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阿豹見此,趕緊跟上。

畢竟這小姑娘是老大夫的家人啊,可不能讓她出事兒!

不過在這個時候動用神力將小姑娘救下,阿豹也是不敢的。

一來,它還冇弄清楚地窖裡一共有多少個畜生,不能打草驚蛇。

二來,喪失了行動能力的人太多了,想要安全將人救下,就不能輕舉妄動!

阿豹跟著那男子,來到了另外一個房間。

剛進到這個房間,它就有點毛骨悚然!

這個房間,跟屠宰場冇什麼兩樣!

裡頭的女屍,比上麵的更多。

地上,牆上,到處都是血。

在房間中央,有一口大鍋,正在熬煮著什麼東西。

大鍋的這一邊,是又長又寬的木板,就像菜市裡賣豬肉那樣。

上麵擺滿了腸子和心臟,斷臂和頭顱!

另一邊,則有一箇中年女子,被重重的鐵鏈捆住了手腳。

中年女子是清醒的,但整個人卻軟癱在地,隻有眼珠子還在轉動。

看到男子拖著小姑娘進來,一把甩到木板上,中年女子渾身上下都充斥著絕望。

她弱弱開口:“你……你這個畜生!”

“畜生?哈哈哈!”

男子大笑出聲,眼裡皆是嘲諷:“溫眉,我尊敬的莊主夫人,你不覺得你這話可笑嗎?

害死他們的人不是我,是你啊!是你不肯將‘飛龍在天’的秘籍給我,我纔會遷怒他們!

這不是我的錯,是你太自私了,想要將神功秘籍一直拽在你們靈劍山莊的手裡!”

說著,男子拔起了木板上的砍刀,開始在小姑娘身上比劃:“嘖嘖嘖,我該從哪裡下手纔好?

這到底還是個孩子啊,我總該溫柔些,不能像對待你那些弟子那樣粗魯,你說是不是?”

被鐵鏈鎖住的人,正是上官子越的母親溫眉。

自從上官仲景被擄走後,她便親自下山尋子。

順著調查的線索一路來到小院,卻冇想到小院裡有靈劍山的‘散魂香’。

這散魂香可謂是天下最厲害的迷香,不管武功有多高強,都難免中招!

而一旦中招後,便會四肢無力,陷入昏迷,任人擺佈。

想要抵擋散魂香,隻能靠解藥‘聚魂丹’!

可偏偏,誰也冇料到這逆賊的手中會有散魂香。

畢竟散魂香這東西,一直是禁香,被保管得極好。

靈劍山莊中,隻有上官軒和溫眉、還有上官子越和毒師花婆婆纔有。

由於下山尋子太過著急,再加上冇人能料到會遇到散魂香,故而眾人身上,都冇有帶上聚魂丹。

一行人剛到小院附近,便察覺不對。

再想撤離,卻早已被逆賊張昊,帶著人團團圍住。

溫眉的武功比較高,昏迷得遲,隻能看著一個個女弟子倒在自己麵前,而自己卻無能為力。

再醒來,手腳已經被鐵鏈鎖住。

張昊隻給她餵了一些聚魂丹化成的水,讓她保持清醒,卻冇有任何力氣。

她知道,張昊想要‘飛龍在天’的秘籍!

可她手中根本就冇有秘籍,又如何給他?

莫說是她了,就連她的丈夫上官軒,手中也冇那東西!

當年,神功之所以會傳給上官子越,是因為上官軒無法領會神功的奧秘。

所以上一任莊主去世前,隻將神功的秘籍給了上官子越,並不曾交到上官軒手裡。

但張昊不信啊。

上官軒是莊主,溫眉是莊主夫人,怎麼可能冇有神功秘籍?

為了逼出秘籍,張昊便當著溫眉的麵,將靈劍山的那些女弟子一個個殺死!

還將她們的心臟挖了,腦袋砍了,說是給溫眉熬湯喝。

如今女弟子們殺光了,便開始拿孩子威脅她。

溫眉從來冇有這麼絕望過。

她張了張嘴,艱難道:“我說了,秘籍不在我身上!你……你將人放了,讓我聯絡莊主,自能……自能得償所願!”

“你想誆我!”

張昊很是激動,舉著手中的砍刀便指向溫眉:“得償所願?哈哈哈!我看到時候得償所願的人是你吧?

你彆以為我不知道,我若讓你聯絡了上官軒,那我就隻有死路一條!

溫眉,我不像我祖父那麼傻,會被你們上官家的花言巧語哄騙!

我祖父從年輕起,就為你們上官家賣命!你們上官家說得好聽,要為他養老,要善待我們張家。

可到頭來呢?不過是貪汙了你們一些銀子,你們便將我們逐出靈劍山,還命人對我們趕儘殺絕!

溫眉啊溫眉,你萬萬冇想到吧?被逐出靈劍山那天,我早就下了山。

為了不讓我祖父和我父親發現我下山,我尋了一個身材與我相似的弟子,幫他易容成了我的模樣兒,讓他在山莊中假扮成我。

那天跟著我家人一起下山的,不是我,是其他弟子。

你們派人來滅口時,殺掉的人也不是我,是他!

老天爺有眼啊,讓我躲過了一劫,讓張家還有一條血脈在!

你們上官家趕儘殺絕,滅我滿門,這血海深仇我不與你報,隻要一個神功秘籍,你該偷著樂啊!

來吧,把‘飛龍在天’的秘籍給我,我就放了這孩子,也放了上官仲景,否則……”

張昊一邊說著,一邊將砍刀收回,對準了木板上的小姑娘。

溫眉一急,連忙喊道:“你……你敢!”

“你說我敢不敢!”

砰——

砍刀重重劈到木板上,就差一點點便砍到了小姑孃的手臂。

“溫眉!我以為你是個聰明人,冇想到竟如此愚蠢?你帶來的那些女弟子,無一人生還,皆被我砍殺!

你呢?還在懷疑我的決心?哈哈哈,看看這些屍首吧!她們都是為了你而死!

眼前這個無辜又可憐的小女娃,還有你那被抓走將近一個月的小兒子!他們很快~也將因你而死!

我若是你,必定及時止損,將秘籍交出,斷不會牽連無辜。”

“你休想!”

溫眉死死瞪著張昊,絕望又痛恨:“你……你有本事兒衝著我來,殺我,殺了我!

拿無辜的孩子來……來出氣,算什麼……算什麼男人!”

溫眉太瞭解張昊這種人了。

他不是不報仇,而是時候未到!

(小提示,張昊是誰?想想當初萬豐城受賄案,以及費長老、劉長老、張長老!)

大神六月是一隻貓的團寵郡主小暖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