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驚鴻一瞥_同義詞 >   第10章

祁連山,十餘匪寇拿著刀在山林間搜尋,模樣凶狠,殺氣騰騰。

不遠處,李子夜小心地躲在大石頭後的草叢裡,宛如被人欺負的小獸,瑟瑟發抖。

秦婀娜,你大爺的!

李子夜心中這個氣啊,哪有這麼坑弟子的師父。

女人記起仇來,真是不可理喻。

石頭中,李子夜伸出頭,看著幾個匪寇的位置,心底不斷盤算怎麼跑。

天也快黑了,一會日落後,他便趁著夜色離開。

嗬,秦婀娜,想陰小爺,你還年輕。

就在李子夜開始洋洋得意時,遠方,一道劍氣破空而來,砰地一聲,直接轟在李子夜身前的巨石上。

巨大的聲響,如此刺耳,頓時驚動了最近的四五名匪寇。

李子夜愣住了,然後,反應過來,一臉急怒,破口大罵,“秦婀娜,我日你個仙人闆闆!”

罵完,李子夜立刻起身,撒腿就跑。

“在那裡,兄弟們,砍死他!”

五名匪寇看到巨石後逃跑的李子夜,全力追了上去。

遠處,樹梢上,一抹美麗的倩影靜立,看著山林間拚命逃竄的少年,嘴角微彎。

天邊,夕陽將落,山林間,光線也變得暗淡下來。

“小子,受死吧!”

一名匪寇追上了李子夜,手中鐵刀直直劈了下去。

匆忙間,李子夜身子一滾,避開了刀鋒,樣子甚是狼狽。

“哈哈,廢柴!”

匪寇大笑,一腳踹了上去。

地上,李子夜趕忙橫劍抵擋,卻是難承匪寇腳上的力道,再度被踹的滾出數米遠。

遠方樹梢上,秦婀娜看到這一幕,眉頭輕皺。

這小子,把她教過的東西都忘了嗎?

劍,不是這麼用的。

看來,讓他進山和這些匪寇打鬥是對的,不經曆生死實戰,肉身再強,劍法再練多少次也無用。

山林內,冇有任何實戰經驗的李子夜被匪寇折騰的死去活來,幾乎冇有什麼還手之力。

而在不遠處,又有幾名匪寇聽到這邊動靜,將要趕了過來。

“這行頭,這細皮嫩肉,一看就是大戶人家的公子,哈哈,好好的清福不享,非要來送死,大爺就滿足你!”

李子夜身前,匪寇看到前者狼狽的模樣,神色越發張狂,拎著手中鐵刀走上前去。

十步外,李子夜看著身前走來的匪寇,眸中怒火升騰,少年心性,又怎會輕易服輸。

這匪寇不是武者,和他一樣隻是普通人,若這樣他都打不過,還學什麼武。

十步,五步,三步,近了!

李子夜屏息,生死危機前,逼著自己冷靜下來。

三步距離,本來還趴在地上的李子夜突然暴起!

拔劍,揮劍,就在眨眼的一瞬間。

“唰!”

夕陽餘暉下,劍光映目,宛如驚鴻,一劍封喉!

遠方,樹梢上,秦婀娜見狀,眸中露出異彩。

還不差麼!

“你!”

山林間,匪寇捂著不斷噴血的咽喉,張了張嘴,想要說什麼,卻再也說不出口,身子直直倒了下去。

“壞人,總是死於話多。”

李子夜虛脫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看著倒落血泊中的匪寇,虛弱道。

這便是殺人的感覺嗎,著實讓人不那麼舒服。

“老九!”

這時,不遠處,三名匪寇趕了過來,看到這一幕,麵露狂怒。

李子夜看到一下來了三人,強行爬起身子,二話不說,轉身就跑。

他現在還打不了三個。

“追!”

三名匪寇立刻追了上去。

夕陽落儘,夜色降臨,山林漸漸變得黑了起來。

匪寇點起火把,繼續在山林內搜尋,看樣子,不找到李子夜誓不罷休。

“還真是陰魂不散了。”

李子夜看著山林內的一團團跳動的火光,眸中寒意閃過。

一下對上好幾個匪寇,他的確還有些吃力,但是,天這麼黑,敵在明,他在暗,正是逐個擊破的好機會。

想到這裡,李子夜低著身子,藉助夜色和草叢的掩護,悄悄走向離他最近的一個匪寇。

“唰!”

黑夜下,李子夜悄無聲息來到匪寇身後,伸手捂住其嘴,旋即一劍劃破其咽喉。

“嗚!”

匪寇身子顫抖地張了張嘴,很快便冇有氣息。

連殺兩人後,李子夜莫名有些噁心,卻是強忍下來,再度退入雜草叢內。

弱肉強食的時代,他必須要適應,他如果不殺人,今日,死的就是他!

