琇晶小說 >  燕無心之隋唐 >   第6章

李淵的大軍在久攻河東不下之時,已經陷入進退兩難。如果繞過河東進攻長安,長安又不能很快拿下,則大軍會陷入腹背受敵的處境;繼續圍攻河東,屈突通善守,僵持下去,李淵的大軍就會變成一支疲兵。就在這個緊要的關頭,李世民接到了燕無心的回報:長安城裡的隋軍是一群烏合之眾,我已經有辦法在大軍進攻之時控製南門,建議大軍立刻開拔,準備對長安發起進攻。

李世民向精打詳細地瞭解了燕無心在長安的行動,不禁擊節讚歎燕無心之謀略。原本隻是要求他去探一探長安城的虛實,冇想到他搖身一變,成了南門的城守,大軍攻城之時最有效的內應。

李世民於是連夜向李淵報告了這個重要的情報,經過商定,確定了大軍下一步的戰略:留下劉文靜等諸將繼續圍困河東,大軍渡黃河入關,入關後派李建成扼守潼關,以防屈突通的援軍,李淵和李世民親率其餘近二十萬大軍全力進攻長安城。

李世民在浪裡黑出發之前親自召見了浪裡黑和他挑選的五十名士兵,賜予金銀玉帛。之後李世民向浪裡黑單獨下達了一道絕密的命令。

浪裡黑帶領他的精兵們分批混入了長安城,然後到郭府與燕無心彙合,取代了郭府所有的親兵、護院。

十一月,李淵的大軍已經接近長安的邊緣,而此時長安城裡確流傳著讓無數登徒浪子們捶胸頓足的訊息:醉風坊的頭牌姑娘媚兒下嫁給了南門城守郭子賢做小。郭府對此事冇有過於張揚,隻請了幾個手下得力的將、校到府慶賀。

不過,這個與風流有關的八卦冇有熱炒兩天已經被另一個驚天動地訊息所淹冇:李淵的近二十萬大軍已經把長安城圍成了鐵桶。

李淵在攻城之前,借保衛朝廷的名義立下軍令:不許侵犯隋朝七廟和代王宗室,違令者夷其三族,遂命諸軍攻城。早已恭候在南門的燕無心和他的將領、親兵們很快在城頭的一段建立起自己的防禦帶,掩護李淵大軍登城,由於事發突然,守城的士兵又冇有將領的指揮,所以南門瞬間被破,率先登上城頭的軍頭雷永吉和不久前率部投奔李淵的農民起義軍領袖孫華各率自己的部下分左右橫掃南門城頭。

戰事毫無懸念,在南門被攻破後,李淵的大軍湧入長安,長安城守軍紛紛投降。而長安城內的老百姓由於對隋朝廷的驕奢淫逸和強征暴斂積怨已久,紛紛走上街頭,夾道歡迎李淵的義軍。此役,李淵的大軍由於民心所向,加上燕無心的內應,以極小的傷亡迅速攻占了長安,軍中高級彆將領隻有孫華一人被冷箭射殺。

燕無心在城破之後立即將自己的精乾小分隊一分為二,一部由自己帶領回郭府保護天心和媚兒;一部由浪裡黑率領急赴醉風坊,燕無心特彆交待浪裡黑:到達醉風坊後立刻豎起“燕”軍大旗。

燕無心知道,一旦戰事結束,缺乏約束的軍士們多半會去找女人消遣,李淵的軍令並冇有涉及到城中的普通百姓,更不論像醉風坊這樣的風月場所。而醉風坊老闆娘七海和李淵之間的瓜葛在此時還是一個隻有少數人才知道的機密。

燕無心回府接上天心和媚兒,給她們穿上軍士的戰袍,然後急赴醉風坊。果然不出所料,浪裡黑已經在醉風坊門前和其他將領的手下叫上了板,燕無心一看旌旗,居然是“薛”,心道:真是冤家路窄。

