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三國之天下絕唱 >   第2章

孫琦在焦慮中渡過了三天,突然下人來通知孫琦,老婦人有請!

孫琦急忙跟著下人來到吳氏的的院落。進入後院便看見為首的吳氏正在哭泣,孫琦不明所以,便詢問吳氏。

“母親怎麼了?”孫琦不問還好,一問吳氏一把拉住孫琦放聲大哭道“你兄長在前線遭遇刺殺,傷重垂危,正在回家的路上。”

孫琦心中忍不住悲傷眼睛一紅“母親勿要悲傷過度,我去迎接兄長,仲謀呢?”孫琦看看四周,冇看到孫權的身影。

“仲謀生病了,你彆去看望”吳氏慌忙拉住孫琦的手,好像生怕孫琦前去探望一樣。孫琦急忙拉住吳氏的手問道“怎麼會這麼巧?什麼病還不能探望?”

吳氏止住哭泣,停頓了一會才慢慢的告訴了孫琦“天花!”。孫琦心中一驚,怎麼會是天花,這是死神的代言詞啊!

“彆去探望,先去迎接你兄長吧”吳氏哀求道

“母親放心,我能分清輕重,我馬上去迎接兄長。”孫琦後退一步麵對吳氏跪下磕了一個頭。轉身走向門外,外麵已經備好了馬匹。

孫琦在此見到兄長孫策的時候,是第二天幫忙,在官道上遇見了孫策的護送隊伍。然而卻未能見到,被郎中攔在馬車外,說是不能見風。孫琦隻見馬車被圍的嚴嚴實實的,隻能無奈放棄。

一天一夜的路程,孫策的護送隊伍整整走了十天纔回到吳郡,期間除了郎中偶爾前去查探,中途不許任何人靠近。

在此見到孫策已經是回到府中的第三天。

隻見孫策臉色蒼白,呼吸孱弱。“兄長”孫琦一步跨了過去,拉住孫策的手,哭喪著嗓子喊道。

孫策勉強的笑了笑看著孫琦,仿若迴光返照精神好了很多。

“仲叔你之前不喜歡權勢,我都隨你!可惜這次不能隨你了,我不行了。以後我江東的基業能否守住全靠你了。”孫策一口氣說完一句話,臉色差了很多。

“兄長,不要多說,好好養傷,一定會好起來的。”孫琦悲傷的看著孫策,感覺天塌了!

指著邊上的一箇中年人和一個年輕人“我自己知道自己,來見過子布和公瑾。”孫琦茫然的看著張昭和周瑜。這兩人孫琦很熟悉,張昭管理這孫策的內務,周瑜幫著孫策出謀劃策。

孫琦抹去淚水,側過身麵對二人。“見過子步先生,見過公瑾兄長。”二人連忙回禮口稱“不敢”。周瑜和孫策、孫琦同年,但是比他們一個多月。

“舉江東之眾,決機於兩陣之間,與天下爭衡,卿不如我;舉賢任能,各儘其心,以保江東,我不如卿。卿宜念父兄創業之艱難,善自圖之!以後,外事不決問公瑾,內事不決問子布”孫策喘了一口氣過了一會腦袋微微轉向二人“仲叔以後要靠二位了,假如...”孫策一口氣冇傳過來,斷了呼吸。

孫琦雙膝一軟跪了下來,周圍的人一臉悲傷的也跟著跪了下來。記憶中,孫策對外人格外囂張,但是對家人很好,特彆是對他這個弟弟,基本上有求必應。曾經曹操想要把侄女許配給孫琦,孫琦不樂意此事,便找到孫策求情,孫策想都冇想答應了孫琦,也覺得曹操的侄女配不上自己的弟弟,最終曹操把他的侄女許配給了另外一個弟弟孫匡。

靈柩停放七日之後,孫策下葬。張昭替孫琦上表朝廷繼承孫策的吳候之位。七月一日這天,孫琦正式接受朝廷冊封拜為討虜將軍,兼領會稽太守,駐守吳郡。

這天孫琦正在接受眾人的叩拜,卻突然眼前出現了一幕情景“宿主輔助係統正式啟用:天下爭霸正式開始,宿主繼承吳候,覺醒前世記憶。當今天下朝廷無道,民不聊生,正是宿主爭霸天下解救萬民的大好時機,請屬主多加努力。”

“屬主:孫琦

天賦:能人善用(親自任命屬下不易背叛)

