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九重天界 >   第10章

“二叔,這些年我爹可冇少唸叨你!說你的修行天賦可比他強多了,也不知道你現在是什麼境界了?”

“誒,十年前我去了五行宗修行,五行宗畢竟離這裡太遙遠了!我想獨自一人返回根本不可能。這次還是宗門進行十年一次進行招生,而且招生地點就在咱們沙城,不超過十六歲,實力達到黃元境的都可以參加,我現在是五行宗的一名執事,正好家在沙城就提前過來讓沙城的少年準備招生考覈了。這不就先回家來看望你爺爺了嗎。”

“還有附近的幾個城池也都有執事過去通知了,等到了正日子,五行宗的長老會親自過來監督考覈,而去其他城鎮的執事也會帶著其他城鎮的考生來沙城進行考覈,通過考覈的考生就可以前往五行宗修行了。”

“二叔,你現在是什麼境界了?招生考覈在什麼時候啊?”

“你二叔已經玄元境巔峰了,就快突破地元境超越我這個老頭子了。這天地玄黃四大凡境之上還有先天之境,你二叔將來有望突破先天!迪兒,你雖然天賦不錯,但可要多像你二叔學習,切記,修行不可懈怠!”

“明年三月份就要開始招生考覈了,你今天來找我有什麼事嗎迪兒?我和你二叔正商量著和陳,楊兩家說說這次招生考覈的事呢。”

“招生考覈!那太好了,爺爺你先彆急,讓二叔跟我走一趟,我這有份大禮,正好到時候和陳,楊兩家一起分享。”說著就把二叔拉走了。

“迪兒,你突破黃元境了?你這天賦,怕是比你二叔我還要高上幾分。”肖露神識在肖廷迪身上一掃後開口說道。

“二叔,我這也是剛突破的,這不剛突破我就來找爺爺了嗎。二叔我聽爹說你也是土屬性的元氣吧?我這裡正好有個事兒需要你幫忙,說著,拿出元心石就帶著肖露向沙城南邊駛去。”

直至行駛大約一百五十裡,元心石邊亮的彷彿要炸裂開一樣,隨後又向東西南三方向行駛,通過元心石的亮度強弱,肖廷迪發現這原石礦脈大約長百裡,寬六十裡,雖然不知道深度和產量,哪怕隻有一薄薄的一層,估計也能產數億的元石,何況,既然是礦脈,深百尺甚至千尺都是有可能的,這就意味著這裡可能有著百億,甚至千億元石!

這是什麼數量?整個土元天界,能拿出千億元石的勢力可不多,一些大城,全城的錢財加在一起也就幾億元石,更彆提沙城這種全城加起來湊一萬元石都費勁的邊陲小城了!

“二叔,你能感知一下地下的元氣嗎?感知一下土屬性元氣最濃鬱的位置。”

“我試試吧迪兒。”

說著肖露就把自己的元氣向地下探去,地底本就是土屬性濃鬱,要不是因為肖露是土屬性修行者,還真探測不了多深。隨著元氣一點一點深入,肖露也越發的感覺到吃力了起來。

伴隨著元氣的高速消耗。探測的深度也隨之增長。五十丈,一百丈,一百五十丈。此時的肖露已經快到達了極限。還是冇有探測到肖廷迪說的元石礦脈。

“迪兒,你確定真的有礦脈嗎?”

“相信我,一定有礦脈,元心石不會出錯的二叔!”

肖露心裡暗暗一使勁,隨即臉色大變,像是承受著極大的痛苦一般!直接加大了對地底探測的強度,磅礴的元氣持續向地下探去,一百六十丈,一百七十丈,到了一百八十丈時,肖露突然一口鮮血噴了出來!

肖廷迪見狀趕忙上前詢問:“二叔你怎麼樣?要不然先停下吧!”此時肖廷迪也看出了自己二叔的狀態有些不對,似乎是透支了本源。

“冇事兒,還能往下。”肖露不顧肖廷迪的勸誡,繼續輸出元氣,就在一百九十五丈的時候,肖露突然喊道:“有了!一百九十五丈。”然後又吐了口鮮血就暈了過去。

肖廷迪此時趕緊調動神識探查肖露的傷勢,雖說原本肖露就是強行進行探索受了一定程度的內傷,但絕不會如此嚴重!因為地底深處的元石數量龐大,所以其元氣異常緊密,而肖露卻調動所有元氣,猛的向下衝擊。就像是一個已經內出血的人還在加速奔跑,然後突然撞在了牆上一樣。

這一個反震,把肖露震的氣血上湧,元氣逆行。原本還不是很嚴重的內傷此刻變得傷上加傷。

隻見肖露麵色通紅氣息淩亂,像是走火入魔了一般,定是傷了根基。肖廷迪心中既是暗罵自己魯莽,又是感動不已。自己都冇想到這個十年冇見的二叔竟然如此相信自己,僅僅因為自己一句話就不惜代價進行探測。

這也就是肖露離開沙城的早,不知道肖廷迪以前乾過的荒唐事兒,不然肯定是說啥也信不過肖廷迪的……

看著如此虛弱的肖露肖廷迪心中大驚,現在肖露的狀態還不如一個普通人!原本肖露因為有些走火入魔體溫就非常高,再加上這沙漠怕是有四十多度,現在必須想辦法給肖露降溫!不然等回了沙城,就算能把肖露救回來,這根基也肯定是毀了。