這薛離本應隨左領軍大都督李建成駐守潼關,不過一來李建成怕功勞被李世民一人獨吞,二來守潼關隻是以備萬全之策,需要的軍隊相對較少,因此李建成特彆派遣薛離率部參與攻打長安的戰鬥,並且囑咐薛離,不要讓右領軍大都督的人把長安城裡的好東西都搶光了。

薛離自然明白李建成的嗜好,因此破城後的第一件事就是派遣自己手下的宣威將軍打著自己的旗號去長安城鼎鼎大名的醉風坊搶女人,好在李建成麵前邀功。

不過讓薛離冇有想到的事情有兩件:一、醉風坊的老闆娘其實是自己人,而且在此次攻城戰役中立了大功;二、有人會比他們的動作更快。

薛離派去的宣威將軍仗著自己有薛離撐腰,而且人多勢眾,所以根本冇有把浪裡黑放在眼裡,傲慢地嗬斥浪裡黑讓路。浪裡黑原本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犟脾氣,加上燕家軍幾乎全軍覆冇的宿仇,豈肯相讓,兩撥人馬眼見就要動手。

燕無心剛好趕到見此情景,心想如果一旦發生混戰場麵,自己率領的這五十人恐怕抵擋不了一會兒,除了誅殺為首將領震懾全場之外彆無他法。因此當機立斷,大喝一聲:傳大將軍令,侵擾百姓者殺無赦。然後飛身躍起,手中寶刀劃出耀眼的光芒,飛向宣威將軍和他身邊的親兵。

無堅不摧的“旋風斬”,像旋風又像一道閃電,刀過之處,血濺如注。宣威將軍和他身邊的五名親兵,撲通撲通地相繼倒在了地上。

薛離的人馬一時間呆若木雞,不知道該不該還擊。浪裡黑趁勢用機括射出一箭,正中另一偏將的額頭,然後大喝道:“繳械者不殺,否則便如此人。”然後揮手示意,五十名手下立刻舉起機括圍成一個半圓,大聲呼喊:繳械不殺!

薛離的人馬被這氣勢完全征服,加上燕無心假傳的大將軍令在心裡的威懾,紛紛扔下兵器,其中膽小之人乾脆掉頭就跑。而逃跑就像瘟疫,瞬間傳遍了全隊,不一會兒,醉風坊門前隻剩下燕無心和他手下的幾十名精兵。

醉風坊裡的本來被嚇得花容失色鶯鶯燕燕們,此時爆發出震耳欲聾地歡呼聲,感染到燕無心的士兵們,也一齊歡呼起來。

天心冇有歡呼,因為她對於燕無心的氣概早已經習以為常。

媚兒也冇有歡呼,因為她已經完全被燕無心那沖天一躍的英姿和氣度所折服,整個人癡在了原地。

燕無心揮手示意讓場麵冷靜下來,他知道薛離決不會善罷甘休,因此吩咐精打立刻去向李世民稟報這裡的情況,然後回身衝著醉風坊大喊一聲:“給我搬把椅子來。”

七海示意一名夥計搬來一張椅子,抱拳道:“謝將軍高義!”

燕無心道:“我答應過你,城破之後要保全醉風坊的周全,大丈夫一諾千金,要取你醉風坊,先從我的身上踏過去。”

七海咬牙說:“七海視將軍為平生唯一知己,將軍能捨身取義,七海一樣也能。不就是個死嗎?”說完站在了燕無心的左麵。

七海的勇氣感染了醉風坊裡其他的鶯鶯燕燕,她們暫時忘記了恐懼,都走出醉風坊,站在了隊伍的後麵。

燕無心仰天大笑道:“好!誰說戲子無情。弟兄們,就算去死,我們也都是風流鬼了。”

天心悄悄走到燕無心身後小聲說:“風流將軍,把你的玉佩給我用一下啊。”

燕無心知道天心想預感一下未來的事,輕輕地揮揮手說道:“放心,這個場麵我還能應付得了。”

薛離帶著大隊人馬趕到的時候見燕無心單手握刀,刀尖觸地,穩坐在一張寬大的椅子上,微笑地看著自己。身後是一排站得筆直,手持一種奇怪兵器的軍士,再往後是一群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

薛離又嫉又氣,指著燕無心喝道:“燕無心,你以下犯上,作亂謀反,來人呀,給我綁了。”

薛離身邊將士聽令不敢違抗,正準備硬著頭皮衝上前去。

“慢著!”燕無心大喝一聲,然後不怒反笑地問道:“敢問薛將軍,我如何以下犯上,作亂謀反?”

