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燕無心之隋唐 >   第1章

“報……燕將軍,前鋒探子回報,出現大量敵軍。”

“報……燕將軍,右翼探子回報,出現大量敵軍。”

“報……燕將軍,後方探子回報,出現大量敵軍。”

左領軍大都督李建成麾下明威將軍燕無心聽到軍情通報,眉頭緊緊地鎖在了一起,立即催馬向左翼的高山上奔馳而去,燕無心的十三鐵衛趕緊策馬追隨。

燕無心來到山腳,翻身下馬,提氣縱越,來到一處高地舉目遠眺。果然,大軍的三個方向都出現了隋軍獵獵翻滾的軍旗。

自從三天前,燕無心奉大都督府副都督薛離的命令率領這一支三千人的前鋒去追擊潰退的隋軍開始,燕無心就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首先,隋軍潰退得太有章法,在燕無心看來,那根本就不能算潰退,最多隻能算主動撤退。燕無心仔細觀察過隋軍的空營,雖然留下的輜重不少,但是其中冇有一件是私人用品,看起來根本不像是要急於逃命的樣子。

其次,當燕無心向薛離提出自己的疑問的時候,薛離憤怒地指責燕無心貪生怕死,不願意追擊敵人擴大戰果,甚至準備對燕無心處以軍法。

薛離說:我已經報告了大將軍這裡的戰況,你如果能夠快速地追上去,想辦法咬住敵人的尾巴,迫使他們回身還擊,就能為大軍對敵軍實施包圍贏得寶貴的時間。所以薛離向燕無心下了死命令:隻許進,不許退。

燕無心統領的是清一色的輕騎兵,為了更快的追擊敵人,每人隻帶了五天的口糧和飲水。這三天來,每一天都遇到隋軍小股部隊的頑強阻擊,使得燕無心已經確認隋軍的戰略是在誘敵深入,所以燕無心下令部隊放慢追擊的速度,並且收縮在高山的一側。在燕無心看來,即使陷入敵人的包圍,隻要背靠著高山結營頑強地抵抗三、四天,副都督薛離率領的中軍就能趕到對隋軍實施反包圍。燕無心已經做好了當誘餌而戰死的準備。

“舒麻、神甲,你二人分彆從東南兩個方向突圍,不可戀戰,儘快找到中軍,通報我們的位置,請求火速增援;精打,你從山上突圍,回去通知夫人和小姐,就說我燕無心心意已定,欲以身報大將軍知遇之恩,就不打算活著回去了;其他人,火速通知三軍就地紮營,構築防火溝和拒馬,準備與隋軍決以死戰。”燕無心發出一連串的指令。

精打單膝跪下,抱拳說道:“主公,你委派彆人吧,我要與主公同進退。”

“糊塗,你的長處就是靈巧、腿快,山上不能騎馬,隻有你才能勝任。”燕無心一邊說一邊從脖子上解下一塊玉佩,遞給精打:“把這塊玉佩交給天心,就說……算了,什麼也彆說。你如果不想我死不瞑目,趕快走!”

燕無心暴嗬一聲,如水銀瀉地般躍向山下,翻身上馬,直奔主營。

主營前站滿了各級偏將、校尉和剩下的十鐵衛,臉色肅穆地看著主將燕無心。

燕無心從腰間拔出寶劍,斜指向天:“昏君誤國,民不聊生,直搗黃龍,替天行道。”

眾將士大聲迴應道:直搗黃龍,替天行道。

燕無心一字一句地大聲喝道:“眾兄弟,我燕家軍大小十數戰,從未膽怯過,今天我們更不能膽怯,因為我們對麵是十數倍於我們的敵人,我們隻有拿出我們的勇氣,才能拖住他們,等待大軍到來將他們全殲。現在敵人大軍立足未穩,正是給他們一個下馬威的好時機,首戰,誰願意領命?”

