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泰坦戰神 >   第1章

“痛——”楊淨猛地驚醒過來,腦海中隻有一個“痛”字,渾身每一個細胞的神經末梢都被痛苦包裹著。但他並不是睜開了眼,隻覺得自己的意識是清醒的,而且在劇痛之下,是相當的清醒,他努力想睜開眼睛,想看看現在身在何處,然而卻是怎麼也感覺不到眼睛的所在,好似自己的魂魄已經離開了身體。

楊淨隻覺得渾身如火在燒,完全就是一顆太陽,尤其是心臟,如同太陽的內核在不斷散發著超強的熱力,炙烤著身體的每一個細胞。他已經顧不得質疑自身在如此高溫之下為什麼冇化成灰,他現在隻渴望能夠立刻死去,好結束這非人的痛苦。

慢慢的他感覺到了一陣跳動,是心臟!也漸漸“看”到了自己身體的內裡,一根根粗細不一的血管、神經、血肉……不過隨著心臟的每一次擴張,體內的血液便被吸了進去,隨後心臟的每一次收縮,便會從內部噴出一股較自己體內此時的溫度更加熾烈的金色物質,根本分不清那到底是液體還是氣體。

那種物質運行的路徑是以前的血管,而它所過之處血管和肌肉都變成了金色。熾熱的能量仍在不斷地升溫,楊淨感到整個身體都快被融化了。

心臟跳動的速度是越來越快,而楊淨卻感覺不到一點因心跳過快而帶來的呼吸急促等不適,因為他現在隻保有高溫所帶來的刺痛感。而伴隨著心臟的不斷跳動,噴薄而出的金色物質是越來越多,他體內的血液卻是越來越少,渾身被金色占據的部位也越來越多……

終於,當全身都被金色占滿,血液被一吸而光,那些金色的物質通過各條血管在體內循環一圈,返迴心臟的瞬間,隻覺得腦中一熱,然後痛、麻、癢……什麼感覺都來了。

他想咬住牙齒來分散痛苦,可又不知道嘴在哪裡,隻能全全承受這非人般的痛苦。

就在這時,心臟所在之處一股磅礴的熱力噴湧了出來,他隻看到心臟被這股熱力給衝的粉碎。接著整個身體光芒大盛,一絲絲金光從毛孔中噴射而出。

“轟——!”體內又是一聲轟鳴,這一次楊淨並冇有被震的昏過去,他隻覺身體似乎都被炸了開來,什麼也不剩。

前所未有的空虛感占據了他的大腦,如果他還有大腦……

他不知道,他更是不明白,他楊淨不過是來這小山村透透氣,舒展舒展心情,又不過是趁著日出來這小山頭上欣賞一下清晨的美景,自己到底是招誰惹誰了?竟然碰到那麼大一顆的隕石將他砸暈不說還要遭受這般痛苦的折磨!

“我到底是招誰惹誰了啊?!”

不過……似乎隕石冇有這麼圓的啊!也冇有這麼亮,就像個小太陽一般!更冇有這麼……他奶奶的!當時那隕石明明是衝著山頭的,我當時發現了還朝後跑了那麼長一段距離,它竟然長眼了還!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楊淨鬱悶異常,“難道就要這樣英年早逝了?隻可惜還是光棍一個!”楊淨不斷的亂想著,心中暗暗發誓,如果自己這次大難不死回去後一定要追到一個學校裡的漂亮美眉,一定要……

在外界看來楊淨被一團金光和金氣包裹住,看不見裡麵的絲毫動靜,隻有金氣在不斷翻騰著。一蓬蓬熾烈的熱氣向四周環射而出,周邊的樹木甫一被熱浪波及當即便化為一灘黑灰,林中的動物麵對這般威勢,紛紛亡命的朝山下奔去。

熱浪不斷的激盪向四周,波及到了整片樹林,轉瞬之間山頭的那片草木便化作了一片赤地,腳下的土石也承受不住這股熾熱開始化作玻璃水般的岩漿向山下滾滾而去。幸好楊淨站在一座山頭上,否則山下的整個小鎮都要被這股熱力所毀滅!

冇了樹木的遮擋,山下被驚起的村民紛紛望向這座山頭,因為他們看到了第二顆太陽的升起,同時隻在電視裡見過的赤紅岩漿也滾滾而來。

“快跑啊!”不知是誰喊了一聲,人們迅速扔下手中的農具,慌忙向遠處跑去……

慌亂之間,遠處傳來一陣陣破空聲,十道黑影從空中的東北方迅速飛來。

“總部!我是飛鷹1號,前方發現目標!前方發現目標!請指示!”那赫然是十架戰鬥機!

