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山野嶺的山澗裡,方怡花了好一段時間才爬了上來!

出來的時候,四週一片安靜,隻有不知名的鳥兒在叫著嘰嘰喳喳……

有一種說不出的淒涼感!

等她來到之前約定躲藏的山澗,眼前的一切讓他驚呆了。

鮮血……

屍體……

“師傅!”

“師叔!”

沐王府的眾人全都躺在他的麵前!

“為什麼!為什麼!”

方怡跪倒在地,她的拳頭落在堅硬的石板上,鮮血順著他的手臂流淌了下來,但是他卻像是渾然未知一般!

轟動……

哢嚓……

突然一道霹靂落下,將山澗裡的石頭劈的粉碎!

一道雷光劃過天際,緊接著又是數道雷霆閃現。

"師傅,師傅......"

終於方怡忍不住嚎啕大哭起來!

"啊......!"

豆大的雨點打在她的臉上!

眼淚和雨水混成一塊,好淒慘啊!

他雙目赤紅,發瘋似得衝出山澗!

可惜一衝出去就被一個清兵按倒在地!

“韋大人!又抓到一個活的!”

多隆向韋小寶小聲的說道!

“哦!知道了關一起吧!等會一起押回大牢”

韋小寶毫無波動的說道,他感覺實在太無聊!

“大人!是個女的!”

多隆小聲的說道。

命運的齒輪再一次的修正!

該遇到的總會相遇!

再說牧天很輕鬆的闖出包圍!

他要準備去雲南!

去那邊自然是為了殺吳三桂!

經過舟車勞頓終於到了雲南!

雖然牧天一頓亂殺讓劇情大亂!但說起來此時,還是劇情的開頭,所以吳三桂還在平西王府裡冇什麼動作!

值得一說的是牧天竟然在半道遇到胖頭陀與瘦頭陀!

聽他們的言語好似也是去京城尋找他的蹤跡!

冇想到神龍教也對他感興趣!

不過既然遇到到了自然不會放過他們!

牧天直接攔在二人麵前!

二人忽然被人攔住頓時一驚。

“閣下是何人!為何攔路”

胖頭陀警惕的問道。

“胖頭陀、瘦頭陀?”

牧天明知故問!

二人更是驚訝,要知道神龍教偏於一偶,很少有人知道,更何況是他們兄弟二人!

當即更加警惕了起來!

“你怎麼會知道?”

胖頭陀語滿臉怒氣的問道!

唰!

紅光閃爍!

“血刀!”

“正要試試傳聞中的血刀幾斤幾兩,冇想到怎麼快就有機會了!”

瘦頭陀自信的說道。

自信的人往往都帶有一點自負!

瘦頭陀除了對自己的教主服氣以外,還冇有對誰上眼過!

不過以後怕也冇機會給他改正自負的毛病了!

快如閃電的紅光一閃!

胖頭陀瘦頭陀同時領了便當,提前下班!

在實力相差巨大的情況下!

有什麼幺蛾子也擋不住牧天!

而且胖頭陀瘦頭陀也不是那種必不可少的角色,隻要願意世界的修正之力隨時就可以塑造新的頭陀!

所以牧天也不指望本源之力有多少!

果然不出所料!

平西王吳三桂大漢奸一個,迎清兵入關!以至於漢人被滿清屠殺不知道多少!

揚州十日、嘉定三屠、崑山大屠殺、江陰慘殺、南昌大屠殺……

所以於情於理!牧天都會送吳三桂上路!

平西王府比之鼇拜的府邸大上很多,也氣派很多!

牧天現在的實力也不偷偷摸摸,依然直接從大門開殺!

手起刀落!

牧天重複著同一樣的動作,一路殺進王府,無一人是其一招之敵!

“來者何人!膽大妄為竟敢硬闖王府”

平西王總兵楊溢之怒道。

牧天打定主意!今天平西王府雞犬不留!

所以和死人也冇什麼可說的!

簡單的手起刀落!

冇想到對麵滿臉油光的武官竟然能擋住牧天的隨手一刀!

牧天也認出了對麵的武官是誰——最後落得個“人彘”的下場的楊溢之!

死在牧天的手中也算留個全屍!

跨過楊溢之的屍體,迎麵而來的是一位麵色蒼白走路有點飄的公子哥,後麵跟著十多位滿臉油光的侍衛!

“什麼人好大的膽子!給我抓活的!我要讓他生不如死!”

吳應熊很自信,因為他身後帶的十幾位全都是金頂門的高手,平日裡作威作福全靠這些幫自己扛著!

要不然他早讓人刺殺了!

牧天就見十幾名油光滿麵的大漢向自己撲來,一個個表情獰笑,好似在想抓住牧天後該怎麼虐殺!

斬儘殺絕!

紅光一閃而過!衝在最前麵的幾位大漢,隻感覺脖頸一涼,接著幾顆錚亮的腦袋像保齡球那樣滾了出去!

“這麼厲害?”

吳應熊一下子就被嚇破了膽,轉頭就跑!

可惜他冇有習武,又長年縱慾過度,跑冇幾步就摔了一好大跟頭!

再想起來就已經太遲了!

牧天一腳重重的踩在他的背上,讓吳應熊有種窒息的感覺!

接著他感覺自己飛了起來!

噗嗤!

吳應熊狠狠的摔在他父親麵前!

“應熊!你冇事吧?”

吳三桂抱著吳應熊高喊著!

“爹……好……疼!”

口吐鮮血的吳應熊說完就死在他父親的懷裡!

“到底是誰!和我吳三桂過不去!”

吳三桂冷著臉,好像死的不是自己兒子一樣,冇有任何的悲傷表情!

或許吳應熊平日太讓他失望了,又或者吳三桂有著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氣度!

“放心!你很快就會和你兒子團聚的!”

牧天從拐角走了出來說道。

“我不記得本王與你有恩怨,為何如此惡毒斷我血脈!”

吳三桂聲音拔高許多!

“我替九州的百姓,討回一些利息!”

牧天冷冷的說道!

“天地會?”

聽到這樣的話吳三桂也隻能往天地會那邊想了!

“你怎麼不逃呀!遊戲纔剛剛開始!”

牧天覺得一刀劈了吳三桂太便宜他了,準備折磨一下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