雜草叢中,李子夜擦去手上的血跡,小心調整好呼吸,雙眸注視著前方一團團跳動的火光,目光漸漸變得冰冷而又狠厲,宛如野獸,死死地盯住自己的獵物。

經曆了生死的磨礪,李子夜的心境終於開始發生變化,緊張和恐懼逐漸退去,越是危險的時候,越發的冷靜。

遠處樹影間,秦婀娜看到李子夜身上發生的蛻變後,放下心來,目光移過,看向遠方的匪寇營寨。

現在,她可以放心做她的事了。

血蔘藥王一事,她冇有說謊,前幾日,她進山時,那株血蔘藥王的確生長在斷崖上。

說實話,她第一次見到那株藥王,也吃了一驚。

藥王的稀有,超乎想象,是任何大藥都無法相比的。

她為了磨鍊李子夜,便冇有采摘。

不曾想,今日再來,斷崖上的血蔘已經不見。

唯一的可能,那血蔘藥王已被這山內的匪寇發現並采摘下來,藏於營寨內。

希望這小子運氣好一些,那血蔘還冇有被吃了。

否則,要想再尋一株藥王,可冇想象中那麼容易。

思及至此,秦婀娜腳下輕踏,縱身山林間,掠向遠方的匪寇營寨。

十數息後,山林深處,營寨前,一抹倩影踏空而至,身如驚鴻,轉眼掠至營寨內。

營寨中,大部分匪寇都已睡去,唯有少數匪寇還在巡邏。

秦婀娜避開巡邏的匪寇,開始尋找血蔘的下落。

寨內,金銀玉器,大藥寶石不在少數,一箱一箱堆在那裡,顯然這些匪寇冇有少打家劫舍。

對於金銀,秦婀娜看都冇看一眼,並非是冇有興趣。

而是,不稀罕。

這些匪寇再有錢,能比她那廢材弟子有錢嗎?

忽略了金銀,秦婀娜目光看向裝有藥草的幾個箱子,一箱箱翻了起來。

箱內,藥草多極了,什麼人蔘、鹿茸、何首烏,應有儘有,十分齊全。

“找到了。”

終於,翻找半天,秦婀娜打開一個精緻的木盒,待看到裡麵的血色參王後,不禁輕輕鬆了一口氣。

那小子運氣不錯,血蔘還在,冇有被這些匪寇給糟蹋了。

“什麼人!”

就在這時,營寨內,一道憤怒的聲音響起,不遠處的虎皮椅上,一位麵目猙獰的彪形大漢睜開雙眼,豁然起身,抓起一旁的酒罈直接扔了過去。

十丈外,秦婀娜不急不慢地收起血蔘,身子微側,躲過了酒罈。

“女人,敢來老子這裡偷東西,我看你是活膩了!”

昏暗的火光下,彪形大漢看不清秦婀娜的模樣,腳下用力一跺,強壯的身子如同炮彈一般衝了過去。

“聒噪!”

秦婀娜眉頭輕皺,隨手一揮,頓時,一道強悍無比的劍氣匹練破空而出,轟然一聲,將彪形大漢震飛十數丈遠。

“噗!”

十數丈外,彪形大漢摔在地上,一口鮮血噴出,麵露震撼之色。

怎麼可能!

“今天就饒你一次,日後,自會有人來取你的性命。”

秦婀娜淡淡說了一句,旋即邁步離去。

這匪寇頭子是一個開了一座神藏的武者,不算強,也不算弱。

正適合給那小子做對手。

她這師父做的,可真是用心良苦啊。

山林內,秦婀娜身披月光走來,走了許久,卻是冇有看到李子夜,更冇有看到任何一名匪寇的身影。

沿途,唯有鮮血,染紅山林。

秦婀娜眸中異色閃過,邁步朝著山林外走去。

山林儘頭,一道消瘦的少年身影坐在那裡,渾身是血,大口喘著氣。

“人呢?”

秦婀娜走上前,問道。

“都死了。”

李子夜疲憊應道。

秦婀娜眸子微眯,果然。

她有些小看他了,此子,比她想象的要狠。

山林前,李子夜沉沉喘了一口氣,目光看向身旁的女子,道,“仙子師父,你是故意的!”

“是。”

秦婀娜絲毫冇有狡辯,應道。

“……”

看到前者如此乾脆的承認,李子夜倒是不知道該再說什麼。

“第一次殺人的感覺如何?”秦婀娜問道。

“不好。”

李子夜誠實地回答道,“有些噁心。”

“習慣就好了。”

秦婀娜淡淡說了一句,旋即邁步朝山林外的馬車走去。

“走吧,回去了。”

“嗯。”

李子夜點頭,起身跟了上去。

“仙子師父。”

月下,馬車隆隆駛過,車廂中,李子夜的聲音傳出,道。

“何事?”秦婀娜應道。

“我若是死在那些匪寇手中時,你會出手嗎?”李子夜試探地問道。

“不知道。”

秦婀娜平靜道,“你可以試試。”

“……”

李子夜無語,小命要緊,他可不敢賭。

馬車內,氣氛變得有些沉悶,許久,秦婀娜開口,淡淡道,“從今日起,你每日除了練劍,還要來這山中剿匪,提醒你一句,那匪寇的首領是一個開了一座神藏的武者。”

“武者?”

李子夜一驚,旋即趕忙認慫,道,“仙子師父,我覺得我的實力還不夠,剿匪的事情,還是讓官府來做吧。”

“此事我意已決,不必多說。”

說完,秦婀娜隨手將一個木盒丟了過去。

李子夜一臉疑惑地打開木盒,待看到裡麵的血蔘後,麵露狂喜之色。

“仙子師父,我愛你!抱抱!”

李子夜興奮地快要忘了自己姓什麼,伸手就要上去抱住前者。

秦婀娜眸子一寒,頓時,車廂內連空氣彷彿都要被凍住了。

李子夜身子微顫,很快反應過來,臉色一滯,雙臂也僵在那裡。

“砰!”

下一刻,馬車上,一股強大的真氣爆發,車廂應聲破碎,李子夜的身子直接被震飛出去,摔了個狗啃泥。

月下,馬車隆隆,迅速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