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末世機械進化 >   第8章

大約開出十幾公裡後,王櫟才完全的安下心來,剛剛的那個真的太恐怖了,自己要是在裡麵,渣都不會剩,路過的鳥一個一口,不夠它們打牙祭的。

又開了大約兩公裡,他看見應急車道停了兩輛車。

在經過他們時,王櫟偏頭看去,其中一輛車前擋玻璃碎了,引擎蓋上還有隻鳥。

王櫟不想停,也來不及招呼他們,冇親眼見到那個場景,給他們說了,他們不一定會聽,萬一還把自己搭進去就不劃算了,而且這裡距離那裡十幾公裡了,那些鳥應該飛不了這麼遠。

他轉而深呼吸了兩口氣,對啞貓說道:“你要大約多少能量才能從我體內出來呀”

啞貓:“按照現在這種能量密度,至少需要十萬點才行,”

王櫟有些咂舌,十萬點,他現在才230多點,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湊齊。

心裡歎了口氣,感歎道:“我的蒼老師,我的波多老師,我以後怎麼愛你們呀”

啞貓卻略帶嘲諷的說道:“現在這種發展趨勢,你以後都有可能冇機會愛她們了”

王櫟理解到了啞貓的意思,收起了輕浮的心思,嚴肅的問道:“你是說,這個變化來得太快了嗎?還有剛纔那個灰綠色能量是什麼情況?”

啞貓:“那個帶綠色光團的,我們稱之為二階能量,那些生物叫做二階變異生物,當能量在身體聚集的密度達到一定量的時候,就會發生顏色的改變,由白灰變成綠色,然後是藍色,紫色,橙色,紅色,直到黑色,再往後就不知道了,我們當時所見的最高也就黑色,能量每一次提升,效果相差十倍”

啞貓頓了頓又說道:“關於那些變異生物,當你發現你看不見變異生物身上的能量了之後,隻有一種可能,就是它有了智力,會操控能量了,故意隱藏,而且低階的能量會被高階的吸引,就像剛剛那樣,它身邊跟著很多,而那也有了智力的變異生物,也隻是有了智力而已,它們殺戮破壞的性格冇有變,而且它們升階後,能吸引其他低階生物,高階的就會殘食它們,使自己變得更厲害”

王櫟有些惡寒,緩緩又道:“那正常人要怎麼才能看到能量體呢?”

啞貓:“當你能感應和操控自己的能量後,就會慢慢看到彆人的,越來越熟練之後就能感應到彆的能量了”

王櫟:“那要怎麼才能改變能量顏色呢”

啞貓:“你現在就能改變顏色能量,但是,效果提升十倍,體積也會相應的縮小,能作用的地方不多,對於現在的變異生物,根本不需要用到綠色能量”

王櫟點頭,表示知道了。

這時對講機裡傳出了聲音:“喂,喂,這裡是甜甜,收到請回答”

王櫟拿起對講機:“收到,收到,請講”

甜甜:“我們一會兒下高速,去前麵的縣城,你要不要一起去”

王櫟感覺這種情況,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到家,也有可能到不了,所以打算多補充點物資,就隨口回答道:“收到,我也打算去買點東西,我繼續跟著你們”

甜甜簡單地兩個字:“收到”就冇有再說了。

王櫟繼續想著啞貓說的話,現在自己最主要的還是吸收能量,強化自己,然後就是蹭手的武器,冇幾分鐘,到了下道口,路上的變異生物明顯變多了一點。

在轉了個環形彎道之後,來到了收費站。

這種小縣城,平時人都不多,隻有兩個出口,王櫟看到,就在進口人工通道位置,圍了五個人,手裡還拿著棍棒鏟的。

有個美女看到有車駛入,匆匆的跑了過來,手裡還拿了跟根棍子,要不是因為穿著工作服,還以為是來搶劫的。

大巴車走的人工,王櫟直接過ETC,當來到收費站近前,王櫟看向了人群,那裡是一堆老鼠,鳥,其他的一些應該是昆蟲的屍體,看不很清。

下了高速,停在了路邊,然後對著對講機說了句:“一會兒你們走前麵”

甜甜:“收到”

冇一會兒,大巴車開到王櫟車前,直接駛離,王櫟跟著大巴,一路看來,都是紮堆的人群,還有遍地的變異生物屍體,偶爾看到一些人受傷。

當剛要進入鎮上,來到一個轉盤的時候,就開始堵車了,按照這種小縣城是不應該的。

等了好幾分鐘,還是冇動。

由於跟著大巴車的緣故,王櫟看不到前麵什麼情況。

隨即問了下甜甜,她也不知道,王櫟隻好下車,看見前麵有個彎道,延伸過去的路都被建築物擋住了,應該就是鎮上。

他也看不到具體情況,不過大致猜想就是變異生物乾的什麼好事。

他打算前去看下,但又有些不放心,重新上車拿上了棒球棍,把車熄火熄火。

又把球棍裝在了專用的袋子裡,挎在了肩膀上就往前麵走去。

剛走到轉角,就看見前麵大約一百來米的位置,聚集了很多人,周邊的人也在聊著,好像是死人了。

王櫟看了看自己的車,發現大巴車的方向也下來了幾個人,甜甜冇有下來。

他轉頭,繼續往前麵走去,路上還能見到很多血跡,和冇有清掃乾淨的昆蟲屍體。

在他距離圍觀人群還有十幾米的時候,他的左前方人行道位置,傳來了一聲尖叫,那邊是一個小巷子,裡麵跑出來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後麵跟著兩隻像老鼠的東西,嗯,倉鼠。

王櫟正想行動,小巷子旁邊的一個大叔先動手了,操起一旁的鐵鍬,‘砰砰砰’的幾下,就把那老鼠弄死了。

王櫟見狀趕忙跑過去,像是在圍觀一樣,儘量靠近兩隻死老鼠,可惜隻有兩三點,太少了。

他隻好繼續朝著圍觀人群走去,這條道比一般的雙車寬,大約三個車道,但是一條道被警戒線圍著,另一邊車道被逆行過來的警車和救護車擋住了,所以才造成堵車。

他他繼續往人群走去,聽到旁邊店鋪的人說,之前還開槍了。

來到人群,往裡麵擠了擠,看見一條土狗。

王櫟輕‘咦’了一下,他看見那隻狗身上還有著一團能量,完全不在乎旁邊被蓋著白布的是什麼。

他看不出那隻狗身上有多少點能量,但看著是挺多,就問啞貓:“這麼大一團能量,你咋不提醒我,他身上有多少點”

啞貓:“大約70點,太遠我又感應不到,我感應到的時候,那邊正好有兩個出來,除非像鳥群那種,有很多,而且就算這隻狗有這麼多能量,你敢現在上去打死它?”

王櫟無語,他確實不敢衝上去弄死那狗,雖然那隻狗很像凶手,但是現在警察叔叔還在那裡,就算現在世界發生變化,但是法製還在,管理者還在,這些還冇有徹底破裂的時候,就得準守,不然他們腰間的槍,可不是說著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