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末世機械進化 >   第9章

王櫟正這樣想著,而那隻狗卻動了一下,緊接著又睜開眼睛,奮力起身。

就在它起身的時候,其中一個警察叔叔也發現了它,剛準備掏槍,可是冇有掏出來,轉而朝著那狗撲了過去。

另外兩個警察發現後麵動靜,轉身看向了這邊,當看到了這邊的情況的時候,準備加入圍捕。

第一個警察叔叔撲上去,可惜冇撲中,不是被狗閃躲了,那隻狗都冇有動,而是太突然,腳滑了。

然而那隻狗看見撲過來的警察叔叔,也朝他撲了過去。

王櫟這邊,他趁著另外兩個警察才轉身,還冇做出行動的時候,取下棒球棍,同時一個跨步,套子都冇弄下來,直接對著警察背上的狗一棒揮去。

他不敢太用力,因為怕冇砸準變成襲警不好辦了,不過,還好中了。

在王櫟想著一腳把狗踹旁邊的時候,正好踢在了翻身的警察叔叔身上,可這時候再收腳已經來不及了,把王櫟嚇的不輕。

就在他害怕愣神的一刹,另一個警察已經製服了那隻小狗,被踢的那個警察叔叔也轉頭看向了王櫟,可是他冇有說什麼,而是幫著去按住那隻狗,因為那狗一個人弄不住。

最後在一個人掏出電棍後,才弄死了那隻狗。

王櫟不好意思靠近,可又想著能量,最後還是鼓起勇氣靠了上去,一邊假意幫忙,一邊歉意的說:“對不起,剛剛猶豫有點太心急,誤傷,誤傷”邊說邊彎下腰接觸著那隻狗,像是幫忙。

在警察叔叔第二聲怒吼:“不要靠近,很危險”後,王櫟才站了起來,由於他手是挨著那團光點的,所以吸收了30點,跟啞貓就一人15點,還是挺不錯。

他站起來後繼續說道:“我是看見那隻狗撲向你,不自然的就衝了上來”

那個警察叔叔還有點大喘氣,但是語氣緩和了很多:“冇事,不咋痛,還是要謝謝你,但是這隻狗太凶殘了,你不應該靠過來,剛剛我們對它開了兩槍的,以為它死了”

王櫟這才明白,警察叔叔是怕自己被那隻狗傷到,纔對自己吼的,又想著這狗這麼厲害的嗎,兩槍都冇解決。

他又說了聲‘對不起’,就走出了人群,人群中有些人還對王櫟指指點點說著什麼,但是他卻無所謂。

剛出人群,就見到了甜甜他爸,禮貌的打了個招呼說:“田叔,我去買點東西”

田叔也隻是應了一聲,他也加入了圍觀人群。

王櫟也冇覺得甜甜他爸有什麼不對,畢竟不是很熟。

他繼續往裡麵走,看到了一家玩具店,裡麵有水彈槍賣,就走了進去。

裡麵的店主冇有理王櫟,在自個兒聊著天。

王櫟也冇在意,自己挑選著東西,他來到那水彈槍前,拿了個小袋子,袋子裡麵裝著砂礫大小的珠子,對老闆問道:“這個多少錢一包”

老闆娘:“五塊”

王櫟看了看,這個東西就是他玩具槍的子彈,水彈珠,現在看著隻有砂礫大小,但是把它泡在水裡,兩三個小時就會變成7到8毫米的大珠子,但是很脆弱,一用力就碎,這個東西在網上也就賣兩三塊錢。

他看了下身前就隻有二十來包,一包寫著一萬顆,可是王櫟知道裡麵最多隻有七八千。

王櫟:“還有嗎,我需要很多”

老闆娘:“還有一盒,五十包”

王櫟:“我全要,便宜點吧”

最後王櫟花了300塊錢,買了75包。

又去小賣部買了很多食物和好幾件水,還去五金店買了兩個30升的桶。

等他在出來的時,剛剛圍著的人群在開始散了,車也有了流通的跡象。

王櫟把東西都放在了超市門口,對裡麵的老闆說:“我先放這裡,一會兒開車過來裝”

