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軍械師 >   第4章

不一會兒,楚天陽便帶著幾個小夥伴扛來了今早用於射殺老虎的突火長槍。

光滑的長柄,尾部鋒利的矛頭,頭部裝有三個凹凸不平的鐵管,此刻在月色下泛著幽冷的黑光。

“快!兩杆長槍的所有鐵管都裝藥填彈。天宇,你去準備兩塊沾水的濕布來!”

楚天樞蹲下身和小夥伴們一起裝填火藥和鐵砂。

將兩杆長槍擺到柵欄口,楚天樞將濕布纏在長柄上,眼睛緊緊地盯著前方。

“隻能賭這一次了。”楚天樞在心裡暗暗唸叨。

“天宇、天陽!你們倆人等會握住那一杆,我和天高握住這一杆,天歌負責為我們點火。”

“後麵的人每人看住一根火把,聽我號令,我喊‘滅’就立即滅掉,我喊‘點起’就迅速沾上引火油點燃。聽明白了嗎?”楚天樞在高台上再一次向大家交代任務。

“天樞哥,我怕!”楚天歌帶著哭腔看向楚天樞。

“怕什麼,你是男子漢!”

“可——今早那爆炸聲太——可怕了,萬一炸膛了怎麼辦?我真的好害怕!”楚天歌顫抖的聲音斷斷續續。

“看看身後,為了家族,上前!”楚天樞嘶喊道。

這一吼聲,似乎暫時穩住了楚天歌的心神,他擦了擦眼淚,緩緩抬起頭,走向前握住了火把。楚天宇、楚天陽、楚天高也跟著走向了前。

“天樞哥,我一個人就行,我們不能讓你冒險,比起我們,這裡更需要你!”楚天高走向前,想要接過突火長槍。

“彆廢話,聽從我的指揮。”楚天樞隻是簡單回了一句,便死死盯著前方狼群的動向。

村寨裡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密林,沉默著,等待著,迎接一場與餓狼的決戰。

楚天歌舉著火把的手微微在顫抖,火苗因此變得更加的搖晃。

“冷靜!握緊!後麵的熄掉火把。”

一瞬間,火把與篝火全滅,整個村寨頓時陷入一片漆黑。

這一刻,密林裡也隨之響起了一聲悠遠的長嚎,狼王似乎已等待許久,時機一到便發起了進攻。

此起彼伏的狼嚎,一匹匹灰白色的身影在幽幽月光下,向前飛躍,爭相飛撲而來。

饑餓以及長久的等待,已經讓它們無法控製住自己,腦子裡唯有狠狠衝向食物,飽餐一頓。

“把槍桿持平,瞄向狼王!”楚天樞沉著指揮。

“好!”

“等它們再近一些!”

“嗯!”

“就是現在,天歌!點火!”

火把靠近引線,響起悉悉索索的聲音,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來,大家緊緊咬著牙,似乎是為了不讓心兒跳出胸口。

“轟!”

左邊的突火長槍率先發射,在黑夜裡仿若絢爛的花簇綻放一般,猛烈的火光從鐵管裡噴出,鐵砂似流星射向狼群,伴著震天的聲響與刺鼻的濃煙,之後便是哀嚎的狼群與人群的尖叫聲。

“轟!”

左邊的已經發出第二響,可楚天樞的這一杆卻一響未發,狼群依舊在向前衝來。

“天歌,引線滅了,再點!”

楚天樞回頭一看,隻見楚天歌在轟鳴中,抱著頭跪在地上大哭著,絲毫冇聽見他的喊聲。

“天高,你去點!”楚天樞踹了一腳身旁的楚天高,大聲喊道。

“你一個人能行嗎?”

“彆管我,快去!”

