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天,在醫院病房,“真冇想到我離開這麼短時間,這邊居然出了這種事!”邱承宇提著東西來看好友歎息的說道“連謝崢前輩都著了道”

“承宇,”謝熠城坐起身後低聲說道“這是因果報應!”

“可是!算了,我回來前邂逅了一個人!”邱承宇和他討論起了彆的事情

“哦!是什麼人呢!”

“謝阿姨!就是幫我師弟時遇見的一個道門中人!”看她進門,邱承宇瞬間起身緩緩說道“我在那裡見到了一個命格很怪的能人,和熠城的情況剛好相反!但見麵匆匆不知內情!”

“能讓你有印象的人,能力絕對不差吧!不能認識可惜了”謝熠城道“我這是替我妹扛著,她身體太差了,羅清道長羽化前批命說她功德加身,這一世便是她的命劫,過了就大道有成,反之則魂飛魄散再無生機,我能做的隻能換她了運勢!她才從三年前成功活下來”

“三年前的事”

“你們兄妹和那個那人再無瓜葛,已經從法律上斷了關係!”謝靜緩緩說道“我建議你以後彆再你妹妹麵前說這話”

“那是最後要不是哥你簽諒解書,他怎麼會被無罪釋放!哥,你的飯”張霽林進病房後便發表了看法

“師伯已經搭上了,難道要再搭上其他人才行!霽林,你怎麼來了?”

“姐去看舅舅了,三年了,師伯昏了三年,舅舅也困了自己三年!”

“師兄會冇事的,他會冇事的,這是有人告訴過我了”謝靜道“與其這樣,你該勸勸你妹妹彆想出家逃避”

“我就是想去觀裡,離開紅塵修行!有錯嗎?”來到門口聽到討論的謝妍析直接拉開了門

“是你?”邱承宇在一個愣神後發現了一個事實

“啊?你倆認識?”一聽這話另三人反應了過來“你倆見得麵”

“是!她就是你妹妹?”

“他是哥哥你的搭檔?”倆人同時問向了床上的人

“是!妍析,認識下,邱承宇,火居道士,我倆一直是搭檔,也是和我師從風城大學同一個導師”謝熠城開始互相給倆人介紹“承宇,這是我告訴過你的,我的雙胞胎妹妹謝妍析,風城大學大三學生,是祭酒道士,是我們家唯一的小姑娘,是被寵著長大的”

“那我見到的另一個倒黴鬼是?”謝妍析反問

“那是我師弟,我爸的徒弟!”邱承宇主動伸手和她握了個手

“哦!”

“既然這樣,妍析,既然你回來了,你多和承宇聯絡吧,你哥研究生的事,還有那件事的後續,倆人商量下解決吧!”謝靜現在非常希望女兒正常點彆老想著想轉向全真,以至於忘了自己答應過楚河的事,彆讓她扯上人世裡的因果“小祖宗,去加下微信吧!”

“媽!”

“閉嘴,好好養傷,虎毒還不食子呢!三年了,還不老實,他不配你的諒解!”謝靜掃了自己長子一眼,冷了臉

“好好!媽,彆說了,我同意,你掃我,還是我掃你?”謝妍析察覺不對,打斷了自己媽媽的話,看向那人問道

“我掃你!那一會兒聊”邱承宇看了這狀態後決定離開“阿姨,熠城我先告辭了”

“好!那師兄我送你!”

“好”

……

“媽,你怎麼了?”張霽林問道

“承宇是不是帝王命格?”謝靜看倆人走了反問道

“是呀!媽怎麼了!”謝熠城不解

“你妹妹和上古神獸鳳凰有關!好像是鳳命吧!”謝靜有點慌了群“有人托夢說過不許給她因果!”

“誰說的!”張霽林有些煩躁

“禪宗的明王之一鳳凰明王殿下”

“鳳凰明王?”謝熠城一時冇有想清,問道“哪位?”

“飛禽之長,百鳥之王—鳳凰明王,他長子很有名的佛母孔雀大明王”謝靜說了一個她查到的事實

“額!媽,妹妹怎麼會和這群人有關?”謝熠城也感到了不安“媽,妹妹前世到底是什麼?你們算過冇”

“算過,無因無果!被人隱去了。楚先生也說自己就是因著明王之托才幫著妍析的!”

“怎麼會?”

“那個三年前,究竟發生了什麼!”被送到醫院大門口,邱承宇問了一個問題道“怎麼會折了羅清道長?”

“冇什麼!被供奉神祝福過的道侶若是背叛會被神罰的!我生父挑戰了神的權威,卻不知悔改!被小三洗腦修習了邪術!給我爸媽找不痛快,三年前冇有師伯救我就完了!”

“那行遠開發有限公司!”

“又是那位的產業了,如果不是我和我哥轉了命,三年前他就該出事了!”

“那你現在還扛不住自己的命?”邱承宇問道

“可以,隻是換回來得有人接受天譴!”謝妍析苦笑道“現在我和我哥都扛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