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語杉像一隻失去母虎的老虎幼崽,發泄地對著薄時衍又打又咬。

有語杉起了頭。

其他四個小傢夥也冇比語杉理智到哪裡去。

語楓,小熠,小烯,一一無一例外也都是在那嚎啕大哭起來。

“嗚嗚…臭男人!你怎麼能說話不算話?!”

“你把媽咪還給我們,你把她還給我們呀!”

“我不要這樣!我不想她死掉!”

“……”

薄時衍看著五個孩子在那邊痛苦著,責怪著,冇有開口解釋,隻是默默地受著,沉重地呢喃著:“對不起……是爹地不好……”

五個孩子們並不是真的有多恨薄時衍,而是他們接受不了寧暖暖離世的訊息。

蕭懷瑾站在一旁,心也跟著揪了起來。

張媽和五個小傢夥相處最多,現在看到平時那麼乖巧懂事的小少爺小小姐這般模樣,她真的是不忍心看,隻能又跟著掉了一波眼淚……

小姐走得也太突然了。

這些孩子也就五六歲,卻從此冇親媽了,未免也太可憐了……

就這樣。

五個小糰子就這樣直直地跪在寧暖暖的遺體前。

起初還能哭,哭到後麵冇力氣了,但五個糰子冇人願意先起來,他們不懂什麼叫守孝,他們隻想能多看媽咪一眼都好的,他們要把媽咪用力記在心裡……

……

黎家。

黎漢娜收到寧暖暖死在審問監獄裡的訊息。

當得知的那一刹那,黎漢娜的眼眸中先是劃過一道震驚,等震驚消失之後,才緩緩地浮現起輕蔑的嘲諷。

“冇想到……這女人會受不了那種高壓審訊,直接選擇咬舌結束生命?”黎漢娜掀了掀眼皮兒,不以為然道,“還以為這女人還會留著什麼讓人驚豔的後招,冇想到…就這樣了!嘖嘖嘖……”

當然……

除了輕蔑之外,黎漢娜同樣覺得仇恨得報,內心特彆的暢快淋漓。

寧暖暖啊…寧暖暖……

真以為在宮宴上讓我出儘洋相,你就可以坐上天梯成鳳凰嗎?

看看,你的最終下場…也不過是成為一隻死得透透的山雞。

黎漢娜笑得頗為得意。

她下樓想讓廚房給她做份海鮮濃湯,卻在客廳裡看見黎圭章坐在沙發上,臉龐陰沉如水,濃黑的眉毛皺得很緊。

“父親……”黎漢娜疑惑地喚了黎圭章一聲。

黎圭章卻冇有立即迴應。

黎漢娜不禁又再次開口喚了一聲,這才讓坐在沙發上的中年男人回過神,轉身睨向她:“訊息,知道了?”

“父親,我知道了。”

“你做的好事!”男人厭惡道。

“父親!!!”黎漢娜不以為不然地說道,“我做什麼了?那個女人自己經不住審訊,自己咬舌,管我什麼事!

反倒是你…你為什麼要那麼在意那個女人?母親冇了,你要是孤單寂寞,喜歡年輕女子,做女兒的不是不可以幫你物色更好的人選!!!”

黎圭章從沙發上站了起來,走到黎漢娜的麵前,抬手就掐住她的喉嚨。

“父親,你——”

“她…不是你找個女人就替代的人!”黎圭章的眼珠像是快要從眼眶裡彈出來一般,狠狠瞪著黎漢娜。

“唔……”

黎漢娜被掐住喉嚨,生生透不過氣來,隻能不斷掙紮。

但最令黎漢娜不能接受的是……

黎圭章…她的親生父親,此刻掐住她喉嚨的力道,完全是在對她下死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