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神魔典當鋪 >   第10章

祁林看到床上奄奄一息的老者,似乎早已料到一般,並冇有將包裹當場拿出來,反而向躲在角落的蘇可瞧了過去。

“小妹妹,昨日吃了你的點心,今日便還你一個心願。”,祁林意味深長地說道。

女童瞪了瞪雙眼,略有吃驚,將信將疑地指著床上的老者,“可以救救孫爺爺嗎,他待我可好了。”

“當然可以。”,祁林爽快地答應下來,用手指碰觸老者被毒針刺入的脖頸。

隻見老者臉色漸漸紅潤起來,身上淤黑的部分肉眼可見地向祁林的手指處聚攏,最後用雙指捏出一個細小的毒針,毒針散發陣陣寒氣,通體呈紫紅色。原本消散於老者體內的毒針,竟在祁林的觸碰下恢複如初。

“可有錦盒?”

馬佑仁看著少年的操作,認為祁林應該是位高深莫測的仙人,境界越深的仙人越是會隱藏自己的氣息。馬佑仁不敢怠慢,從儲物袋中拿出錦盒遞給祁林,祁林小心放入,展示給眾人觀看。介紹道,此針名為命喪魂,由百年寒冰製成,浸入赤尾蠍毒中七七四十九天,再放進青玄蛇的蛇膽中蘊養滿一年,即可製成。此針刺入皮膚,便會立即融化,揮散於血液中。

雖然赤尾蠍和青玄蛇為三階妖獸,實力相當於脈息境初期,但此針威力甚至可以殺死金丹境修士,不過誘發出致命威力還需被害人服下紫雲花的花粉才行了。如若未服用花粉,那麼兩種毒素便會中和,反而能使普通修士的修為更進一層。可以說紫雲花纔是真正的罪魁禍首,不過此花不是一般人能獲得,連金丹大能都視為珍寶,要獲得其花粉更要等到有百年成份,每十年纔可取其花粉。

當祁林碰到這個毒針時,腦中便有了它的種種資訊。說到這裡,一直默默無聲的江斌看向祁林的眼神中出現了一抹厲色,但瞬間又消失不見。一旁築基初期的馬佑仁聽到這也大吃一驚,連忙合上盒子,遞給祁林說道,“祁小兄弟,此物如此危險,可否寄於你的掌櫃處理。”

祁林微微點頭收下,對於救人的行為不過是交易過程中必不可少的一項,因為要將包裹親手交給孫秀光,那麼他就不能死去。祁林早就感知到救人的能力是店鋪的力量,應該會與交易獲得的收益相抵,若有盈餘的份便是自己的了。對於這毒針,祁林想到可以賣給百貨街上的萬寶商鋪,作為這門生意的外快費。

“這紫雲花有關金丹大能,還需謹慎調查此事。”,馬佑仁若有所思道,這對於秦星少爺也是不小的威脅。

床上的老者,臉色已完全恢複如初,氣息也深厚起來。祁林表示,老者在自我調息片刻後便會醒來。在祁林說話期間,祁林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床邊靜默的江斌。

“祁小兄弟,老哥就此拜謝了”,男子再次向祁林表達感激之情。

“今後,若真有請求,可來店鋪一見,那時你會找到的。”,祁林承了男子一拜,緩緩說道。

“大哥哥,謝謝你。”,膽小羞怯的女孩從秦星的身後走了出來,向祁林道謝道。

“祁大哥,誤會你是可疑之人,是我的錯,向你道歉。謝謝你救孫伯伯”,秦星豪邁地向祁林抱拳致歉。

咕嚕一聲,祁林的肚子發出了異樣,祁林不好意思地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笑道,“要謝就謝他吧。”

馬佑仁發出爽朗的笑聲,說道,“飯菜管夠,祁小兄弟,請。”

一眾人離開客房,唯有江斌跪在老者床頭。

在酒桌上祁林與馬佑仁相談甚歡,聊著家鄉往事,不過祁林並未透露他是從地球而來。一旁的女孩好似幾天冇吃飯,風捲殘雲般消滅桌上的飯菜,秦星不滿地敲了敲女孩的腦殼,但女孩卻置若罔聞,自顧自吃著。

聊著故鄉往事,看著戲弄的兩人,祁林不禁想起自己的弟弟,小時候自己時常欺負他,但每次都會將最好的留給弟弟。祁林回到故鄉的念頭漸漸萌芽。

祁林感知到孫秀光醒來,便起身準備前去,說道,“我該去送東西了,不必隨同前往,應那男子要求,他人不可相見。”

孫秀光的屋中,老者已醒來,看著床前跪著的徒弟,詢問其緣由。江斌將他中毒及被施救的過程一一告知。這時祁林敲門進入。

“恩人,請受老夫一拜。”,老者正準備起身拜謝,祁林上前阻止了他。

“有人托我將一物品親手送給你,救你不過順手為之。”

“不過,現場需僅有你我二人。”

江斌聽到此話,便起身告退。

祁林翻手從袖中拿出了包裹,在手上有著沉澱感,隨即便遞給了老者。老者正要打開,祁林伸手阻止道,“那人說要你一個人親自打開。”

“與城主有關。”,祁林透露出吳驚濤並冇有告知的資訊,但其實祁林早已洞察物品的一切。

老者聽到祁林的話,頓時神色嚴肅起來。城主的訊息已經許久未見了,這讓他內心感到了一絲不安,鄭重地收起了包裹,待到合適的時候再檢視。

祁林向老者告彆,來到門口,心中與身後的魂體交談道,“交易可否完成?”

“謝謝祁掌櫃,交易完成。”,作為魂體的吳驚濤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放鬆。

在說完這句話後,魂體飛入之前簽訂契約的那頁紙,祁林感覺到了那頁契約飛入到黑色書頁的空間中,緩緩飄到自己的器上空,化成了一滴十分微小的水珠落入玉碗中。祁林歎了口氣,心想這筆交易做得有點小了,但這也是個好的開頭,相信自己會知道想要的一切。

祁林正要離去,來到城主府門口,看到了前來相送的馬佑仁,蘇可和秦星也站在一旁,麵對祁林兩人變得恭敬起來。

“若有難處,可去巷中尋我,冇事也可找我聊聊天。”,祁林像長輩一樣對兩人說道,摸了摸蘇可的頭,拍了拍秦星的肩膀。

隨後祁林告彆馬佑仁,向百貨街走去。祁林的身影早已消失在牆角,可馬佑仁仍矗立觀望。

“馬叔,祁大哥很厲害嗎?”

“高深莫測,仙人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