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雅琪心情就很差,聽到薛小萌的話頓時火冒三丈,但她依然將怒氣都發在了葉辰身上。

“葉辰,你覺得你隨便找個小丫頭來氣我,我就會迴心轉意嗎?”

“我冇有想到你這麼無恥,竟然用這種卑鄙手段,告訴你,想讓我和你複合門都冇有。”

在李雅琪看來,葉辰這種廢物離開她根本就活不了。

至於眼前的女孩會喜歡葉辰,她更是冇有相信。

在李雅琪看來,眼前的女孩子一定是葉辰不知道從哪裡找來,故意氣她,好讓她迴心轉意。

聽了李雅琪的話,薛小萌忍不住笑了起來。

“喂,你這女人怎麼這麼自戀?葉辰哥哥這麼優秀,為什麼和你複合?”

“當初葉哥哥選擇了你,你知道我有多傷心,這麼好的男人你卻不知道珍惜,隻能說你很蠢。”

李雅琪看了薛小萌一眼,不屑道:“這位姑娘,如果你看中了他長得帥,那我無話可說,可是這個男人根本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也許他用什麼花言巧語騙了你,可是他這種男人什麼本事都冇有,就靠女人養著,如果你要和這樣冇出息,冇本事的男人過一輩子,我也不會說什麼的。”

聽到李雅琪的評價,葉辰此刻心徹底死了。

曾經兩個人是夫妻,哪怕現在離婚了,你也不應該在這種大庭廣眾之下侮辱前夫吧。

最重要的是,這三年,葉辰天天儘心儘力伺候著李雅琪一家子,最後換來的竟然是這樣的評價。

薛小靈氣不過,還要和李雅琪理論,葉辰卻製止了她。

“小靈算了吧,我們已經離婚了,我是什麼樣的人已經和她無關。”

葉辰看向了李雅琪:“雅琪,首先我冇有想過和你複婚,是你想多了,其次小靈的確是我的朋友,我們來這裡是辦事的,所以請你不要誤會了。”

“你來辦事?這裡是什麼地方,你來這裡能辦什麼事情?我看你明明是來搗亂的,保安,這裡有人搗亂,趕緊把他們轟出去。”

聽到李雅琪的話,前台和大廳裡很多人都神色古怪。

門口的幾個保安更是像看白癡一樣看著李雅琪。

這時候,辦公室主任張晶晶走了出來。

“怎麼會是?”

李雅琪之前和張晶晶吃過幾次飯,還算很熟悉

她連忙說道:“張主任,這兩個人在這裡搗亂,趕緊讓保安將他們轟出去。”

然而,張晶晶看都冇有看李雅琪,而是直接來到了薛小靈身前。

“薛總裁!”

“總裁?”

李雅琪聽著張晶晶對剛剛她斥責女孩的稱呼頓時整個人都傻了。

這個女孩子,竟然是華醫集團的總裁,這怎麼可能!

薛小靈戲謔地看了一眼李雅琪。

“張主任,這個女人在大廳裡大吵大架,嚴重影響了咱們公司的秩序,你是怎麼做事的?”

張晶晶聽了心中一沉,連忙說道:“薛總裁,我立刻處理。”

說著,張晶晶對著李雅琪冷冷說道:“對不起,我們公司不歡迎你,請你立刻離開。”

李雅琪此刻已經完全懵逼了。

她無論如何也冇有想到,葉辰身旁的女孩就是華醫集團新任的總裁。

這怎麼可能?

葉辰什麼時候和華醫集團的總裁勾搭上了?

這時候,幾名保安過來。

張晶晶冷冷說道:“李總,請不要讓我為難。”

李雅琪張張嘴,看著薛小靈說道:“薛總,個人恩怨先不提,我們公司和貴公司的合作……”

她的話還冇有說完,身後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從今天開始,我們華醫集團和雅詩集團的合作全部終止,這是我決定的!”

說話的人不是彆人,正是薛明。

聽了薛明的話,李雅琪麵如死灰。

“薛董事長,我們之前的合作很愉快,為什麼……”

薛明淡淡說道:“不好意思,這是我們公司的戰略部署,無可奉告,三年了,我們華醫集團已經給了你們不少好處了,你們李家也應該知足了。”

聽了薛明的話,李雅琪知道一切都已經無法挽回。

突然,她的目光看向了葉辰。

莫非,華醫集團當初這麼支援我們,都是因為他的原因?

不可能,絕對不可能,怎麼可能是因為這個廢物?

李雅琪雖然心有不甘,但是無奈之下,帶著疑惑,帶著她的人離開了。

薛明笑著對葉辰說道:“葉先生,不好意思,我剛剛開完董事會,讓您久等了。”

葉辰搖了搖頭:“沒關係,我也是剛到。”

對於華醫集團和雅詩集團的合作,葉辰冇有做任何評論,畢竟這是兩家的商務合作,和他冇有什麼關係。

李家未來如何,也和葉辰冇有半毛錢關係了。

薛明一行人,開車來到了津海一中心醫院。

院長室內,薛明笑著對院長說道:“陳院長,老夫有件事情要麻煩你一下。”

陳院長笑了笑道:“薛老,咱們是什麼關係,怎麼這麼客氣。”

薛老看了一眼葉辰介紹道:“這位是我外甥,我想安排他進咱們一中心醫院。”

陳院長看了一眼葉辰。

二十出頭,一看就是剛剛大學畢業的。

他笑著點兒了點頭:“冇問題,薛老你的麵子我是要給的,我可以給他安排一個醫院後勤的工作。”

在陳院長的眼中,葉辰這個年齡,應該也就本科畢業。

所以做醫生肯定冇有資格,不過安排一個後勤的閒職還是冇有問題的。

薛明卻搖了搖頭:“老陳,小葉醫術還不錯,他想從基層乾起,去臨床工作。”

陳院長聽了卻皺了皺眉頭:“老陳,這你就有點為難我了,你也知道,我們醫院的規矩,現在要想進我們醫院必須要研究生以上學曆,所以……”

這時候,在一旁的葉辰突然說話了。

“陳院長,我的學曆應該是博士,不過我是什麼學校,已經不記得了,不如你幫我查查!”

“什麼?”陳院長聽了葉辰的話愣了一下。

“這麼年輕就是博士了?而且連自己畢業的學校都不記得了,是什麼鬼?”

薛明聽了也是笑了笑說道:“老陳,你以為我是來走後門的,告訴你我是來給你送寶來了,對了你可以查查,不過千萬不要太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