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直直的看著來的,迎麵而來的那個身穿紅衣,麵目猙獰,頭髮奇長,雙眼血紅,臉色煞白的女阿飄,並冇有很奇怪,畢竟見鬼對他倆屬於家常便飯了。

“臭男人,可惡的道士,你們都該死……”看到邱承宇,女人突然戾氣大漲向兩人撲了過來

“……”邱承宇和謝妍析倆人有些無奈一個起身,然後瞬間離開了剛纔的地方

“師兄,這是你的風流債?”謝妍析打量了下問道

“不是!我冇見過她”邱承宇用手中的桃木劍先架住了惡鬼,然後不等他做什麼,他身上的紫氣便讓厲鬼退了不少“師妹,用符讓她清醒清醒”

“好!我還怕自己惹了你的情人呢!不是更好!”說完就捏了訣讓鬼冷靜了些,一臉調侃的看向那紅衣“來來,說出你的故事吧!”

“你們是!道士!”被搞醒的鬼道

“是,那個先問下你掛多久了”謝妍析目光如炬問道,怎麼感覺有點和那個便宜弟弟有關

“三年了。我薑娜,是這公司的員工,我和我男友聽說這裡有靈異事件,那天所以特意過來探險的,結果真遇到鬼,他為了活命推了我,我一不小心摔了就這樣了。他跑了,後來我成鬼了我去找他。結果他怕我,二話不說找了個道士把我困在這兒,驅使我,讓我抓鬼吃鬼為他們所用!我好恨呢?求大師幫我”

“原來如此啊!我幫幫你吧!你自己把執念消散了,去轉世吧【天地玄宗…】”謝妍析還冇唸完咒,對周圍的感知卻被一個隱在黑暗中的人放大了

“有人?”

“是,看來另外一位主人公來了。追”謝妍析說完,直接跑向了樓梯上那個人影

邱承宇來不及攔他,隻能把鬼收進了隨身帶著的一個塑料瓶裡,也從窗戶往上翻去追人了

“臭小子,有種你彆跑!我知道是你!”謝妍析冷冷看著這個自幼與母親分離的弟弟,真恨不得劈了他

“我不跑纔怪!你自己玩吧”

“混蛋”因為專注追人,謝妍析不小心被鬼和前麵那人一起坑下了七樓

“都把你的感知放出來了,怎麼還這麼不小心”楚河看看這狀態,隻得從身體分出一股紅氣接住從樓上被坑下來的人,把人從半空抱了下來,半晌才歎了口氣,怎麼這麼大了,閨女這一世一直魂魄無法化形,醒不過來,天道又乾了什麼!

“楚先生!”震驚於自己看見的一切“剛纔!先生幫我把那人抓住吧!”

“彆追了!已經跑了!”把人放下來,楚河按住了人,看向了樓上另一個道士的位置“冇事,離那個天道之子—帝王命的道士遠一點,你們不是一條道上的”

“可我們都是正一道士!而且風城大學的王教授說”

“那又如何!從本質上說,擁有再強的紫氣,命再好!他也隻是人,而你拋棄這皮囊可不是”楚河打斷了她的話,有些生氣冷冷的說道“有些因果彆沾染為妙,還有跑那個人是誰你知道,我也知道!但我不會幫你。有些事三年前做不到的,現在你也做不到!”

“先生,我真不是人!我媽說我是鳥精,可前世我用六壬算過不是!那我到底是什麼!”

“現在還不是時候。等你的修為到了足以撐起命運時,你自己會想起來的。這個你拿著把這裡的魂超度了吧!紅衣那個去他家堵他不更好!我有事先走了!有緣再見”無奈拍了拍她肩膀,楚河送出了一張周暉繪的符,正大光明的消失於謝妍析視野中

“師妹,你在樓下”邱承宇看到謝妍析也翻了下來“人呢!”

“跑了!先用超度一批,再去追”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