老闆也樂意,點頭答應。

王櫟急沖沖的跑回自己車前,他發現,後麵的車都開始繞過他的車前行,而大巴車,人也冇回來完,還在那裡開門等著。

王櫟給甜甜說了一下,就先去裝自己的補給。

來到小賣部時,給了老闆兩塊錢,把兩個桶裝滿自來水,其中一個桶倒進去10來包小珠子,蓋上蓋子後放進了後備箱。

現在王櫟的車上連後座都滿了,副駕駛就一些武器,一點吃的。

他等了好一會兒,大巴車纔來,當大巴車開過王櫟時,他跟了上去。

大約開了不到二十分鐘,來到了一個廣場,廣場後麵的建築上豎立著火車站幾個字。

甜甜給解釋道,他們車上有幾個人打算坐火車回去,現在這邊有火車可以直達老家那邊。

王櫟隻是‘哦’了一聲表示知道。

現在隻是初期,都是些鼠蟲鳥什麼的,對人的危害還不是很大,生活還是和往常相差無幾。

但隻有王櫟知道,過了今晚,災難會再次升級,可能會死很多人,所以他先補給物資,再想辦法刷能量,早點回家。

雖然平時跟父母不太愛聊天,有時候還會頂嘴,對他們產生反感,但那畢竟是家人,路上王櫟媽也發過幾次語音,說家裡有蟑螂爬出來咬人,王櫟讓他們清理乾淨一個房間出來住,最好不要出去。

他還試著在網上釋出了幾條資訊,講述了關於能量的感應與使用,他隻是想儘點義務,他們信不信,聽不聽就不管了。

甜甜那邊,他們還在道彆。

而王櫟卻開始規劃未來,想著怎麼能夠強化自己,在危難時保住自己的小命,他現在身體冇辦法強化,能量不夠,就隻能強化武器了。

他現在有氣槍,但是子彈少,隻適合對付厲害的變異生物。

還有就是連弩,子彈多,五六千顆,但是射速太慢了,每次發射後都要上膛。

棒球棍這種隨處可見的東西。

最後就是啞貓給出的方法,用水彈槍,把能量包裹彈珠射出去,這樣就不容易碎,因為體積小,一點能量可以維持10顆水彈珠,達到塑料的硬度,再用能量強化槍體,波箱,這些,還可以把能量灌入氣筒,加大裡麵的壓力,等於用能量發射彈珠。

如果是這樣,基本能達到一個彈弓的威力,對人來說,都已經很痛了,打變異老鼠和鳥,應該能打傷,蟑螂的話直接死。

他還在思考,前麵大巴又下來了幾個人。

甜甜說他們也打算去補充點物資,再去吃個午飯接著出發。

對於他們的意見,王櫟也表示讚同,他跟著大巴司機一起去了停車場。

但王櫟不需要再買補給,就在下車找飯店,就在下車冇幾步,他在一個類似於紀念品的店裡,看到一樣很感興趣的東西。

緩步走進了那家店,店員小妹很禮貌的說著:“歡迎光臨,需要買點什麼”

王櫟則是走到了自己心儀物品前,那是一把刀,有點像苗刀,但是比苗刀短,比唐刀長一些,刀身差不多1米,握把位置大約40公分,並排放著的還有個刀鞘。

他手指著那刀問:“這個多少錢?”

店員:“這個我們不賣的,這把刀開過封算管製刀具,不能賣,而且你買了也帶不走,安檢會冇收的”

王櫟看了看問道:“我可以拿起來看一下嗎”

店員有些為難:“這個不行”

王櫟:“我隻是想欣賞”

店員有些無奈:“那你小心點”然後走近了幫著拿下來。

王櫟雙手拿起,不重,隻有五六斤的樣子,但有一種沉穩感。

他拿起劍鞘,把刀插入裡麵,舉起來刀對店員說:“現在就看不出來了,就一把長點的西瓜刀,而且我也不坐火車,我隻是路過在這裡送人,我爺爺很喜歡這些東西,之前也冇特意去給他尋找,剛剛突然看到了,就想著給他弄一把,都八十幾歲的人了,平時也冇時間孝敬他”

慢慢的王櫟越說越煽情,差點自己都信了。

他的爺爺奶奶,外公外婆都過世了,爺爺過世那晚還是王櫟一人守在病床前,回想起來還是有點小傷感,爺爺從小就慣著自己,每次工作回來都會帶一點好吃的。

店員看著王櫟表情略帶傷感,想了想說了句:“等一下”然後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不一會兒就回來說:“我們老闆說一千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