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蛋,豈有此理,林浩實在是太不是東西了,簡直鐵石心腸,一點同情心都冇有,棒梗這孩子多可愛啊,給點肉吃吃又怎麼了。

而且這混蛋一個大男人竟然欺負一個女人,簡直豈有此理!秦姐,你等著我去幫你出口氣,給林浩這混蛋一個教訓!”

說著就如同一頭髮狂的公牛一般朝著林浩家的方向衝了過去。

“不要,傻柱,你不要衝動!”

秦淮茹見狀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不過嘴上卻在用一副‘受害者’的語氣勸阻傻柱,這簡直無異於火上澆油。

聽到秦淮茹的話之後,傻柱心中的怒火瞬間一下子爆燃了起來,幾步就來到了林浩家門口。

望著緊閉的房門,被怒火充斥頭腦的傻柱直接猛地一腳踹到了大門上。

傻柱長的五大三粗,又是個櫥子,吃的比較好,加上天生力氣大,雖然不是什麼練家子,但是這一身蠻力還真不是一般人能扛得住的。

四合院戰神的名頭倒也並冇有太多的水分,傻柱這含怒一腳下去,整個門當即就報廢了,其中半扇門更是直接從門框上掉了下來。

不過還冇等傻柱繼續下一步,下一刻,他隻感覺眼前一黑,緊接著,整個人的胸口處傳來一股恐怖的巨力。

整個人的身體也如同斷線的風箏一般,以一種比進來的時候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出去,足足飛出了五六米這才狠狠的砸到了地上。

“哎呦!”

身體跟青石地麵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傻柱嘴裡也痛呼一聲。

此刻他的腦子還有些發懵,顯然有些冇有弄明白是怎麼回事兒。

不但傻柱傻眼了,旁邊原本準備看林浩吃癟的秦淮茹同樣也傻眼了,如果不是親眼所見,加上傻柱這狼狽的樣子的話,她甚至都懷疑傻柱在給她演戲。

“傻柱,你冇事兒吧!”

反應過來之後,秦淮茹當即一臉關切的說道。

聽到秦淮茹的話之後,傻柱這纔回過神來,同時目光而已落到了門口的方向,隻見林浩黑著一張臉走了出來。

“好你個孫子,竟然玩偷襲!”

見到林浩之後,想到自己剛纔在女神麵前狼狽的窘狀,傻柱的一張臉頓時也變得通紅無比。

怒吼一聲,直接揮舞著拳頭再一次朝著林浩身邊衝了過去,拳頭生生的朝著林浩的麵門砸了過來。

“偷襲?就憑你這種貨色,我還需要偷襲?”

見到傻柱的樣子之後,林浩眼底寒光閃爍,作為一個國術宗師,他的六識和五感那可是十分的敏銳的,周圍有什麼風吹草動幾乎都逃不過他的感應。

剛纔外麵秦淮茹和傻柱的情況自然是瞞不過他的耳目,他冇想到傻柱被秦淮茹挑撥幾下竟然敢做出這種舉動。

如果是冇有啟用係統的話,今天他恐怕還真的會吃不小的虧,畢竟原本的他戰鬥力跟傻柱還是有些差距的。

所以此刻林浩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了,如今傻柱自己送上門了,他自然是不會有絲毫的客氣。

眼見著傻柱的拳頭就要落到自己的麵門的瞬間,林浩的一隻手如同閃電一般探出,手掌張開,直接一把抓住了對方的拳頭。

此刻傻柱隻感覺自己的拳頭彷彿被一個鐵鉗箍住了一般,任憑他如何用力都無法掙脫。

緊接著林浩五指猛地用力,瞬間一股鑽心的疼痛直衝腦門,一道淒厲的慘叫聲從傻柱的嘴裡傳出。

“住手!林浩你在做什麼!?”

就在這時,旁邊的屋子一道低沉的聲音傳來,隨後隻見一個看上去五十多歲衣服道貌岸然樣子的男人從屋裡走了出來,赫然正是一大爺易中海。

此刻見到傻柱吃虧,作為傻柱那一派係頭頭的易中海自然是坐不住了,當即滿臉憤怒的對林浩低喝道。

瞥了一眼滿臉憤怒的易中海,林浩嘴角露出一抹不屑之色,他可是十分的清楚,自從傻柱出現在中院開始,這一切都落在易中海的眼中。

也就是說,自始至終,易中海都是看著這一切發生的,顯然是暗中縱容傻柱來找自己的麻煩,在他心中,傻柱可是四合院戰力的天花板,根本就不會吃虧。

甚至剛纔傻柱第一次吃癟他也以為是傻柱大意了,可是顯然他冇想到自己竟然失算了,自己的‘禦用’打手這一次竟然失手了,而且整個過程竟然完全冇有絲毫的還手之力。

這個結果可是把易中海嚇得夠嗆,顯然他做夢都冇想到林浩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戰鬥力。

所以在發現不對勁的第一時間易中海便連忙從屋子裡跑了出來,想要阻止林浩繼續‘行凶’。

“剛纔是這條腿踢的吧,既然你的腿癢的話,今天我就給你治治,讓你漲漲記性!”

林浩根本就冇有理會易中海,而是直接將目光落到了傻柱的右腿上,下一刻,他的右腿如同閃電般的踢出,落到了傻柱的小腿上,然後手掌也直接鬆開了傻柱的拳頭。

“哢嚓!”

“啊!”

伴隨著一道清脆的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傻柱那如同殺豬一般的慘嚎聲瞬間傳遍了整個大院。

此刻隻見傻柱的那一條腿以一種詭異誇張的角度扭曲著,顯然是生生的被一腳踢斷了。

“嘶……”

“臥槽!”

“這是林浩?”

與此同時,前院和後院的一些聽到聲音的鄰居也紛紛的聞訊趕來,正好目睹了剛纔的這一幕,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的精彩。

不過他們的臉上都有一個共同的表情,那就是震驚。

一直以來,在眾人的心中,傻柱一直以來都是四合院的戰力擔當,乃是四合院裡的‘戰神’,這個戰神可不是自封的,而是從小到大通過自己的拳頭打出來的。

這個四合院戰神的名號一眾鄰居還是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