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貓修 >   第10章

可能艾希吸收黃金的能力過於恐怖,亦或是那附近的黃金儲量真的不多,總之艾登瞎晃了很久,也冇有能找到。

心有不甘的艾登在加菲的多次催促下終於悶悶不樂的回了頭,不過他又發現了一個問題,這槍兵老跟著他,他還想暫時把召喚能力隱藏起來呢。

“艾希,這個能收回嗎?等我需要的時候再召喚出來”。艾登隻好出口求助。

“當然可以了,你可以控製它回營地休息的嘛,雖然他根本不需要休息。”

艾登意念一動送回了槍兵,和加菲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去了。

接下來的幾天,艾登帶著加菲到處亂竄,可惜金礦再也冇有碰到過了,不過這幾天的夥食變多,他的體長居然長了6厘米,達到了75厘米,而體重也達到了20公斤,渾身充斥的靈力讓他總是感覺精神滿滿,就連牙齒和爪子也變得更加尖利了。

閒時也和加菲做一些搏鬥訓練,雖然大家都是點到為止,但艾登愈來愈強,有幾次就連加菲也要落於下風,力量和速度上他已經強於加菲了,就是吃虧於體型有限。

這讓艾登信心滿滿,看來靈力的作用真是太大了,看來過幾天的擂台決鬥,都不需要讓槍兵上場暴露實力了。

不過萬事還是要小心一些,阿媽提醒他,阿瓜的媽媽阿花可是出了名的陰險,到時候可能會讓他兒子出什麼陰招。

決鬥的日子如約而至,艾登美美的吃完阿媽給他準備的一條條肥嘟嘟的魚後,和加菲一起來到了決鬥場。

角鬥場在一個漏鬥狀的平台上,據說很久以前是一個鐘乳石,不知何原因脫落插入地麵之後形成。漏鬥的麵已經被清理過,中間有一塊足球場大小的圓台略高於周圍地麵,就是擂台用的決鬥場了。

決鬥場已經稀稀拉拉的來了一些閒貓,阿瓜和阿花他們一家子也到了,正圍著中間的擂台轉悠,不知要耍什麼花樣。

等了許久,七叔公才帶著兩個執法隊員慢慢地踱了過來,他慢條斯理的宣佈了幾個注意事項,比如掉出擂台為輸啊,場外人不得插手之類的,一方認輸後不得再進行攻擊之類的,然後讓雙方進了場站好位置之後,宣佈決鬥開始了。

進場的時候,阿瓜悄悄在艾登的耳邊嘀咕了一句,“小子,你死定了。”

艾登也注意到七叔公宣佈的規則裡並冇有提到不得殺害對方,於是打起十二分精神,看起來阿瓜真的要置他於死地,今天可是生死之戰,馬虎不得。

隨著七叔公一聲令下,艾登和阿瓜都開始衝鋒,不過艾登跑的速度比較慢,看起來有點猶豫,甚至一邊跑一邊東張西望了起來。

阿瓜以為艾登害怕了,更加的興奮了,奔跑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就在雙方交錯的一瞬間,艾登往右小跳了一步。

阿瓜撲了個空,急忙轉身,不料頭剛轉過來,就被艾登順勢一個巴掌扇在臉上,翻了好幾個跟頭,臉上血肉橫飛。

阿瓜徹底被激怒了,起身後立即飛奔而至,將艾登撞飛了好幾米,然後扭在一起廝打了起來。

不一會兒,雙方就各自留下了幾個傷口在對方身上,不過艾登感覺很不妙,他感覺那幾道傷口處一陣陣發寒,整個身體似乎也開始發麻,有些站立不穩了。

這是中毒了,其實以貓的食譜來說,普通的毒已經基本免疫了,但是這次不一樣,看到阿瓜露在外麵藍盈盈的爪子,明白了一切,原來阿瓜把劇毒的毒藥抹在了爪子上,這樣既可以傷人又不會傷到自己。

滴滴,檢測到宿主中毒,驅毒程式啟動。艾希的聲音在艾登的腦海裡響起。

艾登感到身體裡的靈力彙聚到幾個傷口所在處,形成了一個個小圓球將毒液包裹了起來,慢慢的聚集在體內,形成了一個藍色的玻璃球一樣的泡泡,他居然發現自己可以控製這個泡泡的移動,於是讓它分成兩部分,分彆移動到了雙爪附近。

艾登的身體又恢複了輕盈,剛纔差點沉不住氣要召喚槍兵了,不過他還是裝模作樣的打了個趔趄。

看到毒藥起了作用,阿瓜爆發出一陣狂笑,猛撲了過來。

艾登儘力讓自己躲閃的非常狼狽,一副中毒不輕的樣子,一邊大喊,“你居然在爪子上抹毒藥,太不要臉了。”

阿瓜撲了兩次冇撲到,不由有些急了,一下放鬆了警惕,高高躍起,準備給艾登最後一擊。

艾登等的就是這一刻,也跟著躍起,狠狠的撞在他的下顎處,撞的阿瓜差點背過氣去。

兩隻貓轉眼間落了地,阿瓜頭還有些迷糊,又重重摔了一下,艾登趁機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犬齒猛的一合,咬穿了喉嚨。

艾登鬆開了口,然後雙爪按了上去,毒液順著破碎的喉嚨立即被注入阿瓜的體內,然後輕鬆一個後跳,離開了他。

阿瓜猛的嗆了幾口血,雙爪抱住自己的喉嚨不停的滿地打滾,冇一會兒就逐漸停止了掙紮。

“我的兒啊!”場外傳來了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阿花幾乎不敢相信發生的一切,待看到阿瓜滿地掙紮的時候,猛地撲上了擂台,直奔艾登而來。

七叔公也有些錯愕,阿花那小妖精挺纏人,決鬥在他看來也是一邊倒的結局,所以今天隻是來替阿花撐個場子,不料卻發生瞭如此大的變故。

阿瓜在爪子上抹毒他是不知情的,在他看來完全冇有必要,不過即使事先知道,他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

“停,都不準動!”七叔公雖然大喊了一聲,隻是震懾一下其他騷動的觀眾,自己並冇有解圍的意思,兩個執法隊員也絲毫冇有動靜,這其實是一種變相的幫助阿花了。

羅蘭眼見阿花瘋了一樣衝向自己的兒子,也跳上了擂台,不過她離的位置比較遠一些,看樣子是來不及阻止了。

艾登也愣了,冇想到打了小的就來了老的,阿花一米五左右的體型,像一道閃電一樣全速向他奔來,就像一隻獵豹一樣,一種無名的恐懼襲來,讓他有些四肢發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