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方隨即在地麵上展開了激烈的地麵角鬥。

**仁得益於體型與力量的優勢,多次掙脫黃銘的鎖技。

終於,**仁全力以赴,爆發出了極為驚人的力量,宛若在黃銘前世的健身房裡做杠鈴臥推一般,掙脫了黃銘的壓製。

一股極其磅礴的力量,頓時迎麵而來,撞在了黃銘的身上。

原來那**仁雙腿蹬地,牢牢抱住黃銘的腰部,硬生生將黃銘這個兩百多斤的壯漢給推飛了出去。

黃銘搖晃著飛了出去,但那腳尖,好似蜻蜓點水一般,連續地點了地麵四五下,竟然無形間地化解了這股驚人的衝擊力。

這一招叫做“和尚過河”,是和尚們為了方便過河,所開發出來的一種步法。而後在多年演變之下,變為瞭如今的這一招。

**仁在黃銘飛出去後,也立即從地上起身,與黃銘拉開了距離。

雙方再度進行了一輪極其小心的試探,嘗試著重新找回距離感。

韋清河目不轉睛地觀望著大螢幕道:“看來雙方又陷入了僵持,但這個回合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低頭看了眼手錶,念道:“還有一分鐘,不知道他們將會以什麼樣的戰法,繼續打下去呢?”

黃銘方纔的那番地麵攻擊,極度消耗了他的體力。

此刻的他,大汗淋漓,氣喘籲籲,動作也慢了幾分。

而對麵的**仁卻冇有損失多少體力,臉色紅潤,步伐穩健。

雙方謹慎地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轟隆隆隆隆隆!

快,無與倫比的快!

**仁扭動肩膀,左右晃動,雙拳好似虎豹行走,明暗交替。

刹那間,他的攻勢好似狂風驟雨,不僅力道之大,而且次數極多!

一個又一個的刺拳、擺拳、勾拳、直拳,向著黃銘身上的各處要害打去。

黃銘麵對這般拳勢也隻能急速後退,避其鋒芒。

可那**仁卻不依不饒,竭力追擊。

此刻,他好似忽然開竅了一般,連腿法的攻勢也變得眼花繚亂了起來。

時而低掃、時而高踢、時而蹬腿、時而鞭腿、時而轉身踢擊!

砰砰砰砰砰!

快、狠、準、硬、強!!!!!

黃銘看似手足無措,連連敗退,但仍舊使出了老練的防守技巧。

經曆過了無數場對練的他,僅需微微一看,便能曉得對方想要攻擊他的哪個部位,並作出相應的防守。

他有時豎起手臂,有時屈伸手臂,有時更是橫擺手臂,以力化力。

更有些時候,他還依靠極其敏捷的身法,化解**仁的拳力。

他對於腿法的造詣也極為了得,**仁無論使出多大氣力來踢擊,都難以對他的雙腿造成有效傷害。

他總能在第一時間裡,依靠靈敏得好似鳥雀飛行般的步伐,輕易地躲避或者抵擋了**仁的攻勢。

**仁剛猛無比的攻勢,冇有一拳一腳能給黃銘造成嚴重傷害。

現在的黃銘看似脫力,實則遊刃有餘。

在被擊退的同時,也給予了**仁相應的反擊。

例如說像彈丸出膛般的高速甩肘擊,還有那快到了極點的直拳,更有那強勢無比的超速掃踢。

砰!砰!砰!

雙方以來我往,縱使是防禦都那麼的精彩到了極致。

韋清河與付勇帥,以及全場的觀眾們都為之歡呼了起來。

這般的競賽,當真是世上罕見的高手對決。

就在這時,這回合結束了。

嘭,嘭,嘭!

——

陳友民與李啟七飛身而起,跳入了賽場之內,上前圍住黃銘。

黃銘有氣無力,搖搖晃晃地坐在了角落中的椅子上,上氣不接下氣道:“我剛纔失誤了,不應該跟他打地麵的。我的體型與他差距太多,難以靠這樣的方法彌補劣勢。”

陳友民與李啟七也冇有說話,默默地為他按摩捶背,揉腿按腳。

黃銘此刻倍感口渴,正要開口問水來喝時,眼前便忽然現出了一個水壺。

他扭頭一看,原來是王胖子。

如今的他滿臉汗珠,麵色略微紅潤。

剛纔,他看黃銘比賽的時候,同樣也在搖旗呐喊,比黃銘這個參賽者還要激動。

當他看見黃銘陷於劣勢之時,更是恨不得立即上台幫忙。

由於情緒一下喜,一下怒,一下悲,一下怕的,心跳加速是難免的事情。

“來,這是師傅讓我給你的特製飲料,喝一點就好了!”王許囑咐道。

黃銘抬起頭,笑了笑道:“好的,謝謝你!”

隨後,他微微張口,喝了點水。

在給他按摩肩膀的陳友民,忽然對黃銘道:“等會你不要過度逞強,儘可能地與他周旋。要記住,堅持便是勝利!”

黃銘重重地點了點頭,以表示他之信心。

緊接著,他閉上雙眼,緩緩地調整呼吸,直至急促的心跳恢複如初。

他隻覺得渾身涼快,神清氣爽。

而後,他睜開雙眼,看向了遠處的**仁……

魏德雨與幾位教師也跳了進來,給**仁按摩捶背,檢查傷勢。

“這個傢夥,下手可真重!”魏德雨盤腿坐於地麵,為**仁的雙腿檢查傷勢,驚歎道,“你的這個對手,本領不簡單。”

**仁低頭看了眼自己的師傅道:“我本以為我可以靠力量優勢,強行壓製住這個傢夥。

“冇想到,他的技術異常的熟練,彷彿參加七八千場的對練一般。

“無論是抱摔,還是閃躲,又或者是站立搏擊,他都掌握得異常嫻熟。

“更重要的是,他得益於經驗老道,可以第一時間看透我的攻擊意圖,並作出相應的防守與反擊。”

魏德雨聽這麼說,也曉得以**仁的本事,要想戰勝這樣的對手,可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他語重心長道:“儘力而為便好了,雖然我也很想奪得此次的名次,但不得不承認,那個小子確實很厲害。

“彆的不說,就拿對練經驗來講,你能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進行過那麼多場的對練嗎?

“不過,你相對於他來說,也有自己的優勢。

“就算要輸,你也要輸得足夠漂亮!”

他與陳友民一樣,並不怎麼在乎勝敗之類的事情。

這場比賽無論是勝,還是敗,其實都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