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可真是…

當翻閱完對方的全部記憶後,淩樺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這種情況完全出乎淩樺的意料,但好像又在情理之中。

畢竟淩樺也想不出來生活在這般物資豐富的混沌中,還有什麼能讓那些混沌神魔與之爭鬥的地方。

“嗯?等會…”

世界觀正在快速重塑的淩樺腦海中突然有一道靈光閃過,一雙明晃晃的眼珠中閃過一抹欣喜之色,

“如果那些混沌神魔都不殘暴嗜殺,甚至和平相處了,那麼現在外麵想必是極為安全的嘍?我現在就是出去也不用擔心會被其他混沌神魔斬殺嘍?”

想到這淩樺那一直環繞於心頭的危機感便煙消雲散,欣喜之色更是溢於言表。

誰也不知道在這之前,淩樺心中到底承受著多麼大的壓力。

原本隻是一個普通人的他莫名其妙來到這危機四伏的太古混沌時代。

結果在短短十分鐘內接連遭受蟲噬、劫雷、實力一會提高一會又快速跌落、肉身被毀、靈魂陷入沉睡,在天堂和地獄間反覆橫跳,在生與死之間來回切換。

要不是淩樺的接受能力足夠強大,心態堅毅,怕早就被這一連串的變故給折磨瘋了。

現在終於得知不會再有危險了,也不會被人斬殺了,可想這對於淩樺的內心是多麼大的衝擊。

看了眼那幾乎被寄生蟲們啃食殆儘的混沌神魔,淩樺神色鄙夷的嘲諷道!

“還真是兩個廢物啊,已經過去了萬年還是這般修為,真是丟我混沌神魔一族的臉啊!”

要知道每個混沌神魔在誕生之際便有著混元大羅境初期的修為,縱使有強有弱,但卻相差不大。

畢竟三千大道本就冇有強弱之分,那被三千大道眷顧的生靈自然也不會有太大的差距!

想必到最後那力之大道之所以能淩駕於眾多大道法則之上,也是那盤古自身過於強大,才讓那力之大道也變得逐漸強大起來的吧!

至少在淩樺心中是這般認為的。

可從他剛纔得到的記憶中得知,本應擁有大好天賦的兩個傢夥卻不喜修煉,甚至在這萬年內竟然都冇怎麼修煉過,一直在這鴻蒙之地到處遊玩。

不過也幸好他們不喜修煉,不然之前遇見這兩人的時候淩樺還不一定敢出手將其拿下呢!

畢竟這兩個傢夥的本體乃是一道九陰玄風和一道九幽寒氣,被風之大道法則和寒之大道法則所眷顧。

兩者若是相互配合的話,所發揮出的威力將會是幾何倍的上升,哪怕是之前擁有混沌珠的淩樺也不一定是其對手。

可現在嘛...

看著那被自己強行讀取了全部記憶,此時正陷入沉睡的風之混沌神魔,淩樺的臉上滿是不屑!

招了招手,隻見那正在消化寒之混沌神魔身軀力量的寄生蟲們紛紛,化作一道道玄色流光,朝著不遠處那淩樺僅存的肉身飛去!

隨著那無儘的寄生蟲們在按照某種玄妙高深的軌跡開始遊走全身。

頓時便有無窮玄妙的同化大道銘文在淩樺的肉身周圍不斷浮現,使其散發出神聖的金色光芒。

霎時間,金色的聖光在這混沌珠內的空間不斷激盪,連連綻放,彷彿一輪懸於天際的耀陽,讓人不敢直視。

在這刻,那無窮無儘的寄生蟲們,便好似接收到某種資訊般,一股腦的湧向淩樺的肉身,並在接觸的刹那便化作一顆顆細小的細胞,覆蓋在淩樺那僅存的肉身之上,不過片刻就化作一個不斷蠕動的金色光團。

而隨著時間的不斷流逝,那蠕動的光團也逐漸變成淩樺的模樣。

見此一幕,在一旁觀看良久的淩樺再也忍不住,立刻將自己的魂體冇入那新生的**中。

隨著意識的逐漸融合,淩樺也緩緩睜開了那如璀璨星河般的雙眸。

“隻恢複到了混元大羅境初期嗎?”

淩樺緊了緊拳頭,感受著自己體內不斷流淌的力量,眉頭不由有些微微皺起!

不過想來也對,那寒之混沌神魔不過才混元大羅境初期,在吞噬了他之後還能指望恢複多少實力,能恢複到混元大羅境初期的實力就已經很不錯。

“現在該去外麵好好看看了!”

雖然在那風之混沌神魔的腦海中觀看到了許多鴻蒙之地的場景,但淩樺還是迫不及待的想去看看,想要親自行走在這鴻蒙之地,體會這太古混沌時代的美好!

再說了,就算是他想要恢複自己全部的實力也必須得去外麵一趟。

畢竟他的恢複需要大量的混沌之氣。

雖說這混沌珠內有著近乎無窮的混沌之氣,但他根本不會去吸收。

不僅僅是因為單靠自身去吸收那狂暴的混沌之氣恢複太過緩慢,其所要需要的量也是十分恐怖的。

而這混沌珠中的混沌之氣也不是憑空出現的,都是那混沌珠的本源力量所化。

如果因為被他吸收過多混沌之氣這點事情,導致這混沌珠出現損耗,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因此外出尋找混沌靈藥吞噬就成了淩樺目前首選的方法。

再說了,直接吞噬混沌靈藥可比一點點的吸收混沌之氣要快的不知道多少倍。

而就在淩樺剛剛踏出混沌珠的瞬間便感到周圍的虛空中降下一股巨大的威壓,敲擊在淩樺的心靈之上。

淩樺下意識的抬頭望去,卻驚恐的發現在他頭頂的虛空之中,竟然有屢屢大道劫雲在彙聚,大道氣息垂落而下,在淩樺周圍颳起漫天狂風。

這可把淩樺嚇了一跳,連忙躲避回那混沌珠中,畢竟以他現在的實力,可擋不住那大道劫雷,就算是一道劫雷落下,他也得生死道消。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我一出去就有大道劫雲在凝聚?”

此時的淩樺一臉呆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他也冇有惹到大道頭上啊,怎麼就盯著他不放呢?

思索間,淩樺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轉頭將目光看向那化作自己肉身的寄生蟲們!

難道是因為那些這些小東西?

大道容不下它們?

可之前在抓那兩個傢夥的時候,這些小東西也冇在外麵啊,大道不照樣降下了大道劫雲!

難道是我的緣故?

“不對,那我之前意識出去的時候大道怎麼冇有半點反應?”

抱著懷疑的態度,淩樺再次將自己的一縷意識朝混沌珠外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