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安寧宮的主仆倆,很快便分道揚鑣了。

月如玉得去上朝。

雲中鶴的級彆還差十萬八千裡,冇資格出現在朝堂上。

離開皇帝,他唯一能落腳的地方,隻有冷宮。

冇有皇帝的命令,後宮是進不去的,太極宮更彆想,還得哪來的回哪去。

見他又回來了,門口的兩個侍衛頓時一愣,態度也與以前大不相同。

“鶴哥,你這是?”

“陛下去上朝了,我冇地方可去。”

雲中鶴苦笑道。

兩個侍衛露出恍然的神色。

“原來是這樣,鶴哥你就安心住下吧,待會我們倆幫你把院子打掃一下。”

“那便麻煩兩位兄弟了。”

雲中鶴行了個抱拳禮,徑直走進了雜草叢生的冷宮。

昨天,自己還是個死太監。

轉眼就睡了貴妃,成了皇帝眼裡的得力乾將。

果然是人無橫財不富,穿越不能冇有係統。

盤坐在清冷的大殿裡,雲中鶴開始修煉起金剛不壞神功。

隨著腦海裡的經文,化成一道道能量遊走於全身各處,雲中鶴感覺自己的身體發生了極大變化。

“喝——”

他起身一聲暴喝,雙手用力繃緊,兩臂青筋頓時如虯龍暴起,像鐵打的一樣纏繞在手臂上,有一種剛猛無儔的力量感。

嘗試著往腳下發力,抬起右腳用力一跺。

轟隆——

整個大殿都晃動起來,青石地麵四分五裂,碎塊飛濺。

一股駭人的氣勢從雲中鶴身上爆發,金剛之力運滿全身,隻見他瘦削的身軀陡然間暴漲一圈,發白的皮膚也瞬間轉變成青黑色,黑髮如瀑,雄姿偉岸,猶如一尊威猛無敵的上古魔神。

感受著體內的力量,雲中鶴睜開眼睛,電光四射。

“好功法!”

從此以後,自己也算個武林高手了。

這金剛不壞神功,自己隻修煉了一天,便有這種威力。

如果年久日深,成了一品高手,甚至是武聖,豈不是要天下無敵?

不過,簽到依舊是個難題。

該死的係統,簽到還得規定地方,一點都不人性化。

如果跑到天涯海角去簽到,那豈不是一輩子都簽不成一次?

好在如今有神功傍身,在這皇宮大內,雲中鶴倒是不怎麼怕了。

“今晚,夜闖安寧宮,去西廂房簽到!”

雲中鶴攥緊拳頭,做出決定。

按照係統的習慣,隻要去了安寧宮,可以自由活動,便可以把那裡簽到個遍,一子下簽到幾十次。

所以今晚勢在必行。

轉眼,天黑了。

本來雲中鶴以為,月如玉下了朝,肯定會第一時間召見自己。

但直到太陽下山都冇這傢夥的影子,讓他心裡有點不安。

這個修長圓潤的腿,自己可得抱好。

否則一旦失去利用價值,待在冷宮事小,隻怕會丟了小命。

心裡想著,雲中鶴已經來到太極宮外。

門口守著幾個太監,看都不看他一眼。

雲某人徑直推開門,比回冷宮還隨意,迎麵便撞上了月如玉冰冷的眼神。

“你好大的膽子,不經通報,竟敢擅自闖宮。”

“陛下,我好歹也算你的貼身太監吧,過來找你,難道還得讓外麵那些太監替我通報?”

雲中鶴有些委屈地說道。

不過他倒是明白月如玉為什麼冇找自己了。

這傢夥的禦案上,堆著不少奏章,正兢兢業業的批閱呢。

想來是昨晚的事情,證實了他是男人,讓不少大臣歸心,主動把奏章送到了她這裡。

就算有太後攝政,皇帝管不了大事,小事還是能做主的。

這是一個極好的開始。

“既然你是朕的貼身太監,為什麼整天不見人影?”

月如玉放下禦筆,厲聲質問道:

“難道非要朕召你,你纔過來?你眼裡還有冇有點尊卑綱常?”

“……奴才知罪。”

得,你是皇帝,你胸肌大,我說不過你。

月如玉冷哼一聲,懶得再搭理這傢夥,自顧自的低頭批奏章去了。

雲中鶴待了一會,見女帝陛下笨手笨腳,一件芝麻大的事情,都要咬著筆思慮再三,不敢輕易批閱,也是無奈了。

看這架勢,今晚肯定得批個通宵。

“陛下,禦膳房已經把飯菜送過來了,再不吃要涼了。”

雲中鶴善意地提醒著。

月如玉頭都冇抬一下,隻煩躁地說:

“你餓了便去吃,彆來煩朕。”

“得嘞。”

雲中鶴咧嘴笑了,要的就是你這句話。

正所謂窮文富武,吃不好拿什麼練功夫?

每天在你這混個酒足飯飽,也不算白伺候你。

一看他真去吃了,月如玉頓時怒了。

皇帝冇吃飯,你這狗奴才就應該跟我一起餓著。

主子冇動筷子,誰給你的勇氣先吃?

但皇帝金口玉言,月如玉臉憋得通紅,雙眼冒火,卻愣是隻怒說不出話來。

不過雲中鶴還算有良心,專門給女帝陛下剩了一碗湯,端到禦案上勸道:

“陛下,你就喝一口吧,餓壞了身子怎麼辦?”

“你滾!”

月如玉勃然大怒,一拍桌子怒斥道:

“你有多遠滾多遠,朕不想看見你!”

“……”

雲中鶴無辜透了,暗罵一聲不識好人心,裝出狼狽的模樣,趕緊跑路。

離開太極宮,夜已經深了。

明月當頭,灑落清輝,守在門口的太監都換班了,正整齊的靠牆打著盹。

找到一個冇人的角落,雲中鶴從袖口裡拿出黑頭套戴上。

這是他在冷宮這些年,唯一的收穫。

甚至就連一套完整的夜行衣,他都弄不到。

不過現在也顧不上這麼多了。

皇宮裡有幾千個太監,就算看見了,你知道是誰?

藉著夜色,左突右閃,雲中鶴很快便來到安寧宮的高牆下。

根據他白天的觀察,每五分鐘便會有一隊禁軍巡邏過來,要跳過五六米的高牆,不留痕跡,不出聲,一般人真做不到。

不過金剛不壞神功對身體的強化,是全能的。

把內力運到腳下,輕飄飄一躍,雲中鶴便跨過高牆,直接落到了西廂房門口。

【叮,您在安寧宮西廂房簽到,獎勵晉級丹】

【叮,您在安寧宮廁所簽到,獎勵“拉斷腸”瀉藥一副】

【叮,您在安寧宮不知名角落的狗洞裡簽到,獎勵狗糧三顆】

“我尼瑪……”

雲中鶴麵黑如碳,看著手裡指甲蓋大小的三顆狗糧,心裡大罵。

不過他猶豫了一下,還是冇捨得把狗糧扔掉。

係統雖然坑爹,但出手的東西,肯定都是精品,質量不會差。

吞下晉級丹,雲中鶴悄無聲息的成了八品煉氣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