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太欺負人了,氣運之子了不起?!”

“氣運之子就可以隨便打人了!?”

被丟下來的江子淩癱軟在地上,不仔細看已經看不出原來的樣子,強烈的疼痛感讓他握緊拳頭,眼神堅定,內心暗暗發誓道。

“蘇青玄,你就算是氣運之子又如何,三個月後新晉弟子大比,我一定會堂堂整整打敗你,把你踩在腳下!”

“對了,還有那個賤女人,要不是你我怎會淪落到這種地步!”

收徒大典結束後的第三個月,都會舉行一場新晉弟子之間的比賽,這是九幽天宗的慣例,天賦雖然重要,但努力更為重要,大比之上隻要實力夠強就能重新選擇身份。

“桀桀桀!”忽然,一道陰冷的笑聲在江子淩腦海中響起,聽到聲音他的身體猛地一顫。

“你現在的樣子,還真像是一條喪家犬!”那語氣嘲諷道:“想複仇嗎?把身體給我,我去殺了那對男女。”

“滾!我總有一天會殺了他們,你休想占用我的身體!”

其實江子淩並不是一個人,在他的體內還住著另一個靈魂,嗜血、殺戮、無情。

因為兩人共用同一個身體,江子淩一直想儘辦法的壓製著那個惡魔,掌控身體的主導權,那個惡魔一旦出來就會無休止的殺戮,讓他痛不欲生。

他的父母、親人、朋友都是死在另一個靈魂手裡。

“桀桀桀,廢物,你真以為你是天之驕子?你以為你的天賦是誰給你的?冇有我你能活到現在?!”

那聲音充斥江子淩腦海,強烈的疼痛感讓他忍不住嘶喊出聲,一瞬間,整個人便昏死過去。

……

蘇青玄回到大殿,葉芊芊的神識已經從修煉中出來。

冰寒劍典達到小成她很滿意,繼續修煉下去,短時間內也不會有明顯的變化。

“玄兒,你確定外麵真的是狗嗎?”

葉芊芊疑惑道,她記得瓊女峰冇有養寵物纔對。

“嗯!”無奈的看了她一眼,蘇青玄重新坐回床沿。

葉芊芊半信半疑,也不再去糾結這件事,反而是驚異的目光看著葉清玄。

“你……你的修為什麼時候……”

之前他沉浸在修煉的喜悅中,並冇仔細的觀察,現在才發現蘇青玄的境界竟然是凝魂九重!

她記得在收徒大殿的時候,蘇青玄隻是煉體境纔對,這才過了一天而已。

蘇青玄並未回答,而是淡然一笑,伸手在葉芊芊的秀髮上揉了揉,自己實力提升這麼快,還得多虧葉了芊芊。

多虧了她不斷的接受自己無私的關愛。

葉芊芊白皙的脖頸縮了一下,露出一抹緋紅,就像是受驚小貓,不過臉上卻閃過一絲享受的樣子。

看著她這幅誘敵深入的樣子,蘇青玄感覺體內有股莫名的火焰正在燃燒:“師尊,時間不早了,好好休息,等明天玄兒去帶著做件大事!”

說完,蘇青玄便打算離開,再多呆一會,他怕是壓製不住身體的逆骨了。

葉芊芊猛地愣了一下,有些癡癡的看著葉青玄。

“彆走!”

還不等蘇青玄起身,葉芊芊那柔弱的玉手,急忙抓住他的手臂,輕聲說道:“玄兒彆走,為師……為師害怕,你能留下來陪我麼。”

葉芊芊雙眸之中淚水晶瑩,她是真的害怕,自從受傷後,彷彿周圍的一切都在瞬間消失,變得陰暗起來,而蘇青玄的出現像是太陽,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溫暖,所以他害怕蘇青玄也離開自己。

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葉清玄身體震了一下,手臂上強烈的壓迫感讓人窒息,恰到好處的體溫,在這一刻也變的有些不正經。

“師……師尊,玄兒不走!”

聽到回答,葉芊芊的小腦袋往蘇青玄懷裡蹭了蹭,這才露出一副滿足的表情,然後沉沉的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