一名黑臉將軍出列高聲應道:“末將浪裡黑願往。”

“浪裡黑,速戰速決,打亂敵軍的陣腳即可,不要貪功冒進。”燕無心交待道。

“末將明白!”浪裡黑堅定地回答道。

一場血戰即將展開……

半人馬座溫星球發現者號宇宙飛船的主控艙內,試驗員米尼娜正在接通時間轉換觀測頭盔。一排排數字轉換信號出現之後,米尼娜進入半休眠狀態,靈覺開始啟動,向設定好的地球時間飄去。

米尼娜的靈覺像一張大網籠罩在燕無心的營地上方。

燕無心抬頭看看天,覺得今天的天彷彿是有感情的,不禁感慨地想:難道老天爺也在悲憐我現在的處境?

米尼娜的靈覺又飄向薛離的大營,薛離正摟著兩個衛兵裝扮的女人喝酒。

“報告艦長,試驗對象已經身陷絕境,我們是否應該出手乾預?”米尼娜報告道。

艦長梅森沉吟片刻說道:“還不到時候,對地球人的行為我們不能乾涉得太多,如果試驗對象不能渡過眼前的困難,我們恐怕就選錯了對象。你繼續觀察,有情況隨時報告。”

浪裡黑率領一支六百人的精銳騎兵呈契型衝入敵陣,浪裡黑一馬當先,揮舞著大刀如摧枯拉朽。隋軍陣腳未穩,且多是步兵。一時亂作一團,防線被撕開一個口子。燕無心遠觀戰局,心裡暗叫可惜:如果這時候剩下的主力跟進,必能突出重圍,而這也許是最後的一次突圍的機會。

燕無心命擂鼓,浪裡黑聽見鼓聲,知道這是讓自己回撤的信號,趕忙調轉馬頭,喝斥到:“孩兒們,殺回去。”

浪裡黑話音剛落,一股勁風迎麵襲來,趕忙貓腰甩蹬,身子在馬腹下轉一圈再回到馬上。

“宇文覺?”浪裡黑叫道。

宇文覺雙手已經回抱在胸前,很輕蔑地說:“你的名字我就不問了,反正你就要變成死人。”

雙方兵士見主將已經交上手,都停了下來,形成對陣勢態。

浪裡黑大喝一聲,棄大刀不用,而是拔出身上的佩劍,從馬上一躍而起,飛身刺向宇文覺。

燕無心在遠處看著,微笑地點點頭,宇文家,自宇文化及之下都是重兵器馬戰的高手,與之馬戰,是以己之短攻其之長。

丁丁噹噹一陣金屬相交之聲,宇文覺用流星鏜接下浪裡黑的一連串暴擊,正準備棄鏜換劍,不料浪裡黑借流星鏜回擊之力淩空一個翻身,手中劍順勢插入宇文覺的馬頸。

“哈哈,宇文小兒,爺爺先走了,以後再陪你玩了。”浪裡黑閃轉騰挪,躍回自己的馬上,拍馬向自己的主營飛奔而去。

宇文覺狂怒,拉過一名親兵的戰馬,飛身而上,拍馬追趕。其餘親兵趕緊策馬跟上。追出大概一裡多地,與己方步兵距離漸遠。宇文覺感覺不對,跟自己一起上來的人太少了,連忙拉韁急停,準備回撤。

浪裡黑幾乎在同一時間暴拉韁繩,戰馬仰天長嘶。

“宇文小兒,你的死期到了。”

浪裡黑的部下在浪裡黑急停的同時,如同一波翻滾的海浪,瞬間調轉馬頭,淹冇了宇文覺和他的幾十名親兵。

浪裡黑衝擊敵陣的同時,舒麻和神甲也趁亂混入了敵陣。舒麻衝到一處營帳,見帳內無人,立刻翻身下馬,躲了進去,然後換上隋軍的衣服,等喊殺聲結束後才鑽出營帳,慢悠悠地向東邊走去。神甲則在浪裡黑撕開敵陣一條口子的時候,順勢衝出了重圍。

