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陽向大地灑下金輝,整個深城披上蟬翼般的金紗。太陽已靠近西山,東邊,升起了一個月牙。

羅文傑在寫字樓門口徘徊著,他很著急,作為一個小企業的老闆。一點差錯都有可能成為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為了小鄭這件事付出巨多的精力。今天用了10萬的代價,終於請出了千佛寺的高僧過來替小鄭超度。

剛好網上有個大師也答應幫忙,作為一個精明的老闆,一件事怎麼能付兩份錢呢,這是對老闆的侮辱!

於是約好同一天解決問題,就是有點糾結,到時兩位大師不知道會不會拉仇恨。

“管他呢,反正誰本事高,誰拿錢,老子隻負責給錢,其餘的可不管!”精明的老闆惡狠狠的想到。

在老闆想的出神的時候,一輛寶馬叉7完美的漂移到停車位上,寶馬停車後走下一位慈眉善目,腳步輕盈,一身錦闌袈裟的和尚,他那雙眼睛炯炯有神的盯著羅文傑。

“貧僧千佛寺智善見過施主,貧僧已如約而來,定能為施主逢凶化吉,事業高漲!”

“感謝大師贈言,在這百忙之中還為我這點瑣事操心,不勝感激!”場麵話,羅老闆那是閉著眼睛都能說一堆。

“施主在這裡還要等人嗎?如果冇事了我們就上去你公司,幫你做法。”智善大師納悶的看著羅文傑,對方並不打算移腳步,似乎還在等人。

“大師請見諒,我有一個朋友聽到我的遭遇,向我推薦了一位道長,剛好約定的時間也是這今天,所以…還請多海涵!”羅文傑誠懇的看向智善,甩鍋甩的賊溜。

“冇什麼,這是你的選擇,能和道門的朋友交流也不錯!”智善大師臉色不爽,但並冇多說什麼,站在旁邊靜靜的等待著。

良久,馬路邊的公交站台,11路公交車上正下來一位穿著簡陋的道士,背上還揹著一個大大的雙肩揹包。

“後麵的彆擠,馬上下車了,我的包都被你們擠掉了,這上下班的高峰期公交真不是人坐的!”道士罵咧咧的走過來,邊走邊整理他那淩亂的衣服。

“這靠譜嗎?”兩人呆呆的看著這一幕,一群烏鴉從頭上飛過。

“哈哈哈,不好意思,哪位是羅老闆,久等了!”趙宇大大咧咧地向眾人打招呼。果然身上有實力了,麵對眾人一點都不慌張。不擔心社死!

“這果然不靠譜!”兩人同一個想法。冇看到有一個是穿著袈裟的和尚嗎?這還用問,真是無語媽媽給無語開門,無語到家了。

想歸想,還是要打招呼的,畢竟自己怎麼說也是個有錢淫,“道長你好,我是羅文傑,是我委托你來的,久仰道長大名,這位是千佛寺高僧智善大師!”

“啊!你久仰我,你知道我道號叫什麼嗎?”

“呃!”我擦,這人這麼奇葩的,我的一世英名啊,都怪自己昨天冇詳細看對方資料,社死…

“天色已晚,我們還是先辦正事吧!”還是智善大師解的圍,說完就徑直往電梯走去,怕在這呆久了忍不住一掌拍死這朵奇葩!

大師就是大師,做事從不拖泥帶水!今晚的希望還是要看大師啊!這小子,誒,當空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