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我的心在跳動 >   第6章

窗外的風吹進過來,夏天的風帶有點溫度,外麵燈火通明,不少車子長按著喇叭,像是要著急回家。

車子裡陳深慵懶的靠在座椅上垂著腦袋玩著手機,不知道看見了什麼東西嘴角不自覺的上揚,盪漾著好看的弧度。不得不說他笑起來很好看,嘴角兩邊有兩個淺淺的小梨渦,像是平靜的水麵泛起層層漣漪,從側麵看還是能看見他精緻的輪廓,程櫻櫻彷彿可以聽見自己砰砰的心跳聲,跳得很快很快有點靜不下了。

輾轉了好幾個路口。

程櫻櫻家到了。

“到了,就在這裡了,今天謝謝了。”程櫻櫻下車小跑到陳深車窗前。

“小事。”他擺了擺手示意程櫻櫻快回去。

程櫻櫻彎了彎腰對著坐在車裡的陳深做了個拜拜的手勢,一張精緻小巧的臉突然出現在陳深眼前,路邊的燈照在程櫻櫻的頭頂,整個人都顯得柔和而美好,陳深有那麼一瞬間恍惚了。

她轉身向小區走去。

陳深望著程櫻櫻所住的小區,雖然已經很晚了但還有幾戶人家是亮著的。

聽見車子發動的聲音程櫻櫻回頭看著車子慢慢的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

程櫻櫻回到家,他媽媽還挺意外,按理說他們那個學校是當地最好的大學,今天又不是休息天。

她告訴媽媽今天陪朋友過生日,明天一早就得走。

媽媽也冇多問。

之後上學的幾天程櫻櫻也冇有見到陳深,聽他們說他為了追隔壁學校的一個女生每天接她放學好幾天冇有上學了。

那天在酒吧發生的一切好像是一場夢,夢醒了一切也恢複原樣了。

她懊惱的想著。

“櫻櫻~櫻櫻乾嘛呢!”葉茶推了推想的正入神的程櫻櫻。

她的思緒被打亂,很快便回過神來。

“冇事啦,在想今天老師講的題。”

“唉,你們學霸的世界我不懂唉,下課時間就應該玩嘛!”

程櫻櫻無奈的笑了笑,水靈的眼睛被彎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

葉茶拉著程櫻櫻的手把她拽出教室。

“陪我上廁所啦!快點!”

“你上廁所還要人陪啊!”

“當然啦,你最好啦!”

葉茶用頭蹭了蹭程櫻櫻的手臂,嘟嚷道。

出教室門右轉很快廁所就到了。

“我跟你說今天我看見陳深來上課了。”

“我都好幾天冇看見他了,聽說他在追隔壁學校的,不知道追到冇。”

“肯定追到了呀!陳深是誰?要是我立刻答應。”

站在程櫻櫻旁邊洗手的兩人又說又笑的對話傳入她的耳朵裡。

追到了嗎?

追到了吧!

程櫻櫻想的出神。

兩人回教室的路上葉茶對著程櫻櫻閒聊道:“聽我男朋友說陳深好像是在追人,好像叫趙若薑,唉,我改變主意啦,他配不上你。他這人吧大家都知道三分鐘熱度,真是禍害了一個又一個的女生,虧那些女生還那麼喜歡他,瞎了眼,我告訴你可千萬彆找這樣的男孩子知道嗎?”

“好…”很久才從她嘴裡說出來。

趙若薑?想也不用想她一定很好看吧,不然怎麼能吸引住他的目光。

她有些煩躁的搖了搖腦袋。

“不知道為什麼那麼多女生喜歡陳深,不就長得帥一點嘛,感覺他是不會結婚的,一個月換好幾個,流連花叢,從他那裡真心永遠換不了真心”葉茶似乎察覺到什麼,轉頭突然想程櫻櫻說道。

程櫻櫻欲言又止,眼皮輕垂。

她很明白,但她永遠做不了向葉茶這般勇敢,就連開口的語氣都冇有。

兩人手挽著手出了廁所,彷彿剛纔的小插曲不存在。

有點靜不下來了,怎麼還冇習慣啊,他不是一直都這樣嗎?好像自從和他認識了之後自己想要的越來越多,是不是我太貪心了點…

他們回到教室,教室裡一如既往的吵鬨。

平常又不平常的一天,他也不出所料的向另一個人奔去,即使早就知道早就能料到,心裡還是止不住的難過。

收拾好心情,程櫻櫻拿起數學卷子,想分散注意力。

數學卷子上密密麻麻的寫著各種公式。

下課。

回到宿舍。

她軟趴趴的躺在床上,手機螢幕閃爍著,她皺了皺眉頭,拿起手機解開密碼。

點開微信,通訊錄上有個起眼的紅色1

有人加我?

她點開,是班長,她疑惑著,因為自己其實並冇有跟他有過什麼過多的接觸。

“哇哦!班長耶,櫻櫻你說班長是不是對你有意思啊,都冇有加我們呢!”葉茶一個探頭看過來,推了推程櫻櫻的肩,嬌嘻嘻的說道。

“你可彆亂說,冇準是有什麼問題要問我”

程櫻櫻輕瞥眉頭,纖細的手指在螢幕上點了同意。

冇幾秒鐘,他就發來訊息。

蔣楓【你好,程櫻櫻同學,數學卷子的最後一道題,你做了嗎?】

“咦,還真是。”葉茶嘟著嘴嚷嚷道。

程櫻櫻低頭淺淺一笑,回了訊息。

寢室門被推開,是夏漫回來了,眼睛很紅,不難看出她剛哭過,程櫻櫻不用腦子想也知道是為誰而哭。

她和葉茶愣了愣,安慰的話不知道怎麼說出口,畢竟之前他們的關係也不太好。

夏漫抬腳坐到自己的凳子上,趴在桌子上,好一會,傳來哭泣的聲音,肩膀一上一下起伏抖動著。

“怎麼了,夏漫?”儘管知道她在哭什麼,程櫻櫻還是禮貌性地問了句。

“你們也是來看我笑話的…吧!”她抬起頭眼已經紅腫,淚還在流著。

程櫻櫻還想說什麼,卻被葉茶拉住衣角,示意她,彆管她。

“我們可吃飽了有事乾。”葉茶自己冇忍住反嘴道。“不就是分手了嘛,有什麼大不了的”

“你說的容易,那個可是陳深啊!”說完眼淚又往下掉。

可是有那麼一段時間他是屬於你的。

這句話程櫻櫻始終冇有說出口。

一瞬間她也慌了神,手也不自覺的抓緊了床上的淡黃色床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