狀態:10(正常人。)

技能:無

任務:啟用係統,繼承武侯。已完成

獎勵:100經驗(10經驗可轉化1狀態點或者是1技能點)”

商城(請自行檢視)”

“仲叔?”一個聲音打斷了孫琦。孫琦抬頭一看隻見一群文武大臣都看著他。是周瑜善意的提醒了孫琦。

“以後軍隊的事情交給公瑾,現任命公瑾為三軍都督,一切軍事事務由公瑾負責;領府署的事務由張公負責,張公為我將軍府長史兼任軍師中郎將。”孫琦把諸葛亮的官職搬過來給了張昭。

二人口頭稱謝,簡單商議了穩定軍心和民心之後便散去了。

孫琦一個人來到書房,仔細回想其腦海中的記憶,原來自己在釣魚的時候跌落江底,莫名其妙的穿越了過來。但是封印了記憶,捏造了另外一套記憶給了他。名字冇變,還叫孫琦,多了一個字叫仲叔,而且修改了所有人的記憶。孫琦就是孫策的孿生弟弟。直到孫策去世,孫琦接手孫策的勢力,記憶的封印才解除。

孫琦感覺很驚訝,又有歡喜。三國爭霸啊,以前多麼的嚮往啊!最後研究起係統來,打開商城一看,100點竟然基本上什麼都不能買,隻能買一些糧食而已,後麵的全黑色,而且也冇有任務釋出,但是找到了隱藏係統的辦法,隻要心中想著關閉,係統就關閉了,想著打開,係統就自動打開了。

很像是高科技的玩意。這時侍衛通報,周瑜求見。

孫琦很詫異,這個時候周瑜應該去軍營或者回家啊,怎麼來了他這裡。但是又不能不見,剛表現出一副信任的樣子,如果不見就說不過去了。

孫琦隨著下人來到外麵把周瑜迎入書房。這年代一般不信任的人是不會讓他進入書房的。

“仲叔今天突兀了,不能這樣任命我為三軍都督。下麵的人不好安排。”孫琦知道周瑜的意思,大概是說這樣全部放權,下麵一部分人會有異心。

“公瑾兄不必多慮,我信任你就像信任我的兄長一樣,再說這全軍上下我都不熟悉,隻有公瑾兄才能令他們折服,讓他們迅速歸心。以後拜托公瑾了!”孫琦說完起身彎腰下拜。

“仲叔折殺我了,這基業也是令兄創下的,我答應過你兄長一定會幫你守好這片基業。但是中叔,你也不能撒手不管,走和我一起去軍營走走。”周瑜很感動,大有種士為知己者死的感覺。

“兄長纔去,人心不穩。公瑾稍後,我去換身衣服和你一起。”孫琦歎息一聲,起身走走向臥室,把候服換下,換上將軍服飾和周瑜一起向著軍營而去。

接下來幾天,孫琦安安心心的和周瑜一起去軍營巡查,此時軍中隻有程普、黃蓋、周泰等大將。而且騎兵不過萬,但都是孫策留下的精銳-丹陽騎兵。天下有名的精銳,其他全是水軍和步兵。

騎兵和步兵冇什麼好說的,但是水軍還是很值得說道說道的,水軍的先決條件是戰船,這年代的船分為當分戈船、艨艟、鬥艦與樓船。

戈船又稱哨船,作戰時遊戈在外進行偵查騷擾敵軍。所以承載人數不多,一般六到十二人左右。

艨艟做為先鋒軍的坐船,可以容納二十到五十餘人,隻要是狹長速度款,所以一般做為先鋒部隊的船隻。

鬥艦在大型戰役中是先鋒官的坐艦,在小型戰役中是指揮官的坐艦。可配載百人以上。船的兩頭裝有硬木撞角。如果速度達到一定程度可以擊穿對麵的船隻。

樓船就有意思了,這個真的是分為兩道三層。最底層是劃槳的水手,上麵載人,最大可載兩千餘人,隻有大型戰役或者運載士兵的時候纔會動用。

聽完周瑜的介紹,孫琦大開眼界,以前雖然在武船上班,但是卻冇有仔細的瞭解過古代戰船的構造。

孫琦指著鬥艦問周瑜“這兩頭的撞角能否裝上長矛似的鐵錐。可以隨時取下來的,萬一遇上要要跑的敵軍,可以直接撞到對方船隻上連在一起,讓對方無路可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