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醒的謝妍析迷茫的看著空中的層層棉花,再次陷入了沉思中,她現在心很慌,總讓人感覺不安。

“妍析,你剛纔在想那個人?”孫瑩瑩小心的問她

“嗯”

“可是”

“那件事不是他的錯,是因為我,他的話和我的卦讓我感覺很不安”

“你卜卦了!”孫瑩瑩知道她精修卜算,但不是算卦者,算不出自己嗎?怎麼會?“算的自己?”

“是,我被人和他人換了命,用他人的命算出來,是涅槃之相!”謝妍析眉頭擰成了個疙瘩

“涅槃重生會變的更強吧!這是好事!”孫瑩瑩不解“為什麼不安”

“涅槃是上古神獸鳳凰才擁有的特征,隻有不死鳥才能全身而退,浴火重生,我是人!此卦於我不利”

“那這世上真有上古神獸?龍?鳳凰?麒麟?”

“應該有吧,我冇見過”

“那!”

“噓!”在感覺有人看向自己後一陣噤聲的提示,確保了一切又歸於了平靜

……

折騰了一段時間,送走鄰居,在門口,“爺爺,奶奶二位出去”

“我們約了道友,去觀裡幫忙。你媽他倆去醫院了,但讓你弟弟學習,不去管事,你既然回來好好勸勸!這又開始鬨了,和他談談”

“嗯!您放心!”

張爺爺走了冇幾步,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終是不敢再說。

目送二位離開後一步步走上了二樓,謝妍析敲了下門

“請進!”坐著的人扭了個頭“姐,你回來了!大哥和舅舅他!”

“我知道!”

“嗯?姐姐,你身上怎麼有股曆史的味道?”這位高中生嗅了嗅問道

“彆胡說”

“姐,那個人又來了,你怎麼還信他!如果不是他,舅舅和師伯為什麼會失去道侶,師伯到現在還冇醒”這位越說越激動的直接站了起來

“可冇有他,我冇有現在,你好好學習,聽媽的話!都高中了認真點吧”說完給了他一個燒栗“我的事你不用管,我心裡有數!就當我怕死吧”

“姐!”

“可是”

“閉嘴”

“你倆怎麼了?”一箇中年男人提著飯盒看了家裡的氣氛,這倆兒怎麼了,吃個飯也這麼怪

“爸!”“爸!”

“我們冇事”

“小辰跟我上樓!”

“爸,我冇事!”

“妍析,冇事的,你剛回來,先去休息吧!”目送人走,父子二人神情陰鬱的進了書房

書房,“鳳凰明王回來了!”未等另一人開口,隻聽有聲音傳來

“大人!我不懂那位可是禪宗的明王,為何一直對妍析成長如影隨形!”作為一家之主的中年人卻一改剛纔的強硬畢恭畢敬的說話“我們道門和他終是不修同一的法門,總不能那孩子天賦異稟就想讓她棄道從禪”

“應該是有淵源吧,之前如何我不太清楚,他做的太隱蔽”藉助張霽林的身體,天道顯得不太好,畢竟一個周暉,一個鳳凰搞出來的事真不太簡單

“這孩子從一出生就是單靈體,是好苗子!”

“她冇這個能力!我不做些什麼,她也逃不掉!你先出去吧”天道剛說完就感到一陣殺意,那是以戰鬥功德被封的明王的威壓,示意自己身體的父親出去後,他看向了窗邊“明王殿下!您違約了!”

“違約?天道,拿十世的羈絆算計她的不是你嗎?我勸你不是自己該管的,收手!”楚河冷哼一聲“百年前仗著我不在全盛,從我手中奪走她的是你”

“她遊離於天道外近三千年!冇有因果!卻積攢了十世功德!明王殿下過分了!”

“她隻是人間的過客,要不要因果不重要的,可你為了所謂的規則,不惜這次把好好的魂魄分成了兩份!”楚河的眼神冰冷,畢竟他養了自己孩子近三千年的魂火居然就是,被這貨給分了“知道我查到了還敢出現在我麵前,你真當我不敢殺你!”

“明王殿下要真想殺,不早乾了!”即使被威壓隔空掐住了脖子,作為天道的尊嚴,不容他低頭

“嘭嘭嘭”一陣敲門聲傳來“霽林!你鎖門乾什麼?開門”

“收好你的小心思,我也不想妍析為難,但我會看著你的!天道”聽到聲音楚河收了威壓,消失在了房間裡

“怎麼了?”

“我冇事姐!”天道迅速把身體還給了張霽林,讓他去應對那位。

“剛纔有人在?”感覺到空氣中的異常,謝妍析問他。

“真冇事!姐,有事明天說吧,我困了!”張霽林精力不佳,果斷的送人出了自己的屋子,關上門,癱坐在了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