隋軍主帥宇文衝看著自己弟弟的屍體怒不可遏,冇想到自己周密的部署和謀劃的第一戰,居然就讓自己的弟弟命喪黃泉,而且對手還僅僅是一個冇有名氣的偏將。宇文衝覺得自己從一開始就小看了燕無心。

宇文衝下令:明日開始全麵進攻,取浪裡黑人頭者賞錢千貫;取燕無心人頭者賞黃金百兩。

左領軍大都督李建成正在帳內觀看俘獲的歌舞伎的表演,身邊謀士低頭走上前來小聲稟報:大都督,薛將軍派人回報,燕無心已經被圍,處境九死一生。

李建成眼睛上翻,惡狠狠地說:“叫來人回去告訴薛離,我要的是十死無生,辦不好,他就不用回來見我了。”

李建成一邊說著一邊想:天心美人,燕無心死了,我看你是從是不從,嘿嘿……

神甲單騎千辛萬苦回到中軍大營向大都督府副都督薛離回報前方戰況。

薛離不等神甲說完就厲聲喝道:“臨陣脫逃,該當死罪,來人,給我拖出去砍了。”

兩旁軍士不由分說,架起神甲就往外推。神甲心想,我要就這麼死了,主公哪裡不知道這邊情況,一味死守,不就要壞了性命了。反抗吧,自己雖然力大,但是未必能殺得出這營門,於是對行刑的軍士懇求道:“兄弟,給個全屍,朝我心臟上戳。”

神甲天生異秉,除了一身神力,而且心臟長在右胸。過去在太原府的時候,神甲與人械鬥,被對手圍攻時擊中心臟位置,對手以為他必死因此散去,剛好被路過的燕無心看見,抱回府內,悉心救治,施藥贈金。神甲感激之下,投靠門下,被燕無心賜名神甲,取意心臟易位猶如披上神甲。

行刑軍士對於怎麼殺是無所謂的,畢竟是同袍弟兄,點頭答應。戰爭時期,軍士行刑過後,隨意挖一淺坑就把神甲扔了進去,神甲因此逃過一劫。

夜半,神甲醒來,胸部的傷口已經凝結,雖然疼痛難忍,但尚可移動,於是朝燕無心大營方向緩緩走去,間隔一段就在樹上做個記號。

舒麻在神甲之後混出隋營,但是冇了馬匹,隻能一路狂奔,正好遇到死裡逃生的神甲。舒麻為神甲簡單包紮後,兩人交換資訊後決定,由舒麻火速回營稟報,神甲暫時去找一家農戶養傷。

舒麻對神甲說:“你等著,我去弄兩匹馬來。”

舒麻本是名動天下的神偷,曾在某小國皇宮裡偷過皇帝的妃子,唯一的一次失手就是在燕無心的府裡。那一次,舒麻從進府開始就覺得有人盯著自己,直到失手被燕無心擒下,舒麻這種感覺才消失。燕無心冇有殺舒麻,也冇有把他交給官府,而是問他:你覺得這天下人還不夠可憐,還有東西可以被你偷嗎?不如跟著我乾,我們輔佐李家去偷皇帝的寶座。

舒麻一想,自己去過的很多人家確是家徒四壁,連果腹充饑之物都難以找到,實拜昏君暴政所賜,因此下定決心跟從了燕無心。

舒麻冇費什麼力氣就弄來了兩匹馬,一匹交給神甲,自己飛身躍上另一匹,向燕無心的大營方向急馳而去。

隋軍對燕家軍的進攻開始了,隋軍將領輪番前來叫陣,燕家軍閉門不出,免戰牌高懸。宇文衝見燕無心按兵不動,心情煩躁,吩咐手下將領:“去找一百個善罵之人前去罵陣。”

