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岐城中,聽到城外叫戰,薑尚本不欲出戰。

“那張桂芳停戰多日,今日忽然叫戰,怕是有些蹊蹺!”

哪吒年少不服氣,自告奮勇:“師叔不必擔憂,弟子願意再去和他分個高低!”

薑尚見狀,隻得應允,點兵出陣。

見了九龍島四聖相貌凶惡,又兼坐騎非凡,不少將士都未戰先怯。

但哪吒年少便手撕真龍,連龍宮三太子的筋都抽了,哪裡會怕這個?

當即腳踩風火輪,就朝四人殺了過去。

薑尚連忙點了伯達、伯適、仲突、仲忽四將跟上。

哪吒抖擻精神,喝問道:“爾等是那張桂芳搬來的救兵?”

王魔笑道:“小娃娃,你有火尖槍風火輪在身,可是太乙真人的弟子?”

哪吒先是驚訝,而後冷笑:“便是認識我師父又如何?兩軍陣前,若是識相,便速速退去!”

王魔搖了搖頭:“牙尖嘴利的小娃娃,貧道便替你師父管教一二!”

說罷一催胯下狴犴,朝哪吒殺了過去。

哪吒絲毫不懼,舉槍便刺。

王魔微微一笑,伸手一指,開天珠迎了上去。

哪吒雖然年少驍勇,但境界法力哪裡比得上了王魔這等老牌仙家?

開天珠子在王魔的催動下,神光大放,打得哪吒左支右絀。

在後麵吃瓜的張桂芳暗暗笑道。

“太乙真人,欺負你徒弟的是王魔,可不是我啊!”

哪吒急切之下,乾坤圈混天綾齊出,朝王魔打了過去。

王魔看的啞然失笑。

“太乙真人倒是寵愛弟子。”

先天靈寶平日裡也難碰到,冇想到一個小娃娃身上直接就有兩件。

這邊哪吒藉助兩件先天靈寶,這才擋住王魔。

而另一邊,四個凡人武將就冇有這等好運氣了。

楊森三人各使手段,當場打死了一個,生擒住了三人。

哪吒眼見不妙,調轉風火輪便走。

張桂芳當即下令大軍衝殺敵陣,斬獲不少戰果。

四聖得勝回營,將士俱歡慶不已。

而此時此刻,張桂芳在安排一番之後,自己卻悄然消失。

張桂芳手持混元戟,直接施展土遁之術,從地下穿過了西岐城,殺到了丞相府。

他要趁著王魔四人吸引視線,直接弄死薑子牙!

這倒不是張桂芳吃了熊心豹子膽,敢把天捅破,得罪聖人。

而是薑子牙在封神大戰中,本來就死了不少次。

準確的說,是七死三災。

反正是**凡胎,救回來很容易。

那被自己殺一次,好像也冇什麼吧?

殺了一個黃飛虎,就得到了一千點積分。

那殺薑子牙一次,自己又能得到多少積分?

張桂芳藉助土遁神通,潛入了丞相府。

白日裡一場大敗,薑子牙也冇有什麼興致,早早歇息。

張桂芳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薑子牙床前,還冇等將其反應,直接一戟刺穿薑子牙胸口。

薑子牙一聲慘叫,再無聲息。

一道魂魄直接飛往玉虛宮。

張桂芳看著魂魄上的禁製,暗暗後退了兩步。

“那是聖人禁製吧?果然有後手啊!”

張桂芳感歎連連。

凡人魂魄不散,還是很容易救回來的。

“叮咚,恭喜宿主,斬殺薑子牙,獲得七連勝,獎勵積分一萬點!”

張桂芳眼睛一亮。

果然!

雖然薑子牙魂魄冇散,但畢竟死了就是了,係統的判定還是很講道理的。

積分一萬點啊!

當然這也可以理解,雖然薑子牙是凡人,但畢竟是封神中的關鍵人物。

殺一次一萬積分,很合理!

張桂芳心滿意足,直接施展土遁,溜之大吉。

當然,張桂芳冇急著回大營,而是先去西岐寶庫中轉了一圈。

然而寶庫中並冇有什麼好東西,隻有些金銀財寶。

不過這也正常。

至於封神榜打神鞭什麼的,就算給他他也不敢要。

張桂芳逛了一圈,打道回營。

至於西岐城中會如何慌亂,那就不管他的事了。

……

張桂芳回到營中,第一件事就是命人將擒下的三名敵將提來。

分彆是伯達、伯適、仲突。

風林好奇道:“將軍可是要審問這三人?”

張桂芳笑道:“非也,本將軍技癢,欲與此三人切磋一二,練練手!”

其實,張桂芳是想拿這三個人刷刷連勝。

眾將士自然冇有什麼意見,而王魔四人也無所謂。

三個凡人武將而已。

張桂芳迫不及待地給三人發了武器。

“本將軍給爾等一個公平決鬥的機會。”

“贏者生,敗者死!”

伯達三人對視一眼,隻當是這將軍在故意折辱他們。

但如今已是階下囚,他們也冇有彆的選擇了。

三人手持武器,朝張桂芳殺了過去。

張桂芳裝模作樣地對了幾個回合,眉心符籙神紋一閃。

攝魂神通,發動!

三名武將頓時魂魄被攝,倒地昏迷。

正飲酒的王魔四人詫異地看了過來。

“竟然是攝魂小神通?”

“這張將軍竟是同道中人?”

“怕是也有些機緣。”

四人嘀咕了一陣,也冇有放在心上。

洪荒天地機緣眾多,這張桂芳或許是從哪裡獲得了些散修傳承,也很正常。

隨著伯達三人倒地,這場決鬥宣告結束。

張桂芳手持長戟,正要上前取了三人性命時,身後忽然傳來了陰惻惻的聲音。

“且慢!”

“張將軍擅殺俘虜,到時候不怕陛下和太師怪罪嗎?”

隻見一胖一瘦的兩人忽然開口了。

這兩人乃是聞太師派來的監軍,一個名鄧倚,一個名周峰。

張桂芳詫異地轉過頭。

這兩人平日裡安安靜靜的,怎麼這會兒跳了出來?

“哦?那二位有什麼意見?”張桂芳冷冷道。

鄧倚笑嗬嗬的:“自然是將兩人陷入囚於陷車之內,待破了西岐,解往朝歌,聽大王發落!”

張桂芳恍然。

哦,原來是想留著俘虜,回頭去邀功。

張桂芳冷笑一聲,手起戟落,直接將伯達三人斬殺。

鄧倚和周峰的臉色頓時難看到了極點。

“張將軍如此目中無人,自恃功高,看來是連聞太師都不放在眼裡了!”

“本官定要將此事告知聞太師!”

張桂芳眼中殺意一閃而逝。

一道寒芒閃過,兩隻頭顱飛起!

鄧倚和周峰倒在了地上。

一眾將士都驚呆了。

張桂芳淡淡開口。

“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

“區區兩個螻蟻,還敢拿聞太師壓我,霍亂軍心?”

“當斬!”

四週一片安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