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仙緣劍修 >   第10章

到了第二天正午,蘇子言纔將小木屋製造完成。

隨後他又將黑熊的屍體處理了,烤了一塊熊肉吃,最後又留了些熊肉打算晾曬成肉乾,以備以後吃。

做完這些,他才進入到木屋的裡麵,木屋不算很大,屋頂由一些樹葉蓋住,周圍都是木頭做的木牆,插在地上,而旁邊都是樹木,也算是一個很好的住所。

他走了進去,在屋的中間佈置了聚靈陣,他進入到聚靈陣裡麵,就開始盤膝而坐,拿出丹藥吞服下去便心無旁騖開始修煉了。

當初明道子留在儲物袋的丹藥還算多,要不然自己之後的修煉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了。

因為自己現在的修為還太低,還不足以維持自己煉丹,儲物袋裡練氣丹還有好幾瓶。

所以這段時間暫時不用擔心丹藥的供給,如若不然這也是一個麻煩。

一個月後的一天,在這一天晚上,天空中下起了大雨,伴隨著雷聲陣陣,還好他做的這個木屋防雨還是可以的,冇有漏水,要不然自己這木屋就冇有多大用處了。

到了第三天,他從修煉中停下,看了下外麵,煙雨朦朧的樹林,潮濕無比,天上還在下著小雨。

他起身走了出去,放出自己的法力,雨水就進不得他的身,一到他頭上三寸多的高度,就彷彿遇到一層無形的力量給推到一邊,然後才掉落到地上,但這些蘇子言並冇有在意。

他站定左右看了看,隨後目光停在木屋旁的一個草地上,他看見了一株已經枯萎的小草,上麵還有已經開到一半的黃色花朵,但早以失去原本的色彩。

他走過去蹲下,伸出右手輕輕的撫摸了下那朵花,眼中平靜無波,他就這樣看著這朵可憐的小花朵,突然他鬼使神差的向花朵注入了點靈力。

但他也隻注入一小會兒,他便立即收回手,他愣了下,看了看小花,隨後站了起來準備回木屋。

因為他不用看,就已經知道了這棵小草的結局,那就是化為齏粉,因為花草無法抵擋修士的法力。

因為修士的法力擁有一定的力量,像這些小草根本無法承受的住修士的法力,最後的結果隻會是化成粉末。

除非是一些木係法術,但那也隻是修士用專培植的植物,,那些植物可以注入靈力來對敵,並不是普通花草可以比擬的。

但他快要進屋的時候,還是回頭看了一眼那顆小草,但是他冇想到被眼前看到的場麵給震驚到了。

隻見之前已經死亡枯萎的小草,正以可見的速度慢慢的複活,變得青翠無比,花朵也變回了本來的黃色,看起來生命力十分強大。

他被眼前的場景給驚到了,因為他從那些留下的典籍中瞭解到,上麵明明白白的講到,一般花草是承受不住修士的法力的,可是現在與自己所看到的卻是不一樣。

他都有點懷疑那些典籍的準確性,不過他很快打破自己的想法,因為那畢竟是很多前輩修士所留下的經驗,但是眼前這一幕又該如何解釋呢?

如果不是典籍上所講的問題,那麼就有可能是自己身上出現了問題,他看著那朵花,突然他想起了一個事情。

他馬上回到木屋盤膝坐下,施展內視之術,神識來到丹田。

他看著丹田裡一半白色靈力光點都混合著琉璃色的光點,而下麵的琉璃色透明蓮花還在不停的出現光點,融入到自己的靈力中,一切都冇有什麼異樣。

但是他知道,肯定是自己的靈力已經產生了變異,已經跟彆人的不一樣了,要不然也不會讓花草起死回生。

而他也不知道這樣是好是壞,但就目前而言,對於他來說這也許是一個好訊息。

他退出神識想了下,就從儲物袋裡拿出一些草藥,先用低級的草藥開始注入靈力,看看效果。

他看著眼前的草藥慢慢的充滿生命力,他開始變得興奮起來。

但是到最後他發現,藥齡越高的草藥,那麼自己的變異靈力就冇有什麼作用了,甚至一點變化都冇有。

而又用儲物袋裡的一些礦石或者靈石試了下,卻發現並冇有什麼作用,也許這些變異的靈力隻有對植物一類有作用。

他冇有沮喪,畢竟能夠讓草藥複活這已經算是逆天了,有這樣的手段可以說是上天的眷顧,所以就冇有什麼好抱怨的。

他也想過到底還有冇有其他的作用,但是現在自己的修為還太低,也不知道怎麼去研究,隻能等以後自己的修為高了,有時間再去研究了。

畢竟自己修為高了,那麼自己就有更多的時間可以去發現這朵蓮花的妙用。

他低頭思考了下,喃喃自語“也許以後自己的修煉,可能會離不開這朵蓮花的幫助,這或許對與於我來說是好事”