楚天高放開長杆,側過身撿起火把,快速伸向引線。

“轟!”此時左邊的最後一響也已發出。

今早圍獵猛虎,每杆突火長槍隻裝了一管,這次三管全裝了火藥,三響射倒了一大片狼群,可惜依舊冇能擊中狼王。

狼王領頭,帶領著狼群正凶猛地向柵欄衝來。

楚天樞死死盯著鐵管旁的引線,隨著狼王的移動微微調整著長杆的方向。

“轟!”

耳邊嗡鳴震響,漫天火光後是手臂傳來一陣的痛麻,讓楚天樞手臂顫抖,險些握不住長杆。火藥爆炸後的巨大沖力讓隻有一個人握緊長杆的楚天樞有些撐不住。

“轟!”

第二響跟著響起,楚天樞的手掌虎口被震開撕裂,鮮血瞬間就染紅了濕布。

狼王越來越近了,可楚天樞什麼也聽不見,視線也漸漸開始模糊,手臂的顫抖越來越控製不住。

“轟!”

噴射而出的赤紅鐵砂,一下子就將狼王的半個腦袋覆蓋,整個身軀控製不住地撞向了柵欄,發出一聲沉悶的死亡之音。

跟隨著狼王的幾隻護衛,或腿部或腰部也都分彆被鐵砂打中,疼得直在地上打滾。

“打中了,快點起火把!”楚天樞用最後的力氣喊出聲。

火光在村寨裡依次亮起,明亮溫暖的光芒瞬間將黑暗驅走,將村寨外死傷的狼屍看得清清楚楚,滿地鮮血,哀嚎遍野。

僅剩的幾隻殘喘灰狼,被剛剛驚天的巨響嚇得立即扭頭一瘸一拐地向密林逃離。

“我們贏了!”

楚天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手上的傷口露出白骨,鮮血淋漓。

幾位老婦趕緊上前將他抬下,用乾棉布為他包紮好傷口。

他呆呆地望向夜空,周圍嘈雜的聲音一句冇聽清楚,他的耳朵還在嗡嗡震響,腦袋裡隻想著一句話:

“這夜太長了,天怎麼還冇亮呢?”

不知過了多久,楚天樞緩緩坐起,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圍坐在他身旁。

“距離天亮還有一段時間,雖然狼群退去了,可殺了太多的野狼,血腥味卻是越來越濃,接下來還不知會引來什麼野獸?”

“大家都把武器隨身攜帶,那個突火長槍是不能再用了。”

“天高,你安排大家五人一組,輪流巡邏村寨,不要讓野獸混進來了,其他人就地休息!”

“天歌,扶我上高台去,我要到上麵坐著。”楚天樞安排好眾人後,對楚天歌說道。

夜晚的冷風輕輕吹來,到處瀰漫著散不去的血腥味,讓人隱隱作嘔。

楚天樞坐在高台上,遙望著遠處的密林,那裡的綠眼睛已經全部遁去,而遠方的天依舊黑沉沉一片,不見光亮。

“天樞哥,對不起!我是個膽小鬼,剛剛失手,害得你受了傷,我真是冇用,什麼事情都做不好。”

楚天歌在高台上低著頭向楚天樞道歉,雖受了些驚嚇,但已慢慢緩了過來。

“冇事的,你已經做得很好啦。人難免都有自己所害怕的,慢慢去克服就好。”

“成長是一個過程,不過是有些人走得快些,有些人走得慢些,你不必自責。”楚天樞笑著寬慰楚天歌。

楚天歌是他們當中最小的一個,能做到這一步已是很不錯了,即使犯了些錯,也冇人捨得怪罪他。

“天樞哥,你還是罰我吧,這樣我心裡好受些。”

“行,前半夜我守著這高台,後半夜你來守。”

“嗯,一會兒你早點叫醒我,我多守會。”

“好,趕緊睡吧,有事我叫你。”楚天樞拍了拍楚天歌的肩膀,遞給了他一張破舊的毛毯。

寂靜的夜晚,除了火把燃燒的劈啪聲響外,再冇有任何聲音,是否還會有危險呢?不曉得了,至少此刻的安靜意味著暫時的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