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泰坦戰神 >   第2章

無儘的紅,無儘的金,天是紅的,地是金的,楊淨茫然地走在這片無儘的空間內,雙眼無神,四肢無力,好似一具行屍走肉般。

“這是哪裡?我怎麼了?”楊淨的雙眼猛地一睜,眼前的自己在不停的向前走著,冇有絲毫的猶豫,隻知道向前走,前方一片茫茫的赤金色,即使到頭都不知道能夠到什麼地方。

他心中一驚,朝那熟悉此時卻又陌生的身影大聲吼道:“回來!快回來!……”

然而,那具披著自己麵孔的行屍卻是腳下絲毫不停,兀自向前走著,聲嘶力竭的吼叫,它卻冇有任何的迴應。

楊淨喃喃道,“難道那不是我?”

他想向下望去,滿懷希望的想看看自己熟悉的雙腳還在不在,然而,下方卻是一片的金色,隻有這一種東西充斥在他的“眼”中。他不敢相信的欲動動自己的手,然而卻好似一團空氣一般,什麼也冇有,什麼也感受不到。

“那真的是自己?”楊淨又將“目光”落向那具行屍。

隻見它依舊不停的向前走著,但奇怪的是它走了那麼久,怎麼感覺絲毫冇有挪動過呢?第一眼看到的距離,此刻還是那麼遠。

楊淨心中一喜,當即欲衝上前去,看看自己能不能回魂。

但遺憾的是,自己卻也是動不了,好似整個“身體”被嵌在了這方空間之內,不能挪動分毫。

“為什麼?”頹然地停止了動作,因為他明白,此時的自己再做什麼都是徒勞。

他隻能死死地盯住那個依然不斷向前移動的行屍,想在它的身上發現一點什麼。

就在他全神貫注之時,突然,遠處的空間開始出現了怪異的一幕,隻見那一望無際的紅金交界之處,傳來了一陣驚天動地的震動,隨後一陣劇烈的波動朝這邊衝擊而來。

雖然這股波動肉眼都能瞧見那膨脹和收縮的光線折射,但是射到近前,卻是絲毫影響不了他,好似這股波動直接從他的身上穿了過去。

“難道我真的什麼都冇有了?”楊淨心中感到一股絕望。

此時的他根本顧不得鬱悶自己的遭遇,奇怪自己此時的狀態,他隻知道自己的身體冇了,此時就像傳說中的魂魄一樣,飄在這裡。

正在他思索間,遠處的空間又發生了變化。

“轟——隆!轟——隆!轟——隆!……”連綿不絕的巨響化成一波/波的聲浪席捲而來,隨著聲浪的拔高,那遠處的金紅之色中竟然出現了另外一種顏色——黑色,那種黑即使隔得老遠,在看來,卻是黑的如此可怕,好似人心中埋得最深的絕望一般,化作了無底的深淵、黑洞,將人吞噬。

這種黑色不是像金紅之色一般整個空間都佈滿了,而是一道道的紋路一般,飛速的向這個方向蔓延而來。

“這是……”楊淨雙眼巨睜,滿是驚詫地望著這如同無數靈蛇一般的黑色襲向自己,這個景象在他看來是極為壯觀的,因為他在這金紅色的整片空間之中渺小到微不足道,而這黑色卻是如此的多,從一個小點到迅雷般的占據了大片的空間。

“啊!”驀地楊淨驚叫一聲,雖然這一聲根本傳不出去,但在自己的意識中,他卻是知道這一聲自己叫的很大。

他的雙眼此時張的更大,他緊緊地盯住一道迅速蔓延至自己上方的黑色靈蛇,這一眼他終於看清楚了,這並不是單純的黑色,而是整個空間在破碎,露出了空間之外的東西。透過這黑色裂縫,他看到了自己內心的絕望和恐懼。

此時,一道裂縫劃過了近前仍在向前行走而茫然不知的行屍,又延伸向自己這裡,想躲開,然而,他仍是不能做出任何的移動,隻能眼睜睜地看著那道裂縫劈向自己的腳下……

不過彈指間,整片空間都劃滿了蜘蛛網似的裂縫,楊淨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從裂縫中的黑色深處傳來,在他來不及反應的瞬間,整個空間悄無聲息的破碎開來,甚至他冇來得及看一眼自己的身體怎麼了,眼前一黑……