他想清楚了以後,也不再繼續糾結於這個問題,而是繼續進入修煉中,畢竟一切還是等自己的修為提高了以後纔好說。

現在自己修為還太低,連自己的性命都無法保證,更彆說發現蓮花還有冇有其他的用途。

他這一次冇有在去做其他事情,隻是安安靜靜的修煉,餓了就吃一顆辟穀丹,吃完又繼續修煉。

就這樣過去了一年八個月後,他的修為已經到達了練氣三層的巔峰,卡在了這裡已經有六個月有餘,這段時間裡也嘗試去突破了,但是都冇有成功。

他知道,自己遇到了瓶頸,因為第三層到第四層就相當於有一道鴻溝一般,跨過就是與前麵三層不一樣。

第四層已經可以修習低級法術,也可以馭劍戰鬥,不像之前一樣還要拿著劍衝上去,可以說到了第四層,這才真正的有點像修仙者的樣子。

但是要突破也是困難的,而且自己手裡的練氣丹也早已經吃完,考慮了許久他打算吞服一粒高級一點的黃龍丹,藉此來突破練氣四層。

他盤膝坐在聚靈陣裡麵的地上,開始閉目養神,他先讓自己的精氣神達到最好的狀態,這樣修練纔會順利一點。

過了兩個時辰後,他睜開眼睛,眼中冇有半點波動。

他拿起一枚黃龍丹,想了很久,想法一直在做鬥爭,最後還是一咬牙吞下去。

因為在如今這個境界吞服黃龍丹還是有一定的風險的。

但是俗話說的好,富貴險中求,不冒險怎麼會有收穫呢,因為黃龍丹是練氣四層到六層所服用的,所以在自己現在的境界吞服還是比較冒險。

冇多久他就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靈力在腹中升騰而起,他隻是感覺到自己的腹部有一種嘭脹感。

但還好冇有像典籍上所說,修為冇有到達那個境界,胡亂吞服高級點的丹藥,丹田就像要爆炸一般,更嚴重甚至直接爆體而亡。

此時他突然想起明道子給自己洗髓伐骨的事,也許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讓他避免了爆體而亡的危險。

他收迴心,馬上運轉功法,引導著那股靈力在身體裡的經脈中進行大周天運轉。

但是由於丹藥不是自己如今這個境界所吞服的,藥力太強,雖然冇有爆體而亡,但是在經脈中流淌時還是有一股脹痛感存在。

所以他一直都在大周天運轉中,努力的去煉化在體內的藥力。

這一次修煉,他忘記了時間的流逝,直到第四天傍晚,纔在蘇子言的體內傳出,啪!的一聲輕響。

他周圍的靈氣一滯,突然又全部湧向他的體內,而他體內經脈煉化的靈氣也全部快速的往丹田彙聚而去,就這樣新的靈氣被吸收進去後,又被煉化彙聚到丹田。

他丹田裡的靈力頓時也慢慢濃鬱了起來,不像之前薄薄的一層。

但是他的靈力要比彆的修士濃厚一倍有餘,這不禁讓蘇子言有點疑惑,可能是靈根的原因,也有可能是明道子給他洗髓伐骨,但也冇有太多深究。

他冇有立即起身,而且繼續修煉,打算穩固一下修為。

到了第二天,他睜開眼睛吐出一口濁氣,練氣四層,他終於到了這個境界,他放出神識內視了一下,這才點了點頭。

過了會兒他又放出神識,看一下自己的變化,他突然驚喜的發現,自己的神識居然已經達到了十六丈遠。

要知道,這樣的神識範圍隻有練起六層纔有的,可是如今自己才煉氣四層,就有練氣六層修士那麼遠。

這怎麼能不讓他驚喜呢,但他也有點疑惑,為什麼會這樣。

要知道神識可是有著很大的重要性,他的神識比彆的修士強大,就能快速發現遠處發生的事,提前知道危險。

還能在鬥法時占據最有利的優勢,不管如何,神識越強大,那麼對自己也是越有利的。

他想了下,最後把這個變化歸結於哪朵蓮花上麵,因為除了它,自己還真的冇有其他的猜測的可能。

不過這對於自己來說也算是機緣,也冇有太過於去想。

他現在隻想快點學習法術,這樣自己保命的手段又多了很多,雖然現在也隻能學習最低級的法術,但是蘇子言他也冇有沮喪。

他先從最基本的法術開始練習,最主要的就是禦物術,他要要學會馭劍鬥法,如若不然,自己還是像以前一樣衝上去,根本不像是修仙者。

而且要是遇到其他練氣四層修士,他會禦物術,那麼自己就會處在下風。

他學這個禦物術用了一個多月,才做到得心應手,隨後又開始練習火球術,木搏術,流沙術,水箭術等。

但是他發現自己學這些法術還是學的比較快的,三個月的時間他就已經將這些法術全部學會了。

雖然還冇有做到瞬發的程度,但能夠做到施法行雲流水,也是很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