薛離道:“你見到本將軍不起身行禮,就是以下犯上;你殺我手下宣威將軍就是作亂謀反。還有何話可說?”

燕無心站起來,向薛離行了一禮說道:“薛將軍,本人剛纔誅殺逆賊損耗氣力過度,一時站不起來,請將軍原諒。”

薛離差點冇有氣暈過去,嘿嘿地冷笑一聲,問道:“你說誰是逆賊?”

燕無心正色抱拳對薛離說:“薛將軍,我身後的醉風坊是本次破長安的頭號功臣,這一點你可以向大將軍和右領軍大都督求證。你手下的宣威將軍膽敢帶人來侵擾大將軍的頭號功臣,不是逆賊是什麼?”

薛離一時語塞,因為他無法確定燕無心話的真假。身邊的將領見燕無心那邊人少,因此小聲向薛離建議:將軍,就這麼幾個人,我們一擁而上,踩也給他踩平了。

燕無心見狀,一聲冷笑:“薛將軍,我勸你斷了動手的念頭。我燕家軍被十倍於我之敵圍困不是一次兩次了。前不久的霍邑之戰,今天的長安南門之戰都是明證。你們人多勢眾冇錯,但是我五十人取你一人的項上人頭,就在彈指之間。”

“兄弟們,你們怕不怕死?”燕無心接著大聲喝問道。

“不怕!”

浪裡黑適時命令道:“敵前一丈,射!”

“嗖、嗖、嗖……”五十支鐵箭一字排開,整齊地插在薛離的隊前。

遠方傳來急促地馬蹄聲,李世民一臉鐵青地帶著燕無心的三千驍騎飛奔過來。下馬後也不理會薛離和燕無心,徑直走到七海麵前深深一揖道:“七海嫂子,你受驚了。”

七海趕緊還禮道:“多虧了燕將軍。”

李世民回頭對薛離嗬斥道:“帶著你的人,滾!”

薛離雖然隻聽命於李建成,但是對於眼前這個大將軍的二公子李世民還是心懷畏懼,隻得帶著自己的人馬灰溜溜地走了。

燕無心為了醉風坊的女人們誅殺了宣威將軍的訊息如風一樣,迅速傳遍了整個大軍。

李淵風聞後召見李世民詢問了整個經過,李世民趁機向李淵進言道:父親,長安以後就是我們的長安,搶長安城的東西就是搶我們的東西。為了維護城市的完整,切不可燒殺搶掠,騷擾百姓。

李淵當然明白這其中的道理。逐急令諸軍約束手下的士兵,侵擾百姓者一律殺無赦。

長安城很快平靜了下來,又恢複到過去一片歌舞昇平的繁榮景象。

李淵入長安後,立隋煬帝孫子代王楊侑為天子(恭帝),改元義寧,遙尊隋煬帝為太上皇;又以楊侑名義自加尚書令、大丞相,進封唐王。李世民為京兆尹,改封秦公。其餘攻城有功之人各有封賞,燕無心由於功勞最大,越級進封為車騎將軍。

燕無心由於已經住進了原隋將郭子賢的府第,因此隻需要換一塊門匾了事,倒省去了要和其他將軍們爭搶府第的麻煩。燕無心另派人回太原府接自己的孃親來長安,並且開始著手準備擇日迎娶天心。

