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怎麼幫她”邱承宇隨謝妍析一起爬到了彆墅的一棵樹上,拿出被裝在塑料瓶裡的紅衣阿飄問她

“嗯,讓她帶我們去見見那個人吧!”謝妍析打開了瓶蓋,讓阿飄帶他倆走向目標所在地

“!!這個彆墅前窗對後窗,房子最外圍之氣口彼此互對中間又無不透光之物體阻隔,這是穿堂煞氣吧。這風水怎麼回事!”邱承宇在樹上問道“師妹,這家人的事業真的冇事吧。”

“看起來冇事!你看夠富吧!把房裡那個道士引出來!讓阿飄解決執念去!”謝妍析默默拿出黃裱紙折了隻黃鸝,把指心掐破滴了一滴血在紙上,就見她手上的頓時真就化成一隻活蹦亂跳的鳥“去吧!”

“式神!你養出式神了?”邱承宇問道

“我冇有養過,這是楚先生小時候教我的小玩意!”

與此同時,不論是楚河真身和分身再次感到了指尖的痛楚!這小丫頭怎麼又動用魂火之力了。看來還得早點把那枚陽平都功印給她養魂,不然再被她亂用魂火,養魂這近3000年的時間可就白費了。楚河分的分身微一思量,便瞬間消失自己剛剛所在之地,隻一霎那再次出現在謝妍析不遠處

“那楚先生到底是誰?”邱承宇的問題再次反問

“不知道!他應該是為我而來!”看著幻化的鳥類引誘走一個彆墅裡的道士,謝妍析示意他放出那個鬼,讓阿飄自己解決問題。

“你在圖什麼”瞥見師妹嘴角無意識的冷笑,邱承宇有些毛毛的感覺,總感覺這人不太正常。

“冇什麼!看戲”不知道怎麼回事,謝妍析說完身上露出的一絲魔氣濃鬱了。

為了謝妍析冇事,楚河的分身隻得分了一絲靈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冇入了閨女轉世的身體裡,阻止了她魂火內繼承於周暉的暴戾魔氣蹦出來。

怎麼回事!妍析明明是金鳳魂火所化,在鳳凰的九雛中這可隻是品階低了自己一點的存在,天生高貴,她不該是魔啊,他閨女這一世究竟怎麼了!魂火遲遲不化形,現在連魔性也出來了,老三雖然是在入魔時生下鳳凰玉胎,但那時這孩子在那段時間都冇事,一點冇有受魔氣影響!為什麼這一世反而有了魔性!

“你認識那人!”邱承宇感覺有點不瞭解身邊這位

“我媽生了四個孩子,我和我哥是雙胞胎,但我媽和前夫生的,還有一個孩子,兩人離婚後我和我哥跟了我媽,那個跟了那個。他那個前夫姓許,那個也姓許。我們去的那個爛尾樓所屬的行遠有效公司就是我那個生父名下的。我算了下,那個紅衣的男友是我那個便宜弟弟!不信,你看!”說著在樹上指著樹下被紅衣鬼追的人道“長相上我們是不是很像”

“是很像,不過你很冷血!”邱承宇問道“那是你弟吧!這麼搞”

“是又如何!他自己活該,自作孽不可活!”受鳳凰的靈力左右,謝妍析恢複到了楚河期望的疏離人的狀態,講了件事“小時候羅清道長為我算命,算不出我的過去,未來,但卻算出我最好遠離不在一起生活兄弟姐妹。和他們有因果,我會變得很慘,而他們也要承受很大的代價”

“我聽你哥說”

“我的家事和師兄你沒關係吧!一個道士養出來道士很正常,一個花花腸子的養出一個花花公子更正常!那倆人對我母親的傷害,對我的傷害我都不會忘!”謝妍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讓她的貴氣更壓人

“那三年前”

“三年前他害我師伯,要我的命,哪怕他是我生父,這筆賬我哥可以當和他無關,我可不會。”

“你想要大義滅親!”

“親人,我們從法律上早就斷絕關係了,我媽還是我媽,我繼父纔是我爸!一想到那個男人會出事,我就會很高興!如果我親手弄,我感到更興奮”她動了動手指,顯得無比的興奮。

不遠處楚河的分身,聽到這個眉頭皺的更緊了,他三閨女這一世到底怎麼回事!明明是性子和長相都最像自己的孩子,怎麼性子開始向魔訶發展了,不該啊?難道又是天道搞的鬼!想著就緩緩向著風城一高中走去,他得去學校會會某人了。

“救命!”許暫一邊逃,一邊扔符,但又因為謝妍析收起了壓製身上的水靈體東西,被聚集的靈力反而增強了紅衣煞的煞氣

“你的靈體真壓不住嗎!”邱承宇發現不對問“我們要不要幫忙!”

“我為什麼要壓下!做錯事不是得自己去承受後果嗎,是吧弟弟”作死謝妍析上線,拿石頭扔了弟弟下,然後跳了下來。

“謝—妍—析?”看著自己同父同母的姐姐在搞自己,許暫一臉驚異“你怎麼在這”

“你還真和你後麵那阿飄有關呢”謝妍析微微一笑“真找死啊”

“身為道士,你縱容惡鬼傷人。你枉為大師”

“嗬嗬!誰告訴你我是大師的!我隻是我隻是個遊戲人生的人。不服來打我呀!來呀!來呀!”

“那個師妹,你冷靜點?”邱承宇一臉震驚的翻下樹來。這是什麼鬼,總感覺不對頭,雙重人格嗎!也不像啊“是那位接心結,不是你去報仇啊!你有雙重人格?”

“當然不是,不知為何,我就想這樣!”由於來自鳳凰明王靈力影響,謝妍析身上卻爆出另一份來自鳳族的魂魄之力,這份力量上帶著的暴躁反而壓製了她本身的魂力,以至於影響到她的行為“看不慣就來呀!我是很仁慈的,放心絕不打死你,你來多少,我收拾多少!”

感受到她身上爆溢但依然隱於水靈體之下那不死鳥的力量,那紅衣默默離她遠了一點,看來這位大師有開頭啊,恭敬的打招呼“拜見大—人”

“嗯?”三人聽到這話,紛紛扭向了她

“你怕我?”謝妍析目光直直盯向了她

“大人言重了。我執念已消,您可以送我走了”

“嗯!”目光複雜的看向她,謝妍析掐指念訣,在一陣咒語聲中,那紅衣迸發出一陣金光,漸漸消失眾人眼中,看著那消散的狀態,謝妍析突然想起來件事,楚先生說過,如果不性命相關,彆隨意超度鬼魂,她是不是搞錯了,慘了

在離此地遠500米處,一黑一白看著來的鬼,終於放下了心“走吧!能被謝大人超度,你命真好啊!放心,我們會好好照顧你的。不過,兄弟謝大人這是放飛自我了,脾氣真怪!”

“二位,謝大人她”

“兄弟正常啊,想想明王家那位!這纔是正常吧!”另一位道

“二位大人。謝大人她是”

“你命太好了,被鳳凰明王殿下的幼崽超度,這可是你的福分啊!跟我們走吧!”說完栓好這鬼,帶著她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