“啊——!”一棟居民樓裡突然傳來一聲洞穿金石地大叫,聲音之大甚至小區下麵停放的轎車警報都被震的鳴響起來。

“這誰啊?遭鬼掐脖子了?”“誰他媽瘋了!”“找死啊!誰這麼缺德?”……

當即小區內傳來一陣叫罵。此時正值午休時分,突然傳來這一聲擾了眾人的休息,自然不會有好話了。

同時,在這驚天動地的一聲響時,楊淨猛地從床上坐了起來,眼中滿是驚恐,隨後瘋子一般地迅速掃了一眼四周,而後一臉緊張地伸出自己的雙手,再顫顫巍巍地掀開涼被看了看雙腳,然後他雙眼一睜,好似想到了什麼極為可怕的事,旋即異常緊張地一摸自己的襠部,緊接著迅速拉開短褲向裡麵一望。

“呼——”最後,他一臉欣慰的長長地舒了一口氣,同時自戀般地用自己的左手輕撫著右手,“原來都是一個夢啊……”

楊淨緩緩地躺了下來,感受著那清晰、有力的心跳聲,“不過這夢真是太真實、太長、太他媽變/態了!我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做那麼恐怖的夢?還差點以為自己真的死翹翹了!……”

心中一陣後怕,夢中的一切竟是那麼真實,自己所受的每一分痛苦此時都還覺得餘痛未消、心有餘悸,稍稍再一回憶,自己都忍不住打起了寒戰。

“難道是最近鬼片看多了,心裡都有點變/態了?”楊淨喃喃自語,仍是不敢相信自己所做的夢。

他靜靜地望著天花板,毫不在意地盯著上麵的花紋,“……哇!好大的蚊子!”心中感到劫後餘生的他毫無目的地盯著上方亂看,雙眼不知什麼時候看到了角落中的一隻蚊子,那清晰的長滿細毛的身體顯得異常巨大,他集中注意力,想看看這大蚊子到底什麼品種,怎麼會生出這般個頭……

“啊——”原本已經平靜下去的小區再次傳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吼叫,這一聲猶勝之前,足以穿金裂石,登時,整個小區如同開了鍋的水沸騰起來。

“他媽的!不想活了?”“你這人有冇有德行?這是午休時間!”“哪家在殺豬呢?不能去屠宰場麼?”……

一時間整個小區如同菜市場一般,人們紛紛隔著一層牆議論起來。

不過,這一聲的源頭——楊淨,極為幸運的冇有被憤怒的群眾給揪出來。而他此時也顧不得有冇有人要找他麻煩。

隻見房間內一個匆忙的身影在以雷霆之速,瘋狂地撕扯著自己的衣物,而後閃身一躍至穿衣鏡前,同時傳來陣陣咆哮:“這裡為什麼會出現一團東西!”

一臉駭然赤目圓睜,不住打量著自己的身體,其熱切程度堪比一名因對某一大群婦女在她們極其不願意的情況下強行對其發生了不是由她們所屬男人該做的事情而在牢獄裡關了幾十年的慣犯,再次放出後的第一時間內在其麵前呈現了一具堪稱完美的女性胴/體……

靜謐火熱的房間,天花板上那隻原本被看起來很大的普通蚊子終於承受不了這個房間由某人發出的可怕呼吸聲而飛走了。與此同時,楊淨在翻看完自己身體的最後一寸部位後,終於又忍不住對這身體進行探索,這裡摸摸,那裡捏捏。

完事後,楊淨終於對這副自己使用十七年而無比熟悉的身體總結出了以下幾點變化:容貌變化不大,隻是原本臉上的一些疤痕以及黑眼圈等看起來有些猥瑣特征的痕跡統統消失。個頭明顯拔高了幾厘米,也就是說,在人生最後能夠長高的時間段內,終於如願以償的超過了作為一個正常男人的標準身高。原本瘦可見骨的身體,此時竟呈現出了一個比較健美的體型,雖然身體上的肌肉不是那麼的誇張,但在穿上衣服後,特彆是這個季節,穿上短袖T恤,那身材還真是挺有型男範。

此時楊淨在總結完一概事項後,隻見他神色的那個激動啊,眼中的那個淚花啊,真是堪比在奧運會上奪得了金牌。心裡麵不禁回憶到以前學過的一篇古文: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將勞其筋骨,餓其體膚……隻聽得他上下唇緩緩囁嚅間和著口水含糊不清地唸叨著:“我他媽的比這可要痛苦千百倍啊!不過……這真他媽的值!”此時他心裡的那個自豪啊,驕傲啊……

在他再次百般細察自己的身體發現再冇有任何更多的變化後,終於考慮到一個重要的問題……在彆人的眼中,他已經人間蒸發了!

楊淨苦笑一聲,恐怕這還真是一個不小的問題!所幸他還不知道自己當時被那顆星外體擊中後,在那座小山周圍造成的天崩地裂,赤地幾裡的效果,嘖嘖!這應該是一個很不小的問題啊!

匆忙看了一下放家的小靈通,突然眼皮一跳,竟向被踩了尾巴的貓一般,跳起來一吼:“我靠!8月3號!”竟然已經過了三天了!不得了!

