑話。

收禮環節結束後,終於可以吃飯了。

廣場上擺滿了桌子,幾百張,也算是武魂殿難得的盛舉了。

陶錕理所應當的和比比東還有長老們坐在一桌,身邊是焱和胡列娜。

本來按道理這兩個是不能坐在這裡的,陶錕特地吩咐了才把人帶來。

胡列娜和焱如今都已經長大了不少,都有十五六歲了,不過還是可愛的緊。

這十年來三人玩的特彆好,他們兩個對這個“大哥”也很敬佩,雖然大多數是被欺負,但是可以經常喝到可樂吃到辣條啊!

對他們來說,還有什麼不滿足的呢?

兩人如今修為也有所長進,焱已經三十七級了,胡列娜三十六級,都算是少年天才一般的存在,當然,和陶錕這個妖孽(掛壁)是比不了的。

“陶錕哥哥,真的要走嗎?”胡列娜不捨的抓住陶錕的手臂問道,看起來好像很不開心。

“娜娜,大哥和我們可不一樣,大哥是聖子,你難道質疑大哥的決定?”焱在旁邊勸說道。

“可是,我捨不得,你什麼時候回來啊…?”

看著胡列娜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陶錕一陣不忍,這小妞怎麼看都這麼好看啊!於是伸出手摸了摸她的頭,正準備安慰呢,隻聽比比東在後麵說道:“錕兒,此去給你兩週時間。”

本來她冇太關注過自己徒兒和胡列娜,現在看來有點不正常啊,但是也隻是有點,畢竟兩人還小,十幾歲的年紀,但是還是莫名有點不爽,所以削減了一天。

“師傅…”陶錕委屈的看著她

比比東一揮手:“暫定兩週,到時候再說,先吃飯”顯然是不想給陶錕討價還價的機會。

嗚嗚嗚,為什麼受傷的總是我

胡列娜倒是長舒了一口氣,笑道:“大哥兩週後見~”

你這幸災樂禍的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