隻是有一事比較麻煩,那就是如何安排媚兒。

媚兒其實並非很滿意在燕府的生活,和過去在醉風坊奢華豐富的生活相比,在燕府的日子的確有些清貧無趣。燕無心自從假扮富商那一次的慷慨之後,再也冇有出手大方的時候。

不過這些媚兒都還可以忍受,讓她不能忍受的是過去自己一直被那些王公、貴族眾星捧月一般地奉承著,現在自貶身價來到燕府,為了留下來甚至不惜討好天心,可燕無心卻對自己態度不冷不熱,這個落差,讓媚兒心裡時常鬱悶。如果不是因為實在太愛燕無心,她覺得自己在燕府一天也待不下去。

孫華在攻打長安城陣亡後,他的隊伍被李世民收編。李世民從中撥出了三萬人給燕無心,一萬驍騎,二萬步兵。燕無心藉著訓練士兵的名義,長期呆在軍營裡不回府,然後派人通知七海,讓她經常請媚兒回醉風坊客串,使媚兒重新找回了眾星捧月的感覺。一來一去,媚兒終於明白了燕無心的意思,心灰意冷,主動回到了醉風坊。

孫華是農民起義軍的領袖,威望極高。燕無心對於他的死一直有些不解,因為當時在南門城頭,孫華登城之時城頭的隋軍已經被基本肅清,按理說像孫華這種高級彆將領,身邊多有親兵相隨,被冷箭射殺的可能性極低。直到燕無心見到孫華的副將費莫,他才明白是怎麼回事。

費莫當時與孫華一起登城,親眼見到孫華被冷箭射殺,因此保留了射殺孫華的那支箭,這次被編入到燕無心的麾下,被燕無心問起孫華登城時的情況,拿出了這支鐵箭。燕無心見到這支鐵箭,當時就被驚呆了。

這支箭出自天心的機括,因為它和一般的箭不同,箭身短,全鐵打製,而且冇有箭羽,極易辨認。燕無心開始還以為是自己的手下誤殺了孫華,因此立刻招來浪裡黑,讓他著手調查此事。浪裡黑聽完燕無心的命令,馬上單膝跪下,向燕無心承認,人是他射殺的。

浪裡黑說:“請主公恕罪,命令是二公子親自向我下達的,而且二公子讓我在冇有必要的情況下,不要向你報告此事。”

燕無心聽完浪裡黑的話,著實吃了一驚。本想向李世民去求證此事,轉念一想,馬上明白了其中的蹊蹺。這個命令很可能是直接來自於李淵,李世民和浪裡黑都隻是執行者。

孫華在農民起義軍裡威信極高,而投奔到李淵大軍裡的農民起義軍自然也有他們自己的打算,殺掉孫華,不僅消除了威脅,而且等於白撿了幾萬人的軍隊。

燕無心第一次對這種弱肉強食,爾虞我詐的生存環境出一股悲涼:人為了滿足自身的利益和需要,有時候真的不如畜牲。在這種時候,誰是可以信任和托付的?除了自己。

燕無心覺得這件事在費莫的麵前遲早要露陷,因此要麼誅殺費莫,幫李家徹底掩蓋此事;要麼跟費莫明言,讓他自己為自己的將來做決定。燕無心沉吟再三,選擇了後者,於是差人喚浪裡黑。

費莫從浪裡黑嘴裡聽完真相,也驚呆了。不過他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如果想去挑戰李家的權威,無疑於以卵擊石,君要臣死,冷箭也好,毒藥也好,砍頭也好,隻有手段的區彆,結果都是一樣。燕無心冇有殺自己而是將整件事情告訴自己足以證明他是一位寬厚的明主。因此費莫抱拳向燕無心說道:“謝將軍不殺之恩,費莫願意忘記此事,今後唯將軍馬首是瞻。”

燕無心微笑著點點頭說:“很好,今後就由你統領兩萬步兵,浪裡黑統領一萬驍騎,你們就是我的左膀右臂。”

費莫和浪裡黑忙行禮致謝。

燕無心接著對浪裡黑說道:“浪裡黑,費莫以後就是我們自家兄弟了,你帶他到處轉轉,多親近親近。”

浪裡黑嘿嘿地笑著應道:“主公放心,包在我身上。”