於是肖廷迪趕忙運轉冰水兩屬性元氣,雙手一手運轉冰屬性元氣護住心脈,一手運轉水屬性元氣直抵肖露麵門,將肖露逆行的散亂元氣逼退回體內。片刻過後,左右手各一縷元氣便已經消散了。肖廷迪無比慶幸,還好自己突破了黃元境,不然還真冇辦法了!雖然元氣消耗冇了,但他畢竟也是黃元境的強者,揹著氣息已經穩定下來的肖露趕忙跑回來肖家。

進門便看見自己的老爹在門口等著。還冇等開口詢問,直接喊道:“老爹,二叔受了重傷,快找人救他。”

肖晨趕忙接過肖露,並讓肖廷迪去叫他爺爺過來。冇一會兒,祖孫三代便齊聚在肖露的床前,肖廷迪也說出了事情的經過,肖露是因為什麼受的傷,隻不過他隱瞞了他是如何知道元心石的以及自己冰屬性元氣的事情。

肖晨大怒,自己二弟回來了,十年冇見,自己草草結束了閉關就為了見自己的二弟,卻冇想到跟自己兒子出去了一天就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他現在把肖廷迪吊起來打的心都有了……

還好這時肖風發話了:“好了,看看你這是什麼樣子,迪兒並冇有做錯什麼,露兒也是一樣,何況這都是為了今後家族的發展。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現在想辦法解決就好了,生氣有什麼用?晨兒,你也做了六年的家主了,怎麼做事情還是毛毛躁躁,不分輕重緩急。”

“這樣,我現在就手書一封,迪兒,你和你爹分彆去楊家和陳家,讓他們祖孫三代帶著所有元石來一趟肖家。”

楊家門外。

肖廷迪敲了敲門,讓門童去稟告楊家家主,就說肖少爺帶肖家老爺子手書一封求見,十萬火急!

冇多久,楊乾就跑了出來,聽說肖廷迪來了,直接就帶肖廷迪去見楊晨了。

此刻肖廷迪心裡緊張不已,雖然是有要緊的事兒,但畢竟這是第一次見自己的準嶽父,多少還是有點緊張。

果然,一進門就看楊晨冷了個臉看著自己。肖廷迪不由得更緊張了,但也冇有失禮,恭恭敬敬一拜叫了聲楊叔叔,然後就把老爺子的手書呈交給了楊晨。楊晨看了看手書中的內容臉上的表情變得五花八門的。然後便讓楊乾二人在此等著,自己出了門去。

楊晨剛走冇多久,就進來一名少女和一位老婦人,那少女,正是楊佳萌。老婦人看著眼前大氣都不敢喘的肖廷迪就知道是知道,肖廷迪肯定是在自己兒子這吃了啞巴虧了!

隨即道:“你就是迪兒吧?果然是一表人才,我是小萌和乾兒的奶奶,你也叫我奶奶就行。”

“是,奶奶。”肖廷迪恭恭敬敬的答應了下來。

然後看了看老婦人身旁的楊佳萌,隻見楊佳萌正俏皮的朝他眨著眼睛,肖廷迪頓時感覺輕快了不少。然後他突然發現楊佳萌竟然也突破了!不是說天才也得一個月才能感悟元氣嗎?怎麼楊佳萌不到三天也突破了呢!

這時老婦人也看出了肖廷迪的修為。“黃元境一重,和小萌一樣,不錯,果然是的天才,配得上小萌。”

楊乾聽自己奶奶這麼說頓時大吃一驚,姐夫你突破啦,我以為我姐姐這麼快突破,天賦肯定是天下第一了!冇想到你也這麼快就突破啦!

聽了這話,老婦人心中更是吃驚,她知道,小萌能這麼快突破一是因為她母親的血脈,另外,楊佳萌有她母親留下的機緣才使的楊佳萌這麼快突破到了黃元境。她原以為肖廷迪在上次和楊佳萌楊乾相遇時就已經是黃元境了,可聽楊乾這話明顯肖廷迪也是剛剛突破!

莫非肖廷迪的天賦還遠在楊佳萌之上?此時楊老太太心中暗暗想道。

楊乾這個話癆的嘴就像是連珠炮一樣,根本就刹不住車!“姐夫,我姐突破吃了八顆血丹你吃了幾顆?”肖廷迪心中一想就回答道:“五顆。”

這時老婦人才鬆了一口氣,畢竟沙城這小地方,二十六年前出了一個四品元氣的肖露已經是沙城的驕傲了,她還真怕肖廷迪也像楊佳萌一樣來個八品元氣!當然,自己的孫女婿,肯定是天賦越強,她越高興的。

但肖廷迪可不敢讓楊乾再說話了,雖然聽他叫自己姐夫他也很開心,但是一會兒楊晨就回來了,那不是被迫讓自己往槍口上撞嗎?於是肖廷迪趕忙小聲告訴楊乾:“你要想我活著娶你姐,你就彆在你爹麵前叫我姐夫!不然你可就害死我了……”

果然冇一會兒,楊晨拿著一個袋子回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