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婚姻裡的自白書 >   第8章

淩汐胸膛越說越激動,冇有談過戀愛,也不想一粗來就發生關係,對我們倆都太不負責任,給我們一個合適的時間好嗎?如果你不答應我就守在門口。你睡床上,我站著,常華見淩汐如此難受也就作罷,我就抱著你不動,淩汐不相信,最後常華一人睡一邊,淩汐側著身躺床邊抓著床板,常華過了很久以為淩汐睡了剛要轉身,淩汐來一句睡吧!常華也確實累了這麼晚,冇多久身邊響起呼嚕聲,淩汐不知道躺起來蹲門口,眼睛死死盯著常華。感覺自己累了淩汐靠膝蓋上就睡著了。昏沉沉的時候聽到外麵說話聲,看下手機天亮了,淩汐馬上開門離開一分鐘也不想待,常華聽到聲音突然起來,等退房追淩汐已經跑前麵幾十米,淩汐一路狂奔,不敢放鬆下來,跑到上班的地方發現還早,在科室桌上想了很久,直到同科的主任進來,笑著看我,見淩汐眼睛失色,急問怎麼了,淩汐邊哭邊把昨晚的事情講完,主任罵講淩汐,你這小姑娘膽子真大還敢跟彆人那麼晚不回來麼?淩汐九點的時候就提出離開,常華總用等下就送你回去的理由搪塞著。必竟還是年輕。

淩汐回來上班點手機就發簡訊常華分手,後麵他在講什麼淩汐都不看了,噁心人談戀愛不要一個過程嗎?一來動手動腳?滾死開,不要噁心人。

打開手機一條簡訊彈開,請把電話費給我!要不我不放過你!拉黑!越來越覺得自己冇有錯!

身邊的兵哥哥總會幫淩汐買零食至於誰也不清楚,也不敢吃,一抽屜的零食都同事分了。看著那噁心的資訊控製不住的流淚,這時樓下下來一個人,淩汐也不願去管沉靜自己的世界,獨自悲傷,有手掌輕拍淩汐腦袋,她抬頭一頭,剛來住院病人,朱華低聲一笑,左眼哭右眼笑,兩隻眼睛開大炮。朱華上海人,用上海話講著逗笑她。怎麼哭了?溫溫和語,語聲輕柔,像一朵白雲一樣飄過!謝謝你!淩汐心情隨然而靜,朱華繼續問著怎麼回事?淩汐把所有的事情跟他細說了一遍,朱華聽過,男女朋友親不正常嗎?他帶你去外麵不是你要知道的嗎?你不知道他是男人嗎?

聽到這些淩汐覺得自己也有問題,但對於她自己來講感情像流水一樣細膩入微,都不瞭解怎麼付出自己?朱華這時拿著果凍,那種很大個,淩汐最愛吃的那種,咪笑成一條線說著謝謝。

朱華放他放心冇事,那些話都是男人不甘心脫口而出的話,不用當真,朱華講著一些好笑的笑話,幫淩汐買來一瓶蜜茶,淩汐那時不信在意一個人會像毒一樣難以忘懷。

朱華像鄰居男孩一樣的哥哥,如果有光那一定跟這樣,溫暖如春,輕言細語,眼睛笑起來彎彎的月亮,溫暖人心。如果說上次的戀愛是什麼感覺,對淩汐來說一定是好感,達不到入心感覺,但淩汐這時候覺得自己也有渣的成分,剛分手這就對人有感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