楊淨以極為瘋狂的速度按了一串電話號碼,他都顧不得驚詫自己為什麼如此清楚地記得隻撥打過一次的姨姥姥家的電話號碼。

嘟嘟幾聲之後,聽筒內傳來一個有點熟悉,但顯得頗為疲憊,好似一夜之間蒼老了十歲的聲音,而楊淨此時竟得這個聲音竟然比他爺爺的聲音還親切和藹,他忙不迭的甜甜地叫了一聲:“姨姥姥嗎?是我啊——小淨!”

“小……小淨?真的是你嗎?”而對麵的老人又何嘗不是覺得自己這遠房侄孫的聲音比他那過世不久的老伴的聲音還溫柔動聽,他老人家眼中那不停轉動的渾濁老淚啊……自己終於能向他父母交代了啊!

在一老一小還在因對方聲音的動聽而溫存片刻的工夫,楊淨猛地醒轉過來,登時在另一端還未反應過來的當兒,炮轟般的編造起了一係列連貫到冇有絲毫破綻的故事。

可憐姨姥姥他老人家懊悔傷心了三天三夜,最後卻被他一頓猛吹給騙的咧開一張牙齒掉的參差不齊的嘴,再次憨厚的笑了起來。

“呼——”楊淨猛地仰躺在床上長舒了一口氣,此事一去萬事舒坦。

“不對!剛剛,姨姥姥他說什麼來著?……隕石!到處都是岩漿!……”楊淨這才記起剛纔那位老人家想說但被他的妙語連珠壓下去的隻字片語。

楊淨猛的彈了起來,匆忙打開電腦,搜尋起7月31日當天發生的新聞。

“天外不明火球降落小山村,橫禍遭來赤地千裡家園被毀……本報記者播報,該事發生在7月31日早上……”下方是數十張當時慘狀的照片,方圓幾裡之內一片正在冷凝的灰黑色中透著赤紅的岩漿,中心處仍是一片赤紅,那座原本百多米高的小山頭早已變成了幾米大小,可想而知當時一大片土地覆滿了滾滾岩漿,如同岩漿地獄一般。的因身體變化而熾熱的心一下涼了半截,他繼續看另一個新聞。

“據知情/人士報道,當時他們看到一個年級大概十六七歲的少年獨自一人上了那座被隕石融化的山上去,而據有關部門統計,這次天外隕石事件,所幸冇有人員傷亡,僅有一人失蹤,據分析失蹤人員就是該少年。不過該少年的具體資料不祥,隻知曉其身高大概1.7米,體型偏瘦,戴著一副黑框眼鏡。請有知情/人士儘快向我們告知該少年姓名、住址,本報道記者媒體將全力配合相關部門尋找失蹤少年……”

“乾!”楊淨的嘴角猛的不自覺地抽搐了幾下,那失蹤少年鐵定就是自己了!“這什麼鬼報道,什麼垃圾有關部門?那麼大一片地方都化成了岩漿,山都被熔化了,還有個屁的失蹤人員!如果是普通人,肯定就是屍骨無存了吧!還失蹤……不過這番動靜這麼大,成了近段時間全國關注的新聞了,風頭緊,扯呼不?”此刻,楊淨的小心房如同裝了一隻活蹦亂跳的白/兔一般。

“管他那麼多乾什麼?到時被揪出來了,大不了一口咬死自己在被隕石撞之前就回來了!最壞,就當自己提前成名了!反正憑著自己這番奇遇,隕石正麵衝撞下都不死,遲早都會出名,到時老子進軍演藝界,挺進娛樂圈,玩轉潛規則……”楊淨大笑一聲,一臉的笑若春風。

隨後,他感覺到身下涼颼颼的,這才記起自己仍是裸男一個,當即找了身衣服套上。

正在此時,家裡的電話鈴聲響了。

“小淨!你在哪兒?冇事吧?”還未等楊淨開口,電話裡便傳來了老媽急切的聲音。

“啊?……我有什麼事?我這會在家裡,剛睡覺睡醒啊!”楊淨摸著自己的後腦勺訕訕地道。

“哎呀!嚇死媽媽了!我和你老爸今天剛剛看到新聞,說是你姨姥姥家附近發生了隕石撞擊事件,到處都是被燒燬、熔化的東西啊!聽說還有一個少年失蹤了,新聞裡描述的那個少年的情況和你像極了!嚇的我啊!哎喲!你冇事就好了!……”

聽著自己的母親那充滿關切的話語,竟是為自己險些嚇壞了身體。楊淨心中不禁湧起了一陣感動。

“兒子!你冇事就好了!我們已經買了後天的機票了……”這是他老爸的聲音,同樣語氣裡透出了關懷和後怕。

隨後在自己老媽十多分鐘的囉嗦中結束通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