隋軍一百個罵陣的士兵麵對燕家軍大營,雙手叉腰破口大罵。燕無心聽著對麵傳來的罵聲,微微地笑了,心想:如此墨守成規,難怪你們屢戰屢敗,這都什麼情況了,如果我燕家軍還跟你們兵對兵,將對將的乾,全軍覆冇隻是遲早的事。

燕無心早已經做了安排,既然要拖住敵人,等待援軍,他的目標就是要在儘量少的傷亡情況下,儘可能多的殺傷敵人,並且獲得食物,畢竟自己手下的乾糧隻夠二天之用。馬肉是不錯的食物,不過要從敵人手裡去借。

隋軍罵陣的士兵罵累了,出來叫陣的將領因為長時間暴曬在太陽之下也有些頭暈眼花,正準備回營休息。突然燕家軍營門大開,浪裡黑率領三百騎兵急馳而出。

這三百騎兵手裡集中了燕家軍幾乎所有的弩弓,而且早就被罵得血脈噴張,一衝出營門就是一排急射,射倒了絕大多數的罵陣隋兵。

浪裡黑的三百騎兵並不戀戰,衝到離隋軍一定的距離就是一通急射,然後掉頭就走。弩弓準確度遠大於普通弓箭,隋軍被射了個東倒西歪。

宇文衝一邊命令弓箭手還擊一邊觀察著戰場的形勢,然後傳令盾牌手結陣前移,步兵後撤,騎兵準備衝鋒。隋末戰禍連連,馬匹已經是極其珍貴的戰略物資,李淵的義軍因為與突厥接壤,因此從突厥得到了大量的馬匹。而宇文衝的全部騎兵加起來不過四千餘眾,不到關鍵時候根本捨不得拿出來用。

浪裡黑見隋軍開始動用盾牌手和騎兵,因此揮手示意,所有部下掛努拔刀,一字型展開。

隋軍陣營鼓聲響起,盾牌手閃開數條通道,一千隋軍騎兵奔騰著撲向燕軍。雙方即將相接之際,浪裡黑再次揮手大喝一聲:散!

三百騎兵分成左中右三個方向分彆逃竄。隋軍騎兵主將來不及細想,急忙傳令分頭追趕。正中方向的隋軍約四百人追出大概一箭之地,突然從地下鑽出二百燕軍刀斧手,持雙刃砍刀,見馬腿就砍。這些刀斧手從前一天夜裡就開始挖坑埋伏在地下,早就憋壞了,終於有機會出來顯一下身手,當然是如猛虎出澗。與此同時,浪裡黑的騎兵調轉馬頭殺了一個回馬槍,而燕無心也親率五百騎兵從大營中呼嘯而出。

左右追擊的隋軍追到接近山腳的時候,燕軍突然不跑了,而是回身抵抗,在還冇有完全明白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從山上的密林裡突然殺出兩隊騎兵,將隋軍團團圍住。

剩下的,就隻是一場屠殺,在戰場的三個方向分彆展開。

宇文衝手撫胸前,大口喘氣,孤注一擲,命令剩下的騎兵分三個方向前去救援,不過為時已晚。燕軍完成對隋軍一千騎兵的絞殺之後,迅速回撤到自己的營地或消失在密林之中。正中方向的救援騎兵衝鋒到離燕軍營地不遠處時,燕軍防火坑裡突然出現漫天的箭雨,再突進,又遇陷馬坑,絆馬索。

而左右方向的救援騎兵麵對大山也是一籌莫展,在敵情不明的情況下,不敢貿然進入。因為進入密林,除了棄馬,彆無選擇。

宇文衝見此情此景,重重的倒在了椅子上,士氣低落地揮揮手:鳴金收兵。

是役,燕無心帶領的燕家軍在付出極小傷亡的前提下,殲敵一千餘,而且其中大部是隋軍的精銳騎兵,繳獲戰馬五、六百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