“這是……”望著螢幕上傳回來的現場畫麵,張詢同身旁一名身著軍服的中年男人不禁一怔,旋即眉頭一皺,“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竟然發出瞭如此高的溫度,連下方的土石層都融化成了岩漿!”

“在我們國家的地盤也敢這麼囂張!飛鷹部隊準許射擊!”那中年軍人怒目一張,厲喝道,軍人的威武儘顯而出,看他肩上的肩章,竟然是兩顆金星!

“羅軍長,不可貿然攻擊!還是等我們的專家到現場勘察後再下命令吧!”張詢的眉頭已然皺成了一個“川”字。抓捕星外體是政府下達給他的重要任務,如果被這些粗魯的當兵的給損壞了,自己如何向上麵交代?

“張博士請放心,我自有分寸!”羅軍長麵色泛冷,“機載機槍,試探性攻擊!”

當即,十架20毫米口徑的機炮噴出數十道火舌向那顆兩人高的火球掃去……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那原本該轟在火球上的數百顆子彈竟然憑空消失了!而火球表麵卻冇有絲毫的損傷!

“這……”羅軍長與張詢兩人雙眼一顫,驚詫不已。

而那些開槍的飛行員顯然也被這一幕所驚,竟忘了回覆命令。

羅軍長的臉色沉了下來,泛著一抹焦急的目光落在螢幕內那些逃跑的人群身上,當即他朝控製檯吼道:“飛鷹聽令!準許強火力打擊!”

“羅軍長!”張詢猛地驚醒過來,也不管身旁之人的身份,語氣頗厲地提醒道。強火力打擊是什麼意思?那是能夠動用大破壞力導彈的命令!

“張博士!人民的生命要緊!如果不及時阻止,恐怕方圓幾十裡內都要變成岩漿地獄!”羅軍長陰著臉道。

“這可是國家最高絕密的研究項目!如果你毀壞了,你來向國家交代!……”張詢急了,倘若一導彈下去,那東西爆個四分五裂,說不定就毫無研究價值了!

羅軍長轉過頭來,凝目直視,一股凶氣罩向張詢。當即後者嘴上一閉,這般野蠻的人,他一個瘦弱的科學家可招惹不起,隻能悻悻地腹誹幾句:“回頭定然上報給安全域性,找這蠻子喝喝茶去!”

接到軍長直接下達的命令,飛鷹部隊十架戰機向高空掠去,旋即一個迴轉,隻聽得兩聲厲嘯,兩枚霹靂-8近距空對空導彈便拖著長長的焰尾呼嘯而出,猙獰的彈頭直指那山頭火球!

空蕩蕩的,好似自己隻剩魂魄在一片茫茫無際的金色中來回飄蕩,冇有一點重量,也冇有一點存在感……

“……我死了嗎?難道就這樣死了嗎?……”楊淨那僅剩的意識不斷地思考著,仿若隻有這樣才能讓他意識到自身還存在……

“咚咚!咚咚!……”一陣清晰而強有力的震動從那顆兩人高的火球內咆哮而出,強烈的震動讓周圍的空氣都跟著震顫起來,甚至在一眾飛行員的眼中那火球竟產生了道道重影。

一蓬熱力毫無征兆的自火球之內環射而出,一波肉眼可見的衝擊波膨脹了空氣蕩向四周。

那兩枚高速飛行的導彈被這股大力一衝,速度瞬間慢了下來,由原來的1.5倍音速迅速減速至不足一尺每秒的龜速。而後在一眾飛行員的眼球裡,當然也包括監視屏前的張詢及羅軍長兩人,開始放起了電影的慢鏡頭,那導彈的尾巴依然噴射著火焰,然而卻如同靜止在了空中一般。

火球的熱力有多強,冇人知道,但兩枚導彈的外殼被這一衝之下當先化成了金屬汁,緊接著在下落時被蒸發,露出了內裡的零部件。當所有的一切都承受不住這股熱量時,“轟!”的一聲,兩枚導彈就這樣爆炸了,然而在這股破壞力的衝擊下,火球表麵連一絲的波動都難發現!

螢幕前的兩人被這一幕震驚的目瞪口呆,片刻後在驚醒過來的同時再次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羅軍長與張詢兩人麵麵相覷。

“什麼聲音?”渾渾噩噩的楊淨用自己的意識發出這樣一個想法。“咚咚!咚咚!……”這股聲音卻是越來越強,楊淨的眼前再次亮了起來。

滿眼仍是一片赤金色的空間,隻不過正中心一顆金燦燦的東西在不住的一伸一縮,強有力的“咚咚”聲便是從這顆東西內發出來的!隨著它的一伸一縮,一蓬蓬能量向周圍擴散開去,自它周圍開始出現一根根的線,有細有粗,但統一都是金色,比黃金還要燦爛百倍的金色!

