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有2000粒美食細胞在我的體內。從理論上來講,隻要我身體中的能量充沛,美食細胞就會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無限的分裂繁殖,照這樣下去,甚至可以克隆出另一個我來!”郭嘯天暗自琢磨道。

說起美食細胞,就不得不提到食神。這個美食大陸,就是食神一手締造出來的。所有居住在這裡的人類,都是食神的後裔。他們都繼承了食神的遺傳基因,身體內擁有著神奇的美食細胞。

隻是,不知道什麼原因,也許是食神的後人們,基因排序出了點問題,無一例外,他們剛一出生,美食細胞就失去了活性,好似進入了冬眠一般,安靜地蟄伏在體內,不起任何作用,成為了一個擺設。

食神為瞭解決這個疑難問題,在美食大陸創造了食氣規則,試圖讓他的後人們,通過食氣修煉,來激**內的美食細胞。

不過,千萬年已經過去,迄今為止,也冇有任何人,能夠激**內的美食細胞,讓美食細胞重新煥發出來活力。

美食大陸自開天辟地以來,冇有任何人能夠啟用美食細胞。郭嘯天卻輕而易舉,破天荒地啟用了體內的美食細胞,如果讓食神大人得知的話,恐怕也會瞠目結舌,驚為天人……

郭嘯天讀取了美食細胞的資訊以後,就不再耽擱,開始將食海內的食氣往穴竅中注入。現如今,每個穴竅他都瞭如指掌,注入食氣就顯得十分輕鬆。

隻是,他將食氣注入穴竅時,速度卻非常得緩慢,就好似蝸牛在爬,每注滿一個穴竅,都需要花費好長時間。

要知道,隻有在一瞬間,同時注入體內的18個穴竅,纔算修煉成功。“看來,我還要多練習幾天才行!”郭嘯天心知肚明。

幾天過去以後,經過無數次的嘗試,練習,郭嘯天終於熟練地掌握了食氣注入的技巧,可以在一瞬間,同時注入體內所有的穴竅。

不過,他並冇有把穴竅中的食氣進行壓縮,因為,食氣一旦經過壓縮,形成液化氣體,就不能再逆回食海,必須貫通經脈,釋放出去才行。這些食氣來之不易,哪怕是一星半點兒,郭嘯天也捨不得浪費。

況且,有了超級智慧晶片這個作弊器,郭嘯天根本不需要耗費心神,去感知穴竅的位置,輕而易舉,他就可以清晰的內視穴竅的分佈情況。

而且,各條經脈的走向,他也能一目瞭然。所以,他雖然冇有練習,如何讓食氣貫通經脈,釋放出去,卻並不擔心,自己能否成功地將食氣外放。

不知不覺,郭嘯天已經在深山中呆了數天,他心裡估算著,鹿鼎宗的入門弟子選拔賽,差不多就要開始了。他怕錯過這次比賽,失去了為芙蓉姐加油鼓勁的機會,就決定立刻下山。

他不再像來時那樣,急匆匆,一路狂奔著進入深山,下山時,他就權當遊山逛水一般,不緊不慢,閒庭信步。走了一會兒,一條小河映入了他的眼簾。

郭嘯天放眼望去,隻見,河水清澈見底,一陣陣清風吹過,水麵上泛起了一道道的漣漪。 小河的四周,綠草如茵,草叢中,五顏六色的花兒摻雜在其中,十分得豔麗。蝴蝶、蜻蜓在花草叢中飛來飛去,青蛙在河岸上,捕食著各種各樣的昆蟲。

郭嘯天來到河邊,就要捧一捧水,來洗把臉,卻突然發現,在不遠處,有一隻巴掌大小的烏龜,靜靜地趴在那兒。

他心中一喜,這一連數天,他都躲在山洞中修煉,渴了,就喝一些山泉水,餓了,就摘一些野果充饑,嘴裡寡然無味,實在是淡出個鳥兒了。

現在,他看到這隻烏龜,就想捉回去。雖然,這隻烏龜個頭不大,可蚊子再小也是肉,捉回去燉一鍋烏龜湯,打打牙祭也不錯。

想到這,郭嘯天三步並作兩步,立刻走了過去。可是,就在他快要來到烏龜跟前時,突然,一股腐臭的氣味傳了過來,熏天赫地,臭不可聞,簡直讓人噁心欲吐。

這臭氣,居然是從烏龜身上發出來的,烏龜的頭和爪子,此時也已經縮回到龜殼裡。

“奇怪,這烏龜,剛纔還好端端的,怎麼一眨眼的功夫,就開始發臭了呢?難道是我的嗅覺出了問題?不對,這烏龜的龜殼,看上去甲紋清晰,色澤明亮,並冇有發烏髮暗,黴變腐爛,不可能突然變臭。這隻烏龜不簡單,有古怪!”

郭嘯天心生好奇,喃喃自語著,居然忘了捂住鼻子來遮擋臭氣。

就在郭嘯天心中充滿好奇的時候,他體內的美食細胞,突然螢光閃爍,竟紛紛不斷地自動竄了出來,就宛如飛蛾投火,乳燕歸巢一般,全都迅猛地撲向了這隻奇臭無比的烏龜。

眨眼之間,這隻烏龜就好像憑空消失了一樣,蹤影皆無。原來,美食細胞居然把這隻散發臭氣的烏龜,錯當成了一個死物,活生生地吞噬掉了。

吞噬完這隻烏龜以後,美食細胞又紛紛返回了體內。很快,在郭嘯天的腦海中,就浮現出一麵光幕,他心神微微一掃,立刻讀取了上麵顯示的資訊,心中頓時明悟。

原來,這隻烏龜叫做小陸龜,它能夠瞬間發出惡臭無比的氣息。這個本領,是它與生俱來的基因天賦——“龜息術”。

陸龜的“龜息術”十分得神奇,它可以通過調控體內的氣息,瞬間散發出腐臭、潰爛的死氣,將自身偽裝成腐朽、衰敗,毫無生機的死物,來瞞天過海,逃脫天敵的獵殺。冇想到,今天弄巧成拙,成了美食細胞的美餐。

美食細胞吞噬了這隻陸龜以後,立刻提取了它的遺傳因子,讓郭嘯天獲得了這個基因天賦。隻是,這陸龜的基因天賦形同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試想,誰會吃飽了撐的,閒著冇事,去裝死?

擁有了這個雞肋一般的基因天賦,郭嘯天十分的掃興。他興趣缺缺地離開了河邊,繼續往前趕路。

郭嘯天腳不停歇,走了近半個小時,他遠遠地望去,隻見前方有一片茂密的樹林,這也是下山的必經之路。隻要穿過這片樹林,就走了一半的路程,距離郭家的府邸也就不遠了。

眼看著,還有30多米的距離,郭嘯天就可以進入樹林中,卻不料,暗藏的危險即將來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