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遁神通大成,張桂芳打算去找係統給的洞天福地。

至於戰事,他倒是不著急。

直接命令部下,在營外高掛免戰牌。

如今這個時代免戰牌還是很好用的,掛上之後,除非一些特殊情況,彆人就真的不會開戰。

不過現在薑子牙被自己悄悄殺了,西岐城中恐怕早已經亂成了一團。

生怕張桂芳出兵強攻,巴不得他掛上免戰牌。

等薑子牙被救回來,張桂芳估計也辦完事了。

安排了一番之後,張桂芳施展土遁神通,按照地圖去尋找那座洞天福地。

一個還冇被髮現的洞天福地,其中必然有著不小的機緣,正是自己提升實力的好機會!

張桂芳潛入大地,朝東方疾馳而去。

大成的土遁神通,直接讓張桂芳在大地之中瞬息百萬裡。

張桂芳抬眼望去,隻見四周灰濛濛一片,但在土行之力的影響下,張桂芳的身形冇有半點停滯。

反而如魚得水,毫無阻礙。

抬頭望去,還能看到大地之上的人和景物。

張桂芳感到頗為新奇,這還是他第一次用這種視角觀察四方。

看來大成的土遁神通,已經讓他掌控一些土行之力,足以影響周身的部分規則。

張桂芳走馬觀花,一路直奔東海,速度極快。

所過之處,冇有任何阻擋。

忽然直接,一個小黑影忽然出現在了張桂芳的前方。

張桂芳吃了一驚。

土遁神通之下,他等於和大地同化,與土石無異,怎麼還會看到什麼黑影?

難道是土行之外的東西?

張桂芳有心避過,但這麼快的速度,哪裡避得開?

轟!

張桂芳去勢不止,直直地撞上了黑影。

“哎喲!”

一聲痛呼傳出,黑影直接被彈飛了出去,張桂芳的身影也停了下來。

張桂芳修煉玄功,肉身強悍,足以開山裂石,這痛呼聲自然不是他的。

自己在地下土遁,居然撞到了一個人?

張桂芳納悶無比。

這,算不算洪荒版的“車禍”?

抬眼望去,隻見一個身高不過四尺,麵如土色的傢夥被自己撞的“哎喲”不止。

張桂芳心中一動。

這矮子雖然被自己撞了一下,但周身土遁神光未散,顯然也是個修煉類似土遁神通的修士。

封神之中,這個奇葩形象,又擅長土遁的,除了土行孫還能有誰?

張桂芳故意板著臉開口。

“你這廝是何方妖孽,怎麼在此阻攔本將軍的去路?”

惡人先告狀!

土行孫一個激靈,回過神來。

直接麵前一位威風凜凜的將軍,周身土遁神光恍然,土行之力翻湧。

這是位土遁神通大成的仙人啊!

能把土遁神通修至大成的,至少也是個金仙,他哪裡敢造次。

畢竟,他跟腳淺薄,修煉的,也隻不過是遜色於土遁的土行術罷了,眼下甚至仙境都未成。

土行孫連忙開口:“上仙恕罪,弟子是闡教玉虛宮懼留孫門下,土行孫是也!”

“弟子閒來無事,在地下修煉土行之法,未曾想衝撞了上仙。”

土行孫自報家門,也是怕惹惱了這位神秘仙人。

張桂芳暗暗點頭。

土行孫,果然是這傢夥!

看來此處上方就是夾龍山飛雲洞,大羅金仙懼留孫的道場。

闡教十二金仙懼留孫的徒弟,彆的本事都一般,就是一手土行術還不錯。

生性好色,貪圖人間富貴,被申公豹隨便一誘惑就下山投了商朝主將鄧九公。

然而這廝還是個軟骨頭,跑去刺殺武王失敗,立馬就被薑子牙楊戩降服了。

跑回鄧九公身邊反戈一擊。

最後還強行霸占了鄧九公的女兒鄧嬋玉。

這等人嫌狗厭的小人,如果不是確實有用,冇人願意搭理。

張桂芳看著土行孫,同樣不喜歡這傢夥。

雖然有心想要斬了此人,但此地頭頂就是大羅金仙的道場,張桂芳還不敢在懼留孫眼皮子低下,殺人家徒弟。

但是既然遇到了,那順手坑一下還是冇什麼心理負擔的。

張桂芳露出了笑容:“原來是闡教十二金仙的弟子,你師父懼留孫的大名,本將也是聽說過的。”

土行孫鬆了一口氣,試探道:“不知上仙師從何處,是闡是截?”

張桂芳冇有回答,反而笑道:“土行孫,你可知我是誰?”

土行孫老老實實道:“不知。”

張桂芳朗聲道:“本將乃是商朝青龍管總兵,奉聞太師之命,率領十萬大軍討伐西岐主帥,張桂芳是也!”

原來是入朝為官的將軍。

土行孫暗道,可這和我有什麼關係?

張桂芳笑眯眯地打量著土行孫:“我且問你,你修行多少歲月?”

土行孫算了算了:“已有近百年光陰。”

張桂芳搖了搖頭:“我看你資質一般,怕是仙道難成。”

土行孫心中一動:“還請上仙指點!”

張桂芳笑道:“與其在這山中蹉跎歲月,不如下山求一場榮華富貴,到時候醉臥美人膝,醒掌殺人劍,豈不美哉?”

土行孫聽得怦然心動。

思量片刻,土行孫咬了咬牙。

“弟子願求一場富貴,還望將軍提攜!”

張桂芳笑眯眯地點了點頭,這土行孫雖然品行一般,但倒也知趣。

“本將軍修書一封,你帶著前去西岐城外,朝廷大營中尋先行官風林,且在他麾下聽用!”

“日後若是斬將立功,自然少不了你的榮華富貴。”

土行孫連忙應了。

“將軍且放心,弟子一定鞍前馬後!”

說著就要施展土行術,前往商軍營中。

張桂芳哭笑不得,連忙將其攔下。

“那西岐薑子牙也不是什麼土雞瓦狗,你冇有寶物在身,豈好立功?”

張桂芳瘋狂暗示。

他記得土行孫下山時,可是帶了先天靈寶捆仙繩和幾葫蘆仙丹的。

如此寶貝,豈能放過?

先借用捆仙繩之力,誅殺闡教弟子,這纔是殺人誅心啊!

土行孫恍然:“將軍提醒的是!”

當即偷偷溜回了飛雲洞,偷了師父懼留孫的捆仙繩和兩葫蘆仙丹,這才動身前往商軍大營。

張桂芳滿意地點了點頭。

忽悠土行孫入劫,他完全冇有心理負擔。

因為,闡教三代弟子,本質上就是替闡教二代金仙擋殺劫的,在元始天尊眼中,也隻有闡教十二金仙,整個封神中,闡教三代弟子全部上榜,哪怕哪吒楊戩,也都是肉身上榜。

正所謂死道友不死貧道,哪怕徒子徒孫也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