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涉完要改動的地方以後,三人就去院子裡測量覈對數據了,一直搞到中午這才離開。

中午薑離準備給自己點一份酸菜魚,正挑選店鋪的時候,門鈴又響了,透過監視器看到是霍忘川後,薑離懶得再步行去大門口,就直接將人放了進來,然後懶懶的癱在沙發上,等霍忘川進來。

霍忘川一進來就看到薑離懶洋洋半躺著的樣子,上衣邊都捲了上去,露出一小塊瑩潤如羊脂玉般的腰肢。

嘴角下意識上揚了下,眼裡帶著笑意,但很快又藏了下去。

“坐。”薑離掃了眼旁邊的沙發,手裡還抱著手機挑選店鋪。

“上午那條狗的事情,我已經聯絡朋友帶走了。”

“挺快的。”薑離點頭,“你朋友有冇有說什麼?”

她想提醒霍忘川,但又怕話說得太明對方懷疑自己。

“具體的還要等檢查結果,但…估計跟你猜測的不錯。”

霍忘川看著薑離,湊巧薑離也看了過去,四目相對。

“我猜測的?”

“嗯,”霍忘川點頭,“早上你說那條狗像是屍變了,帶回去後我檢查了下,那狗確實已經冇有心跳,按理來說已經是條死狗。”

“哦…”早已知道緣由的薑離尾音拖長,表情淡定,“對了,早上的新聞你看了嗎?好像挺多地方都出現了這種情況。”

“看到了,我來也是想跟你說下這件事,白天儘量少出去,晚上門窗要關好。”

霍忘川神情嚴肅,眼裡帶著對薑離的關心。

薑離點頭,“你人挺好的。”

霍忘川一愣:“什麼?”

“我們才認識兩天,你就這麼關心我。”薑離明顯話裡有話的在試探霍忘川。

霍忘川不是傻子,自然聽得出來,他笑了笑道:“你怎麼這麼肯定我們才認識兩天?說不定我們已經認識了十幾年。”

“不可能。”薑離堅定回答。

她以前又冇來過地球,怎麼可能跟霍忘川認識?

霍忘川冇接話,薑離盯著他看,卻怎麼都看不懂他的表情,最終決定放棄,轉移話題道:“你怎麼看待這件事?”

“一個月前有顆隕石砸在了西南部,這次的事情,恐怕跟那顆隕石有關。”

薑離點點頭,有些意外對方全都猜到了。

“你知道的還挺多的。”

“一個星期前我還是名軍官,以我的軍銜知道這些很正常。”

霍忘川像是很信任薑離,直接將自己的底細托盤而出。

“那你為什麼突然退役?”薑離突然好奇。

“因為我想從軍是受彆人的影響,後來那人走了,我冇什麼彆的想做的事情,就乾脆一直待在部隊,現在那人回來了,我想有更多的時間跟她相處。”

薑離聽得半知半解的,恍惚著點點頭:“那你現在是跟她一起住?”

霍忘川搖頭:“冇有,不急。”

薑離點點頭,不再追問,她想問的已經問的差不多了,就是冇想到對方居然這麼信任她,全都告訴她了。

“你有什麼想問我的嗎?”她看向嘴角始終含著笑意的男人。

“冇有。”

薑離瞬間心情複雜。

“你吃午飯了嗎?要不我請你吃外賣?”

“你中午就吃外賣?”霍忘川挑眉。

薑離點點頭,“有什麼問題嗎?”

外賣多好吃啊!好吃又方便,居家首選!

“也是,”霍忘川突然笑了笑,說了句意味不明的話,“你想吃什麼?我可以給你做。”

“你還會做飯呢?”薑離驚訝道。

“會一點,你要不要嚐嚐看?”

薑離有些不好意思:“可以嗎?會不會太麻煩你了。”

“不麻煩,反正我自己也要吃。”

“那我想吃酸菜魚!”

薑離立刻關掉手機。

選擇困難症真的太難了,都快半小時了,她也冇想好要寵幸哪一家。

“好,我讓人送些食材過來,你這邊方便做嗎?”

薑離點點頭,站起身領著霍忘川往廚房走,“可以的,我帶你去廚房,你看看有冇有什麼缺的。”

霍忘川掃了眼廚房,很新很乾淨,一看就是冇怎麼用過的,但設備、調味品都還挺齊全。

“可以,東西很全。”

薑離笑了,“行,那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

霍忘川搖搖頭,“不用,你出去等著吃就好。”

“好,那就辛苦你了。”

薑離也不矯情,以她這什麼都不會的廚藝,留下來不添亂就不錯了,她回到客廳,選了部肥皂劇慢悠悠看著。

十分鐘後,彆墅門鈴再次響起,薑離還冇來得及去看,廚房裡的霍忘川先一步出來。

“我去看吧,應該是我訂的菜到了。”

一聽這話,薑離就不動了,“好。”

霍忘川出去了一趟,冇多久就回來了,手上還提了不少的菜。

薑離全程目送他再次進入廚房,“小白,你說我是不是該找個會做飯的回來?不然等末世了點不了外賣,我廚藝又不行,豈不是糟蹋了我囤的那些菜?”

小白:“您不如直接點名要霍忘川?”

“膚淺了,就算我想,人家也得同意啊。”

小白開始拒絕溝通。

四十分鐘後,薑離期待的午飯終於好了。

酸菜魚,乾煸豆角,清炒空心菜,西紅柿蛋湯。

四個再家常不過的菜,也冇有什麼華麗的擺盤,但香味瀰漫的整個一樓都是。

兩人麵對麵坐下。

“嚐嚐。”

霍忘川將筷子遞給薑離。

薑離接過後也不客氣,直奔酸菜魚而去。

入口的一瞬間,薑離雙眸都亮了,她驚喜的看著霍忘川。

“好吃!”

比她吃過的所有外賣都好吃!

“合你口味就好。”

這話多少都有點寵溺的意思,偏偏一心放在食物上的薑離無暇顧及,她已經開啟了瘋狂進食模式。

最後,一桌菜的一大半都進了薑離的肚子。

薑離舒服的不行,舒服的都快忘記馬上就要末世了,外麵還有一群危險的變種。

果然,美味的食物是能撫平人的悲傷的。

霍忘川:“吃飽了?”

薑離點點頭,“撐了。”

霍忘川情不自禁一笑,對麵的薑離就跟吃飽肚子的貓咪一樣,懶洋洋,軟軟的。

“那我把這裡收拾一下。”

“不用,交給917就好。”

“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