蹬,蹬,蹬,三分鐘後,兩警員終於姍姍來到。

進門第一眼就看到了讓他們覺得十分羞恥的一幕。屋內,一個七八十歲的老太太身子正在壓著一個青年,看他們的背影,兩人的臉已經非常的接近,都能聞到彼此的呼吸。青年敷衍的反抗著。

(敷衍你妹啊,本天師累得都冇力氣了)某未來天師內心的獨白。

“哇靠,老陳你看,他們玩得好花啊,你上次去天上人間掃黃有冇有這種節目。”唐美女問向身邊的陳警員,眼睛卻不曾離開兩人。

說歸說,畢竟破爛的房門以及淩亂的房間怎麼看都不像是做那種事的好場所,隻是兩人實在想不明白的是,你一個年輕小夥子居然被一老太太反壓著,你臉呢,不害臊嗎。

趙宇終於找到機會掙脫了老鬼,氣喘籲籲,非常中二道“兩位警官,你們兩位要是看戲就請出門右轉,那邊有樓梯,幫忙就幫我控製住她,讓本天師一劍給她來個透心涼!”

“啥透心涼啊,你倆什麼仇什麼怨,大晚上的在這決一生死!”唐嫣無語了,冇見過這麼能裝逼的,真是不裝逼不會死,裝逼直到死!

直到…與老太太對視的目光,那詭異的眼神,神經失常般的笑容,慘白的臉龐。唐嫣害怕了,作為人民警察的她感到莫名的心驚!

“彆動,舉起手來,再動我開槍了!”迅速的掏出了手槍,直指老太,但也不敢與其對視!

唐嫣VS敲門鬼

(我老鬼不要麵子的嗎?叫我不動就不動)

“桀桀桀,又來了兩個不知道死活的人類,看來今天老婆子我可以飽餐一頓了!”嘴上說著,身子也朝著女警奔來。

“砰,砰”槍響了,並不是唐嫣開的,是陳東,原來是看到老人家不似常人般的舉動,加上唐嫣呆住了,怕她有危險,開了兩槍。

“什麼!!這怎麼可能,這還是人嗎?”兩警員驚了,隻見老太身中兩槍,依舊健步如飛的奔來,不一會子彈就滑落至地上。

“我可冇說她是人啊,你們還發什麼愣,小心彆被她傷了,我們三一起上,還是有希望活的。”趙宇無奈道,這兩人是逗比嗎,這麼危險還磨磨唧唧的。

(這可誤會我們的兩個警員了,畢竟第一次見到打破認知的鬼,不是人人都能做到淡定)

“道長,這真的是鬼嗎?我們該怎麼配合你!”唐嫣著急道,連稱呼都恭敬了不少。

“你們拖住她一會,讓我施法把剩餘的法力輸到桃木劍上,我們隻有一次機會!”趙宇異常嚴肅,畢竟生命隻有一次。

“行,拜托了,老陳我們上吧,你左我右扣住她。”說著兩人便形成包圍之勢對準老太太。

“好,就是現在!我施法好了!”

“我們上!”

“看我的桃木千年殺!我刺!”

“啊!!!不,你們這些該死的食物,該死啊…”說完老太太帶著不甘逐漸風化,消失在世間。

“啊,舒坦,累死本天師了,終於解脫了。”某人衣衫破爛毫無形象的躺在地上。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事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你真是天師?你是天師那乾嘛還報警?還有天師就這麼菜嗎?”唐嫣累的俏臉通紅,仍然喋喋不休的問道。

“我去,姑娘我吃你家大米了啊,你一口氣問我那麼多問題,我怎麼回答你。”趙宇翻了翻白眼。好好的一個姑娘,怎麼就長了一張嘴。

“抱歉趙先生,小唐年輕心直口快,現在事情解決了,我們先休息會,慢慢回答!”江湖不隻是打打殺殺,還有人情世故,陳東就很明白。

“還是陳老哥會做,事情還要從昨晚說起,話說昨晚夜黑風高,我一個人在家……”趙宇滔滔不絕的說著自己的經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