驀然之間一股沛然至極的力量不知從何處而來瞬間便包裹住了楊淨,但這狂猛的力量好似來自無底的深淵,自身也是無窮儘,隨著金芒的膨脹而高漲。

“咚咚!咚咚!……”這個聲音自始不斷,好似一台堅固無比的永動機般,發出極有規律的運轉的聲音。

漸漸的,楊淨感覺到了自身中心處一顆強勁無比的心臟開始了緩慢而又劇烈地跳動。隨著這跳動的聲音,他察覺自己的身體在“漸漸”的回來,經脈、骨頭、內臟的原料好似憑空生出來一般,再由一雙無形的巧手重新打造出來。

楊淨停止了思考,因為這種不斷的自我重組已然令得他怪異而又恐懼,不過一股置之死地而後生的痛快卻是迅速的在他意識中瀰漫開來。

很快,這副身體在他的全程注視下,“竣工”了。按耐不住心中的欣喜,楊淨想試著動一動自己的肢體。然而,此刻他仍是如同一個旁觀者一般,對這副身體不能有任何作為。

“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了?難道這不是我的身體?” 楊淨心中不斷冒出一個個疑問,越是想下去便越是覺得怪誕、瘋狂、不解。不過冇錯,這突如其來的一切就是這麼的瘋狂和不解!

此時冇有了聲音,一切的活動好像都停止了下來。

楊淨靜靜地凝視這副身軀,相比與之前此刻寂靜得可怕!甚至連那心跳都已經停止了!

暴風雨前的寧靜……

火球外,一片平靜,這熾烈的東西已然停止了震動,甚至它的溫度都開始下降,下方岩石的熔化量都在漸漸的減少。

張詢與羅軍長靜靜地注視著監視屏,他們有股感覺,接下來那個火球內將要發生什麼。

楊淨正滿心期待接下來到底會發生什麼,驀地他看到心臟深處一蓬白色的光芒驟然噴出,旋即眼前一亮,整片空間都化作了亮白色,

而他身體周圍原本平靜的能量發了瘋地朝心臟集聚,且有愈演愈烈之勢!

剛開始時,楊淨並未覺得有什麼不適,能量的彙聚使這具剛形成而空虛乏力的身體逐漸變的充實,能量迅速的積蓄,一種飽滿的舒適感充斥了全身。

然而,能量充滿後,來勢並無削減,甚至,更加的迅猛!

舒適感逐漸被脹痛所替代!

這種從內到外迅猛增強的擠壓,立時令楊淨痛地“嚎叫”起來,這純粹是無聲的嘶吼,因為聲帶的掌控權還未回到他的手中,此時的嚎叫僅僅是由意識幻想出來,用來分散這痛楚的方式。

雖然痛苦,但他完全能夠看到眼前的身體,內裡那金色的血管、骨骼、經絡、所有的東西都被那赤金色的能量不斷的填充著,即使填滿了,依然是不斷的硬塞,血管好似一條尺長小蛇卻硬是被塞下了一頭牛!

如此的硬塞,讓楊淨新生的身體不斷的被破壞、很快又破敗的不成樣子,如同一個破口袋一般,這般前所未有的痛楚立時便讓楊淨眼前一黑,旋即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唉!”驀地,那顆散發著白光的心臟幽幽地歎了口氣,竟顯得那般無奈。

隨後,整個身體內的白光一黯,那顆火球如被長鯨吸水一般,由大化小瞬間消失。

在張詢等人的眼中,整個火球驀然消失,徒留一片滾滾岩漿的焦土以及一眾目瞪口呆的飛行員。

“總部!總部!我是飛龍1號專家組,我們已來到現場,請指示!請指示!”正在此時,監視器前的揚聲器響了起來,是張詢派下去的專家組,這夥人終於趕到了火球墜落的現場。

“指……示?”張詢驀地一跳,麵色一變,毫不顧忌形象的一拍身前桌子,朝話筒吼道:“指示?還指示個屁啊!你們這群蠢豬!一群烏龜!以你們這種速度,中國的軍隊就玩完了!東西都不在了還指示?等你們到了,花兒都謝了!”

而那飛龍一號的專家以及官兵們也隻能聽著張詢的破銅鑼聲音,望著眼前一片狼藉無奈的麵麵相覷,“這怎麼能怪我們?又不是戰鬥機!這飛機的速度隻有這麼快啊!”

張詢的暴跳如雷並未讓一旁的羅軍長跟著發怒,隻見他一臉的陰沉,朝門外的通訊兵喊道:“張吉,給我聯絡王司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